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lider image 249
:::

管理員 - 人物側寫 | 2019-08-14 | 人氣:2202
老居士備嘗人生之苦,參加念佛會後,深覺法喜。三十年的每週六共修念佛,幾乎全勤。每逢共修之日,皆會提醒家人前往,若遇家人有事,無法開車載他赴會,自己便設法搭車前往。歷經三十年的共修念佛,加上長時薰修研討《印光法師文鈔》,建立信願念佛,求生西方的正知正見。老居士學佛前,曾遭受父親及祖父同一年逝世之打擊,以及母親中風九年去逝,與三子意外身亡之悲痛。學佛後,又逢次子之英年早逝,深覺世間無常,人命在呼吸之間,故預立遺囑,交代後事。十年前夫人往生後,更警覺自己來日無幾,更加精進用功念佛。

 【陳玉明老居士往生記】  ●思歸子竭誠敬記

        陳玉明老居士,信願念佛之三寶弟子,民國一〇八年五月二日,在自宅於眷屬及蓮友的助念聲中,正念分明,隨眾念佛半小時,安詳往生,享壽九十有六。今恭述其往生事蹟,以利見聞者,勸親修淨土,以為人子應盡究竟有益之孝。並且重視臨終助念,排除往生障礙,以祈一切眾生,皆能往生極樂。

世間法 敦倫盡分
        老居士,民國十三年出生於臺北市六張犁,父親為一採煤礦工,生活非常艱辛。老居士為六個兄弟姊妹之長兄,十四歲開始打工,所得收入,全數交予父親,協助養家。

        老居士蒙善心人士鼓勵,考進臺北工業學校建築系夜間部(即今臺北科大),半工半讀完成學業。畢業後到市役所營繕課(即今臺北市政府)上班,服務公職二十八載,奉公守法。退休後,與二弟共同經營建築師事務所。其後從事出資購地及建屋出售之業務,由於認真負責,不辭辛勞,終於事業有成。

        老居士因感念就讀建築系時,蒙日籍左西元老師,悉心指導與提拔,不只親赴日本禮謝老師,且每年必備敬師禮品,寄贈老師,直到老師逝世為止。

        老居士的夫人陳洪綢居士,是童養媳,沒有機會上學。老居士始終對其包容,尊重與愛護。育有四男一女,皆栽培有成,在子女印象中,從未見過父母發生爭執,其夫和婦順、相敬如賓,備受稱羨。

        老居士的雙親早逝,身為長子,協助弟妹成家立業。對手足之照顧與提攜,不遺餘力,弟妹則對長兄若父的老居士,尊敬有加。

        老居士在建築界打拼數十年,應酬無數,卻始終潔身自愛,不沾煙酒、不染惡習。由於努力上進,家境從幾乎一無所有,到寬裕富足。雖令兒孫豐衣足食,自身卻始終克勤克儉,不穿名牌、不開名車,飲食簡約。每日常食地瓜,提醒自己年幼時常以地瓜充飢的清寒歲月,即使富裕亦須惜福。其口頭禪是:「沒必要!不要浪費!」

        老居士四代同堂,近三十人共住一處,安享天倫之樂。家訓:「諸事以和為貴,手足間應互相關照;家產得之不易,勿讓子孫任意揮霍。」教育子女與人相處或辦事,皆須慈悲圓滿。如是潛移默化,全體兒孫感情融洽,即使旅居美國之兒孫,學有所成,亦常返國探親盡孝。或善用網路,給老居士請安,乃至一起共修念佛。在老居士以身作則的薰習之下,全體內外子孫三十餘人,一團和氣,其樂融融。

        印光大師云:「念佛之人,必須恪盡己分,不計他對我之盡分與否,我總要盡我之分。能於家庭及社會,盡誼盡分,是名善人。善人念佛求生西方,決定臨終即得往生,以其心與佛合,故感佛慈接引也。」老居士的敦倫盡分,奠定日後學佛有成的根基。

出世法 老實念佛
        陳老居士六十五歲時,曾就讀輔仁大學之四子永村,由於參加大千佛學社,畢業後為報恩,引導父母參加臺北淨廬念佛會,幸遇淨土念佛法門。

        老居士宿具善根,又備嘗人生之苦,參加念佛會後,深覺法喜。三十年的每週六共修念佛,幾乎全勤。每逢共修之日,皆會提醒家人前往,若遇家人有事,無法開車載他赴會,自己便設法搭車前往。歷經三十年的共修念佛,加上長時薰修研討《印光法師文鈔》,建立信願念佛,求生西方的正知正見。不但朝暮定時念佛,身體欠安依然念佛不斷。在臺中蓮社,上果下清法師座下,皈依三寶,法名戒玉,成為名符其實,老實念佛的三寶弟子。

        老居士學佛前,曾遭受父親及祖父同一年逝世之打擊,以及母親中風九年去逝,與三子意外身亡之悲痛。學佛後,又逢次子之英年早逝,深覺世間無常,人命在呼吸之間,故預立遺囑,交代後事。十年前夫人往生後,更警覺自己來日無幾,更加精進用功念佛。

        老居士除了參加每週六臺北淨廬念佛會的共修外,每週二還至慧炬社的印光祖師紀念堂念佛共修,每週四參加家庭報恩念佛共修。每日下午三點,依淨廬念佛會共修念佛的影音,禮佛、念佛,形同每日與蓮友一起共修念佛。而且學打法器,從生疏到熟練,勤奮學習,精神可嘉。

示病態 換班助念
        陳老居士為人溫柔敦厚,謙恭有禮。生活規律,打太極拳,養生有術。同住的長子村寶及媳婦皆很孝順,經三十載的念佛薰習,身體一向康健。兩年前中風,身體明顯老衰,數次進出醫院治療。直至民國一〇八年四月,因感冒發燒住院,併發肺炎,雖盡力治療,卻未見好轉。

        家屬及蓮友不忍見九十六歲高齡之念佛老人,尚遭受頻繁抽痰與插管之痛苦,以及用盡強力抗生素導致副作用之傷害,遂依印光法師〈示華權師病中法語〉及〈臨終三大要〉之開示,決定出院返家助念,以滿老居士三十年念佛求生西方之重要心願。

        雪廬老人云:「佛教徒不論平素念多少經,或多少咒,臨命終時,種子出來的,唯有『阿彌陀佛』四字才有用,才能幫助往生。此語甚為重要,大家必須深深記住。」老居士就在大家念佛聲中,於四月二十九日下午一時許返家。家屬及蓮友就展開二十四小時,日夜不斷的換班念佛,以助淨念。

        老居士住院期間,呈昏迷狀態。返家後經大眾誠心念佛,又為其懺悔業障,並依印光大師開示臨終法語,善巧開導安慰,令生正信,勸其萬緣放下,一心念佛,求生西方。老居士居然恢復清醒,目視懸掛在眼前的阿彌陀佛接引像,嘴巴開始微動,作念佛狀,見聞者咸覺佛力難思。

念佛中 安詳往生
        經蓮友及孝子賢孫,日以繼夜助念至第三天,老居士睜開雙目,隨著大眾的念佛聲,開口念佛半小時,遂面帶微笑,安詳往生,共計助念七十小時。往生後再如法助念二十四小時。

綜觀陳老居士得以念佛往生,在於宿世善根,得聞淨土念佛法門;其秉性仁孝、敦倫盡分、老實念佛;最後一著,更得力於家屬發大孝心,蓮友發大慈悲心,約二百人次的日以繼夜,助念三天。如此成就老居士臨終前,自動隨眾念佛半小時,安詳往生,俯謝娑婆,神超淨域。足顯佛力不可思議,助念功德不唐捐。《佛說阿彌陀經》云:「是人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信而有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