• slider image 249
:::

管理員 - 人物側寫 | 2020-07-27 | 人氣:1344
老居士兒子陳世衡先生,在市三中(今忠明高中)任美術教師,不幸於民國五十五年七月因腎臟病、高尿毒過世。八月,其深具善根、聰明乖巧的孫子陳邦光,在其父未滿七之前,因腦炎,引起蛀骨跛腳,相繼過世,老居士的老伴在年底竟也辭世。不到半年之間,家中單傳的男丁,相繼往生,頓使老居士不知所從,倍覺人生無常。

一川流水送西歸
     ── 何玉貞老居士往生記
     ●謝嘉峰

蓮社內當家陳何玉貞老居士,學名冬青,民前三年生於臺灣省豐原市。民國九十九年十月二十六日(夏曆九月十九日)觀世音菩薩出家紀念日晚上八時十分,安詳往生,高壽一百零二歲。
    老居士早年就讀私塾(漢學),自幼喜讀中國古典小說詩書等,父親並命之讀《湯頭歌訣》。後來就讀日治時代的女子學校(今居仁國中前身),十八歲與陳雲潭先生結褵,育有一子一女。

    隨師即解即行

    老居士於民國四十六年,跟隨臺中蓮社導師 雪廬老人李炳南教授學佛、學儒,後皈依水里蓮因寺 懺雲老法師。民國四十九年,蓮社舉辦「居家千人戒會」,即受菩薩戒,可謂即解即行矣。
    老居士是 雪廬老人的常隨眾,早期參加 雪廬老人培養弘法人才的「通俗演講」班,並認真學習,留下四本筆記。每週三晚上在慈光圖書館、週四晚上到菩提仁愛之家「太虛紀念館」(善果林)聽聞 雪廬老人所說大小經論。每週五晚上在中興大學、蓮社,研習儒經、唐詩及古文等中國文化。每年往聽臺中靈山寺的佛七、慎齋堂的元旦開示等。自己聞法的同時,也參與弘法,臺中霧峰、彰化社頭等,都有老居士的身影。

    進住蓮社因緣

    老居士以什麼因緣進住臺中蓮社呢?
    老居士兒子陳世衡先生,在市三中(今忠明高中)任美術教師,不幸於民國五十五年七月因腎臟病、高尿毒過世。八月,其深具善根、聰明乖巧的孫子陳邦光,在其父未滿七之前,因腦炎,引起蛀骨跛腳,相繼過世,老居士的老伴在年底竟也辭世。不到半年之間,家中單傳的男丁,相繼往生,頓使老居士不知所從,倍覺人生無常。五十六年初,蓮社的總務廖一辛居士,亦是其媳婦的親家,乃銜 雪廬老人之命,聘請老居士擔任蓮社庶務。老居士本來不敢承擔,但 雪公敦請兩次,老居士及媳婦,遂遵師命,進住蓮社。從此老居士「居蓮社、督中饋」,以蓮社為家,稱為「內當家」,並志願不支薪、為眾服務。
    老居士剛到蓮社,對道場的種種事務,甚為生疏。但老居士化悲痛為力量,從單薄孤寡的婦女,轉為堅毅多能的菩薩,這都建基在虛心學習上。譬如,向王相娥師姑學習早晚功課,居然梵唄音聲宏亮,足以擔任維那,每天主持早晚課,領眾念佛。庶務之外,再加法務兩頭忙,只要能利益大眾,老居士都做得滿心歡喜。也因幸聞佛法,與媳婦劉淑麗相依為命,直至往生。

    

   (雪公敦請兩次,老居士及媳婦遵師命,進住蓮社。從此老居士「居蓮社、督中饋」,以蓮社為家,稱為「內當家」。)

    溫暖遊子的心

    民國五十六年,中興大學智海學社的同學,為了方便吃素,經謝正雄在 雪公面前保證,也住進蓮社。老居士本著「遊子的心,需要溫暖」的慈悲,一直善待這群寄居蓮社的孩子們。因緣成熟,有吳定遠等欲拜老居士為誼母,老居士本不敢接受。 雪公對老居士說:「蓮社就像一個大家庭,這些孩子就像你的兒子,就乾脆做你的兒子好了。」師命豈敢違背,老居士即便接受。並由 雪公在蓮社大殿佛前,親自福證五位誼子,尊稱老居士為「歐卡桑」。這些義子女,從不失應有的禮數,每年帶著老居士與其媳婦、女兒等,從臺灣頭走到臺灣尾,略盡孝道,以慰老居士之心!
    老居士性情溫厚,除了義務服務蓮友之外,並體念在外遊子心情,對居住在蓮社的大專同學都當作自己的孩子看待。除了義子,還有後來陸續住進蓮社的大專同學,老居士戲稱他們為「海瑞兵」,照顧有加。
    民國六十三年, 雪公成立臺中蓮社內典研究班,暫借慈光圖書館上課,六十六年蓮社改建完成,搬回蓮社,老居士對內典班的八位學員,悉心照顧。爾後這群同學,講經辦事,盡心維護 雪公基業,應該是有榜樣在先。

    婆媳守護蓮社

    雪公在世時,老居士因蓮社事務漸形煩雜,而自己年老力衰,曾萌退意。有一回,見 雪公座車停在蓮社門口,面見之後, 雪公即摒退左右,鄭重告諭老居士說:「我沒有走,你不可以走!」「我為『了生死』而來,你也為『了生死』而來,你要走去那?」老居士說:「可是我不會辦事。」 雪公說:「我更不會辦事!」老居士又說:「我常辦錯事。」 雪公也說:「我錯事更多!」老居士無語以對,便爾死心留下。之後, 雪公要其媳婦前來,命其下跪,說:「妳要好好孝順媽媽。」媳婦點頭說好, 雪公並為其加持。從此一諾千金,老居士常住蓮社四十三餘年。民國七十五年四月 雪公往生,眾弟子慟失老恩師,老居士銜悲忍痛,以七十八高齡,猶然繼續護持蓮社。
    八十二年三月,老居士到屏東拜見 會性老法師,並蒙開示:「得享高壽固然可喜可賀,卻不應執著年齡,無論多大歲數,都要有隨時準備往生的心理,壽夭是世法,高壽應勿矜勿喜。」老居士聽訓之後,除每日早晚功課外,於念佛更加緊用功。

    帶領十二光班

    老居士自修之外,亦勤於共修。民國六十五至六十六年,蓮社重建時,老居士向 雪公報告:「四十八願」念佛班的蓮友都已經滿了,再有發心的蓮友要如何安排? 雪公說,那就成立「十二光」班,正助雙修,護持蓮社。 雪公根據《無量壽經》取名「十二光」,蓮社重建落成之後,即開始運作。
    十二光班成員都是蓮社一時之選,相互之間感情也很緊密。有一回,老居士隨團到美國,聽到大姐林看治師姑往生消息,哀痛之際,寫下〈在美遊中從寓美慧蘩居士處傳來噩耗〉一詩:
   「驟聞大姊已歸西,霹靂一聲神智迷;
    眷顧之情難遣發,傷心落淚失提攜。
    十二光班已缺齊,恰如群鳥失提攜;
    徬徨未審何時聚,惟盼彌陀接引西。」
    傷逝之情,溢於言表,卻也不忘提攜共聚西方的本願。每月農曆初六,十二光班班會,請老居士講三世「因果」報應的「故事」,再念佛回向,並由班員輪流布施結緣。老人家非常重視十二光班班會,直到往生前,都慎重準備,寫好稿子,再為大眾開示。

    求佛早證蓮池

    自行化他的菩薩,總有許多考驗,老居士九十一歲生日前,誼子女正歡欣準備為其祝壽,豈奈晴天霹靂,竟然發現患了乳癌,自此老居士更加精進念佛,一心求生極樂,舉詩為證:
   〈罹患乳癌眾人關心感作〉(三首其三)
   「懺悔尊前罪業身,哀憐攝受許修真;
    心欣極樂厭塵濁,早證蓮池道得臻。」
    老蓮友們來到蓮社,不論聽經、念佛、當志工,都要先看看老居士。互相照顧,互相提攜,蓮社果真是個大家庭。九十七年,大家歡度老居士百歲壽誕之後,佛菩薩又來了考驗。於一次志工自強活動中,老人家歡欣隨喜,卻因輪椅忘記煞車摔了一跤,從此無法下床。蓮友們憂心焦慮,老居士反而安慰大家:「這是我的業障,我要懺悔。」完全沒有怨責,這真是以佛知見為知見!
    也許是娑婆之苦已受盡,往生時辰已到,老居士在十月二十六日(夏曆九月十九日)觀世音菩薩出家紀念日,傍晚五時許,心跳加快。八時十分,在家屬及蓮友念佛聲中,安詳往生。助念二十四小時後,面相栩栩如生,有如睡眠;更衣時全身柔軟,想來是佛光照拂處,一切祥和,何老居士的往生,可以毋庸置疑。
老居士雖然早年遭逢喪亡之痛,然而留存的內外孫及曾玄孫輩,都遵從老居士的交代,在社會上要好好做人,也學佛、也念佛,甚至克紹箕裘,擔任念佛班班長。老居士在西方極樂世界,應該含笑看著這群孫兒吧!

    

   (老蓮友們來到蓮社,不論聽經、念佛、當志工,都要先看看老居士。互相照顧,互相提攜,蓮社果真是個大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