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佛說阿彌陀經 →五重玄義

佛說阿彌陀經要解

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
清西有沙門蕅益智旭解

原夫諸佛憫念群迷,隨機施化。雖歸元無二,而方便多門。

原夫者,發語之辭也。

諸佛者,法報應化也。化身乃同居土諸佛。應身乃方便土諸佛。報身乃實報土諸佛。法身乃寂身光土諸佛。又一身各具四土,一土各俱四身,身土圓融不可思議也。

憫念者,諸佛三緣慈也。謂生緣、法緣、無緣也。生緣慈,緣假名。法緣慈,緣實法。無緣慈,緣法性。化身以生緣慈憫念六凡眾生。應身以法緣慈憫念九界。法報以無緣慈憫念十界眾生也。

群迷者,六凡迷於真諦。三乘迷於中道。迷真故妄造幻有,故有分段生死。迷中故妄執幻空,故有變易生死。以此二死之苦,故感三慈而憫念也。

隨機者,四悉檀之機也。悉檀者,悉者普也,華言也。檀謂檀那,梵語,此云施也。華梵合稱,故曰悉檀。而有四種,謂世界悉檀,為人悉檀,對治悉檀,第一義悉檀。

機謂根機,如來觀機逗教為未種善根,令種善根故,隨樂欲而說,為世界悉檀。乃歡喜機也。已種善根,令增長故,隨便宜而說,乃為人悉檀,乃生善機。已增長者令成熟,隨對治而說,為對治悉檀,乃破惡機。已成熟者,令解脫故,隨理而說,為第一義悉檀,乃入理機也。亦名四益,又名四隨。因此四機,故感三身施教化也。

歸元無二者,歸於一極也。方便乃四悉之方便。多門,謂四教十六門也。初總序多門竟。

 

然於一切方便之中,求其至直捷、至圓頓者,則莫若念佛求生淨土。

此從多門中,以直捷圓頓,顯出淨宗。淨土橫超竟。

又於一切念佛法門之中,求其至簡易、至穩當者,則莫若信願專持名號。

此又從十六妙觀中,以簡易穩當,選重第十六專持名號也。故後文專顯下品往生力用也。正顯竟。

是故淨土三經並行於世,而古人獨以《阿彌陀經》列為日課。豈非有見於持名一法,普被三根,攝事理以無遺,統宗教而無外,尤為不可思議也哉!

攝事理者,一句洪名,四種淨土也。六字為事,一心為理,即一而六,即六而一,不出一念,故曰攝。三土為理,寂光為理,即一而三,即三而一,不出一念,故曰攝。

統宗者,一念心性,乃法界大綱宗。若入但念彌陀佛,是名無上深妙禪,故曰統宗。豎徹五時,故曰統教。序法門竟

 

古來註疏,代不乏人,世遠就湮,所存無幾。雲棲和尚著為《疏鈔》,廣大精微。幽溪師伯述《圓中鈔》,高深洪博。蓋如日月中天,有目皆睹,特以文富義繁,邊涯莫測,或致初機淺識,信願難階。

文有二段。初序古來雲棲。下序近代也。

雲棲者。杭州之山名。蓮池大師道場也。師名祩宏。字佛慧。杭之仁和人。俗姓沈。三十一歲出家。參拈花遍融。笑巖寶祖。有省。大明隆慶五年。乞食雲棲。見山水秀雅而居焉。著彌陀疏鈔等書。示寂於萬歷四十年。住壽八十一歲。和尚者。梵語又云和闍。正云鄔波遮迦傳至于闐國。翻為和尚。什師翻為力生。謂以師之力。生我智慧故。稱雲棲為和尚者。受戒於雲棲也。疏鈔者。疏通經義。鈔復解疏也。廣大精微者。讚其義理寬廣。文辭精細也。

幽溪者。地名。即天台山。幽溪高明寺。傳燈大師道場也。師俗姓葉。少從映庵禪師出家。著圓中鈔。無生論等。宏揚念佛法門。每一登座。天樂鳴空。大眾俱聞。

圓中鈔者。以圓中之理。鈔釋蘇州北禪寺。大佑法師彌陀略解也。

高深洪博者。讚其圓高深。中道廣博也。日月中天。喻顯二書廣大高深之義。

有目皆睹者。謂顯二書但能益於宿學。不能利於初機。故非此經要解。此經乃三根普攝之經故也。初序古疏竟。

 

故復弗揣庸愚,再述《要解》。不敢與二翁競異,亦不必與二翁強同。

此中二段。初正明,二喻顯。於喻顯中。先明喻。

蘇東坡遊廬山詩曰。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詩中有事有理。約事者。謂身在山中。不能盡見廬山全境。故曰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也。約理者。東坡乃悟道之人。即事以顯理也。

側看成峰。橫看成嶺。遠近高低各不同者。謂側看橫看。遠近高低皆是心性所成。

不識廬山真面目者。不識心性本來面目也。

只緣身在此山中者。身在此心性中故也。楞嚴經云。一迷為心。決定惑為色身之內。不知色身。外洎山河大地。皆是妙明心中所現物也。

 

譬如側看成峰,橫看成嶺,縱皆不盡廬山真境,要不失為各各親見廬山而已。將釋經文,五重玄義。

此中側看成峰。橫看成嶺者。喻各家註疏。各闡佛心一總不盡。本是無盡藏故也。總皆不盡。要不失為各各親見廬山而已者。謂縱然不盡佛心。而亦不失佛意也。佛意者何。謂各各念到一心不亂。親悟心性真面目親生淨土。親見極樂真境而後已也。

二序今解竟。結大科初序義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