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無量壽經甄解—道隱法師→佛說無量壽經甄解(十)

大無量壽經甄解第十


第二明修廣大行二:一明起行勝,(由願起行名起行,此行與通途異,為勝。)於中亦有二,初牒前起後:


阿難.時彼比丘於其佛所.諸天魔梵龍神八部大眾之中.發斯弘誓.建此願已.


  (《會疏》「一向」等二句為同科。)


  《唐譯》如《會疏》引。《宋譯》雲:「複次,阿難!時作法苾?對世自在王如來及天人、魔梵、沙門、婆羅門、阿修羅等,發是願已。」(文)


  《淨影疏》(上五十一右)雲:「上來明願,下次明行,於中有二:一明修具,二『隨生』下明報殊勝。前中一修淨土行,(初至「無量德行」)二從「不生欲覺」已下修法身行。修土行中,『時彼比丘』乃至『建此願已』牒前願心,起於後行。」(文)


  興亦同淨影,分淨土行及法身行。望西全依淨影分二行,《略箋》亦同之。


今家意攝身、攝土、攝眾生相通,次下能修德行可通身、土、生,何分修土行、修身行乎!今所不從也。《會疏》不分二行者可矣,其初牒前生後科全可依也。此中,上六句牒前,「建此」等生後。


初中,「阿難」者,具應言「佛告阿難」,近前文故略,但舉對告人耳。


「於其佛所」者,于王佛所也。


「諸天魔梵龍神八部」者,於時會八部眾中也,總別並舉。魔,欲界主,梵,色界主,故別舉之,括諸天。龍謂難陀跋難陀等,神謂密?等,鬼神即八部攝,總別並舉故雲「天龍八部」也。八部者,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羅迦、人非人,如《金光明疏》。


「大眾中」者,內四眾也,「於之中」言顯發願所依處。


「發斯弘誓,建此願」者,淨影雲:「『發斯弘誓』牒前四十八願而起後,『建斯願已』牒前『我建超世願』等而起後。」憬興誓願相反從後向前牒反順之誓及四十八願而起後行也。淨影依文次第,憬興就義次第,前後相反,然二師所解失文意。望西正依影傍許興,《略箋》雲「二師各據一義」,梵響、貫思並依憬師,此等諸注並不允也。


  今謂:牒上雲於大眾中發斯六八及重誓願,故指六八、重誓雲「發斯弘誓」,此結上也,次文承上起後,故雲「建此願已」,豈發弘誓之外耶!但結起誓願文綺互耳,何分二句為重誓、六八願之別乎!思之。



二明起修,亦二:一總明,二別辨。初:


一向專志莊嚴妙土


  此總明修起行。(至於一切法而得自在,總明)


  「一向專志」者,此亦非常途,所雲「通達諸法性,一切空無我,而專求淨佛土」,如《維摩經》等說「達諸佛國土皆如虛空,而常願莊嚴一切諸佛剎」,今亦如是,常遊於空而不礙有,于通達諸法性,為眾生故,一向專志求淨佛土也。


  「莊嚴妙土」者,「妙」名不可思議,諸佛寂滅之境,此中自具四德,次舉行果文中彰之,今攝其四德為妙土,唯是唯佛自所證境,彌陀願智巧莊嚴,使十方凡聖同證入其自證境,謂之「莊嚴妙土」也。次開此妙土,說「恢廓廣大」等,為莊嚴此妙而使十方眾生同通入此土,永劫修萬行,感成此妙土。今總明其義故,法藏菩薩志願深廣在於此二句,故雲「總明」也。



二別辨中亦二:一舉行果,(淨影先舉淨土果,興全同)二明修因。初行果者:(《會疏》、《渧記》科雲「贊所修淨土」)


所修佛國.恢廓廣大.超勝獨妙.建立常然.無衰無變.


  《唐譯》雲:「發是願已,如實安住種種功德,具足莊嚴威德廣大清淨佛土。」(文)《漢》、《吳》兩本直明能修德行,略此段。《宋譯》雲:「住真實慧,勇猛精進,修習無量功德,莊嚴佛剎。」(文)此總明能修德行,可屬上段也。


  如淨影釋,如次土廣大、(初二句)土勝、(第三句)土常,(四、五句)初一句總指。


  「所修」者非「修行」之修,如「修飾」之修,言所嚴飾之佛國也。


後四句約橫豎示妙土不可思議。「恢廓廣大」(恢,大也。廓,空也。)《論》雲:「究竟如虛空,廣大無邊際。」(文)「超勝獨妙」者,《論》雲:「第一義諦妙境界相。」(文)此二句明體量,此乃無量光明土相容受十方法界故,使凡聖契妙境者諸佛土之所無,唯此光明土,故曰「超勝獨妙」。于此乎雲「超諸佛剎最為精」也,所謂「妙土廣大超數限」是也。


後二句約豎無量壽世界之相,此顯極樂無為涅槃界,又雲「一立古今然」,又雲「無衰無變湛然常」,此義也。無衰變,無為之義,彰上常然,此乃舉涅槃常德攝餘德也。


  有說曰:「此四句文具涅槃四德,謂恢廓廣大者『我』德,超勝獨妙者『淨』德,建立常然者『常』德,無衰無變者『樂』德。此乃如來無上超世願力之所莊嚴,名之為『真實報土』。《論注》二種力云云,《禮贊》『四十八願莊嚴起』等云云。」(已上師說)


  問:菩薩所求淨土分齊雲何?四土、(天臺)三土(華嚴)中何土耶?


  答:憬興為自用土,「超勝獨妙」者即土勝也,非諸菩薩境故。法位同之。玄一為應化土,所願國土是眾生所生故。望西雲「兩師或過或不及故」,此為他受用土意,故評兩師雲過(自受)、不及(應化),故釋「常然」等雲「三常住中凝然常,故《事贊》雲『無衰無變湛然常』。」次引《密嚴經》及《疏》雲:「諸佛他受用土於法性土,以悲願力建立故,此淨土如法性土無為,離無常過,當知凝然常住土也。若約化相,有為無漏離對治壞,故雲『常然』。『無衰無變』者,以實而言,四相俱離無為土故。若約化相,簡穢土耳。」


  義寂雲:「于內無有饑冷等衰,於外無有水火等變。」(此應化有為常)


法位雲:「一得永常,不為三災之所散壞,故雲『無衰無變』。」此約不斷常,自受用土故。(憬興同之)


《渧記》破雲:「明凝然常住,是法相權乘之所談,何以是解一乘常住耶?宗家所謂『湛然常』者,大異於『凝然常』之義,故《舟贊》雲:『涅槃莊嚴處處滿,見色聞香罪障除。』(文)若凝然常住不作諸法,則不可謂涅槃莊嚴,既雲『涅槃莊嚴處處滿』,淨土所有莊嚴皆是無為涅槃,而諸法常相全是法身常住,故雲『建立常然』,釋雲『湛然常』而已,若不爾,一法句二十九種廣略相入如何得解乎!學者思焉。雖引《密嚴》及《疏》文,未得其意,彼則足以證二受不分妙境界,未會其意,引者可謂不允矣。」


《記》者自解雲:「即邊無邊,故說『恢廓廣大』,即無邊而邊,故說『去此十萬億剎』,邊與無邊鎔融無礙,故雲『一乘清淨無量世界』,或雲『蓮花藏世界』也。自受、他受不分妙境界,故稱『超勝獨妙』耳,若偏為自受用,或為他受用,則諸佛亦有此隔曆自他報土,何足稱『超勝獨妙』也云云。」


  詳雲:破望西者的中矣,自解自他不分故為超勝獨妙者未了也,超勝獨妙非彰自他不分義,故設問答云云,二受不分圓融妙土諸佛亦有,何稱獨妙,但使凡夫知見,故稱「獨妙」而已。然則獨妙義彰使凡夫知見,諸佛所無,而不彰自他不分之義,思之。


  梵響雲:「方便法身如來願力成就,即自受他受報身微妙難思議淨國也云云。」


  今按:報者約願力酬報稱報,然其體即法性土,三種莊嚴即無為法身,故約願力莊嚴,則法亦稱報,與自他受用報天淵耳。雖法身土,與無相寂光土異,巒師「無相故無不相,相好莊嚴即法身」等,思之。論其自他,則巒師偈雲「自利利他圓滿方便巧莊嚴」,何言不分乎!但是不可思議佛土,故經說「微妙難思議」。



二明修因三:一標時長,二歎人德,三列行門。此初也:


於不可思議兆載永劫.積植菩薩無量德行.


  《唐譯》雲:「修習如是菩薩行時,經於無量無數不可思議無有等等億那由他百千劫。」(《會疏》所引脫初一句)《宋譯》雲:「入三摩地,曆大阿僧祗劫,修菩薩行。」(文)《漢》、《吳》兩本缺此段。


嘉祥雲:「此明修行久遠,是非數之極名。」此釋盡矣,此但明修行長遠時,非指其行,其行門在下,菩薩發願已來,以無量身數數修習。


「於不可思議劫」,此十八數之一,(第八)「兆載」,世間數名,如《風俗通》等,舉佛法極數及俗數名。更加「永」字,雲「永劫」,是非數量之極名也,于其長時積植無量德行也。《會疏》「德行」二字配釋下文鑿矣,但是指永劫菩薩萬行,何分德與行乎!思之。菩薩一切深密行法皆攝此一句也。(《要解》文)



二歎人德:


不生欲覺瞋覺害覺.不起欲想瞋想害想.不著色身香味觸法.忍力成就.不計眾苦.少欲知足.無染恚癡.三昧常寂.智慧無礙.無有虛偽諂曲之心.和顏愛語.先意承問.勇猛精進.志願無倦.專求清白之法.以惠利群生.恭敬三寶.奉事師長.以大莊嚴具足眾行.令諸眾生功德成就.


《影疏》:「明修行中,上『一向專志』下明淨土行,(就所修佛國故)『不生欲覺』已下明法身行(就能修菩薩之行)中,初別後總,別中有四:一離煩惱,二『勇猛』下明修善法,三『遠離』下明離惡業,四『棄國』下明修善法云云。」今初離惡、修善二科是也。


又嘉祥「自下文初六度行,次供養三寶,次明出家二利」等,又依義寂,經「發斯弘誓」下至「而得自在」配十地十度之行。


  了惠依淨影。峻公依嘉祥配六度行,更依《維摩》〈佛國品〉廣列六度、四攝、四無量心、道品、十善等,及直心、深心、大乘心、回向心、方便等,為菩薩淨國之行。初六度行(至智慧無礙文)次「無有虛偽」下直心,次「勇猛」下深心,次「專求」下大乘心,次「恭敬三寶」下回向心,次「住空無相」下方便心云云。


  今《魏譯》中下行門說自行六波羅蜜等,若初「不生欲覺」等配六度,下文煩重。又《維摩》、今經彼此經說不同,何以彼「直心」等配此經乎?古來釋家未盡經意。今依《唐譯》雲「初未曾起貪瞋及癡欲害恚想」,「初」字約人,意謂此菩薩從發誓之初,不可思議劫內不起三覺三想也。由此視之,今「不生欲覺」已下廣歎法藏菩薩德,(例如《維摩》〈方便〉一品說維摩德,《大集經》〈虛空藏品〉歎虛空藏德)此非修行之相,若是修行之相者,前既明六度等行,後文複出自行六度之文,是以自下科為「歎人德」者為之耳。此中有十德:


一內外離過德,文言「不生欲覺、瞋覺、害覺,不起欲想、瞋想、害想,不著色聲香味觸法」故,三覺三想是內過也,色聲等是外過也,菩薩多劫修習,能離如是諸過,故雲「不生」等。


《要解》雲:「《唐》說約三毒,此經約三覺三想說,此等文甚似淺近,何為圓菩薩行耶?答:以淺為淺,權教之見,舍淺豈求深乎!《華嚴》、《法華》說皆如是,可見。《華嚴》〈普賢行願品〉以離瞋恚為普賢之行。又《法華》〈藥品〉雲:『若有女人,聞此經典,如說修行,於此命終,即往安樂世界,又不為貪欲所惱,亦複不為瞋恚、愚癡所惱,亦複不為憍慢、嫉妬諸苦所惱等。』此等文不遑牧舉。」(文)


  淨影引《地持》,為八覺之初三覺。《涔記》(二十七左)引舊《婆沙》三十四曰:「『又世尊言有三覺,謂欲覺、恚覺、害覺乃至廣說。』(文)世尊既言『三覺』,何為八覺中初三耶?彼此小乘何為大乘之證?《大集經》十五(七丁):『去離欲、瞋恚、害覺故名無塵垢,不受色聲香味觸故名為安樂。』(文)此是大乘經明三覺之明證也,不可釋為八覺之初,例如四攝六度各有佈施,何一概而論耶!」覺想差別如《涔記》四(二十八)釋。


《鈔》雲:「想取境時覺必相應,同時俱起之法,故三覺不生,三想亦絕。《唐譯》舉三想三毒,而不說三覺,舉三想以攝三覺,三想之起必有根本,謂三毒,故彼列三毒,不說三覺也。」


「不著色聲」等者,內覺想既寂,外境緣亦息,是曰「內外離過」也。


二諸忍具足,經言「忍力成就,不計眾苦」故。


影雲:「次對治中,『忍力』等三句治上覺想,於違緣忍故,『少欲知足』一句治上色等順緣。」今謂:考之《唐譯》,雲「于諸有情常懷慈忍」,(「三覺文」下隔諸句有此文)此當今「忍力成就文」,乃非對治義,影師似強解,今解此是歎菩提德耳。


《寶雲經》(《會疏》所引)、《瑜伽》(憬興所引)說三忍,(安受苦忍、耐怨忍、體察法忍)《大論》說二忍:生忍、法忍。彼十忍攝三忍中,其安受、耐怨合為生忍,則唯二忍。其此等諸忍具足為眾生故,不以苦為苦,故雲「不計眾苦」。


  三常修梵行,文言「少欲知足,無染恚癡」故。


  《涅槃》〈梵行品〉七善知等為梵行,知足其一也,又離三毒垢染名為「梵行」。「少欲知足」者,《涅槃經》雲:「於未得之財不生貪名『少欲』,於已得之財不生貪名『知足』。知足是現在,少欲是未來。」(文)(「知足」字出《老子》)如《會疏》引法位釋及《遺教經》。


  四止觀深勝,文言「三昧常寂,智慧無礙」故。三昧,此雲「調直定」,新雲「三摩地」,此雲「等持」。舍摩他水湛常,故雲「常寂」也。「智慧無礙」者,毗婆舍那運轉自在如流水,故曰「無礙」。定慧不二故寂與無礙互不相妨,是為「深勝」,作願、觀察二門在此中。


  五質直無邪,文言「無有虛偽諂曲之心」故。虛者無實,偽者非真,諂者佞諂,曲者邪曲,菩薩常修其心,永離諸過,故曰「無有」。


  六柔善謙遜,文言「和顏愛語,先意承問」故。內無毒心,故言色柔順,而以善言慰諭,故曰「和顏愛語」。愛語者,能隨順眾生,善言慰諭,聞者愛樂其語,故名「愛語」。下意接人,故曰「先意承問」。《禮記》曰:「君子之謂孝者,先意承志,諭父母于道。」孔穎達雲:「先意,謂父母將欲發意,孝子預前達知父母之意而為之,是先意也;承志,謂父母已有志已,當奉承而行之。」菩薩于一切眾生為父母想,故平等先意承問也,此歎菩薩柔順謙下之德。


  七勇進無退,文言「勇猛精進,志願無倦」故。薩埵,此雲「勇猛」,於菩提道志願勇猛,故名「菩提薩埵」,況法藏自雲:縱沈無間諸地獄,此願不退,斯乃克成發願於彼力精所欲之願,故雲「勇猛精進」。《十住論》曰:「一切菩薩發十大願,謂眾生都悉滅,我願便應息,如是乃是十事實不盡,我是福德善根亦不盡不息。」故雲「志願無倦」。(《會疏》)


  八志求大乘,文言「專求清白之法,以惠利群生」故,如《涅槃經》雲:「大乘者一實諦,一實諦者,一道清淨無有二也。」此法純一無雜,故曰「清白之法」,為惠利眾生,專求此法,即是本願一實清淨功德名號也,彌陀所求為惠施,故佛所得道全眾生所得,故說「其有得聞彼佛名號」等。宗家釋願力白道雲「眾生貪瞋煩惱中能生清淨願往生心。」(文)


  九專行恭敬,文言「恭敬三寶,奉事師長」故,三寶是福田,師長是恩田,可恭敬、可奉事之處也。三寶有一體、別相、住持,如〈三寶章〉,今住持兼別相。師長者,或相違釋,或持業二並得,如《論注》及《序分義》。


  十大誓莊嚴,文言「以大莊嚴具足眾行,令諸眾生功德成就」故,「大莊嚴」者即指上大誓願,經曰「大顯莊嚴」,(《大品經》第四之十五)《論》曰「大誓莊嚴」,(《智論》四十五初)此五劫思惟之大願以導永劫大行,以行滿願,故曰「具足眾行」,願行具足義在茲矣。如是願行具足為令諸眾生功德成就,然則願行具足體即六字嘉號故,即是眾生願行之體也。「令諸眾生」似指當時眾生,意實及未來,如《蹄涔記》二(十七)會。


  《影疏》雲:「以大嚴等者彰行成就,以大嚴者,以福智二嚴而自嚴也。具眾行者明利他,以行教他,故令眾生功德成就。」(文)


憬興雲:「以大莊嚴者,即福智二莊嚴已成就故,備施等眾聖行也,以己所修利眾生故,令功德成。」(文)


興釋近今家意,故《行卷》(三十右)引之雲「福智二嚴成就故,備施等眾生行也,以己所修利眾生故,令功德成。」(「眾生行」《疏》本作「眾聖行」)憬興意具足眾行者,備足眾四攝六度等聖行之謂也,今家訓義會為他力回向之義。


由此言之,以大莊願是五劫思惟願也,具足眾生是永劫行也,此願行具足,回向之眾生,雲「令諸眾生功德成就」,其願行具足體即六字嘉號也。上來所舉十德唯成此一德,故與常途菩薩德大各別,餘九德皆結的大誓莊嚴一德,一一九德皆為令諸眾生功德成就,故一一佛德顯之于眾生上。有此義故,《信卷》引此文為「至心」之明證,雲「至心以至德尊號為體」,其至德尊號由此菩薩勝德成就故,舉此菩薩勝德,正為「至心」之相也。此文今家為「如來回向文」,亦是黑穀相承義,《三經釋》曰:「阿彌陀如來因位時,誓迎專念我名號者,回向兆載永劫修行于眾生。」(文)又登山狀雲:「永劫修行是為誰也?讓功于未來眾生;超世悲願亦何為乎?送志於末法我等。」(文)


  《渧記》雲:「《會疏》自下諸配六度行等固可依用,而今私助一解雲:自下諸文蓋是八大人覺之行也,向者《易行品》偈曰:『乘彼八道船,自度亦度彼。』(文)解者多以為八正道,或其然也。雖然,本經中說法藏因行,未見明八聖道之文,則《論》所偈述似非本經意也,《論》既偈述本經,本經必有其文也。由此思之,《論》所謂『八道船』者,正指八大人覺而已,法藏因位行八大人覺而自利利他,即此『不生欲覺』等經文是也。道有二,其因道雲『未伽』,其果道雲『菩提』,亦雲『佛陀』,此翻雲『覺』,『八』指八大人覺。雲『八道船』,則是約果道而已,若夫如八聖道,是約因道,故《緣起聖道經》(全四葉半,唐玄奘譯,入大乘)曰:『古昔諸仙嘗所遊履,當知即是八支聖道,謂初正見,次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勤、正念、正定。』(文)此乃約因道名『聖道』,可知。今《論》所謂『八道船』者是約果道,猶曰『八覺船』也。八大人覺者,《八大人覺經》(一葉半,後漢安世高譯,智旭注之)今在藏內,經雲:『為佛弟子,當于晝夜,至心誦念八大人覺:第一,覺悟世間無常,國土危脆,四大苦空,五陰無我,生死變異,虛偽無主,心是惡源,形為罪藪,如是觀察,漸離生死;第二,覺知多欲為苦,生死疲勞從貪欲起,少欲無為,身心自在;第三,覺知心無厭足,惟得多求,增長罪惡,菩薩不爾,常念知足,安貧守道,惟慧是業;第四,覺知懈怠墜落,常行精進,破煩惱惡,摧伏四魔,出陰界獄;第五,覺知愚癡生死,菩薩常念廣學多聞,成就辯才,教化一切,悉以大樂;第六,覺知貧苦多怨,橫結惡緣,菩薩佈施,等念怨親,不念舊惡,不憎惡人;第七,覺悟五欲過患,雖為俗人,不染世樂,常念三衣瓦缽法器,志願出家,守道清白,梵行高遠,慈悲一切;第八,覺知生死熾然,苦惱無量,發大乘心,普濟一切,願代眾生受無量苦,令諸眾生畢竟大樂。如此八事乃是諸佛菩薩大人之所覺悟,精進行道,慈悲修慧,乘法身船,至涅槃岸等。』(已上)配釋今經文,『不著色聲止,不計眾苦』乃第一漸離生死覺也,『棄國捐王,絕去財色』亦重述漸離覺耳;『少欲知足,無染恚癡』乃第二少欲自在覺、第三知足守道覺也;『勇猛精進,志願無倦』乃第四常行精進覺也;『三昧常寂,乃至先意承問』乃第五智慧辯才覺也,此『三昧』等六句智慧為主而說,寂而常照故智慧無礙,智慧無礙故有辯說,是以和顏愛語,先意承問耳。又『住空無相,乃至人我兼利』亦重述智慧覺,何者?「住空無相」等圓頓觀智,而「遠離粗言」下乃辯才故也,三三昧之為圓觀,至下可知;『不生欲覺,乃至瞋想、害想』乃第六佈施等念覺也,如《會疏》約施度而解;『專求清白,以惠利群生』乃第七清白梵行覺也;『恭敬三寶,乃至功德成就』乃第八大乘普濟覺也,此二覺文彼此兩經特能符合,『自行六婆羅蜜,教人令行』亦重述大乘覺耳云云。」


  《渧記》者以八大人覺配釋此釋,牽強附會鑿之甚而耳!



第三、列行門中三,初明三業莊嚴。


住空無相無願之法.無作無起.觀法如化.遠離粗言.自害害彼.彼此俱害.修習善語.自利利人.人我兼利.棄國捐王.絕去財色.


  初「住空」等意業莊嚴,次「遠離粗言」下口業莊嚴,後「棄國」下明身業莊嚴,如是法藏菩薩三業莊嚴,為治眾生虛誑三業也。


  《唐譯》雲:「住空、無相、無願,無作無生,不起不滅,無有憍慢,而彼正士行菩薩道時,常護語言,不以語言害他及己,常以語業利己及人,若入王城及諸村落,雖見諸色,心無所染,以清淨心,不愛不恚。」


  《宋譯》雲:「了空、無相、無願,無為無生無滅,善護口業,不譏他過,善護身業,不失律儀,善護意業,清淨無染。」(文)三業莊嚴之相分明也。


  初意業中,「空無相」等者三三味也。《維摩經台疏》四(廿四)曰:「若聲聞經明三三昧約十六行,行經明義同緣實相,隨(隨無相)順(順空)應化(應無作)三名雖異,同一實相。」准此,大小通修,今則摩訶衍義,是故下經說言「修空、無相、無願三昧,不生不滅諸三昧門,遠離聲聞緣覺之地。」(文)思之。


  《要解》雲:「此三解脫門通大小權實諸教,今大乘實教法云云。」


  《瑜伽論》雲:「我法無故空,空故無相,無相故不可願求。」(文)此約通相。淨影、憬興等徒約因果而諍論者依此通相,未曾知圓融無作三解脫門。望西等一從之。日溪師于此文談圓理,可謂有所見,何以言之?菩薩所入三三昧是圓三解脫門,為顯示此義,次言「無作無起」,一切諸法本來無作法性實相故,一切諸法從本自爾,非今適起故,無起故無起即性起之義,性起即本具性不從緣有也。一切諸法本來寂滅,無作無起而現種種相者,實相中之所化現,如是觀故言「觀法如化」,斯乃明如來性具無作修行,本來空寂故熾然永劫修起即無起,於此法中無可希願,故思惟攝取五劫願求本來無作,十劫成就之法如水月鏡像,本來無相故,龍尊雲:「諸有無常無我等,亦如水月電影露云云。」如是通達如際,遍照緣起不可得故,終日修行與實相不違背,熾然化眾生而是寂滅不動,如是深理今文所證入,是謂意業證入也。


次「遠離粗言」等者口業莊嚴也,粗言謂粗惡之言,妄語、綺語、惡口、兩舌等也,如是粗言能自害他害俱害,遠離此過也。「修習善語」等者修習實語,於自利利他俱利,法藏菩薩永劫修此口業,回施之眾生。


「棄國捐王,絕去財色」者後明身業莊嚴,法藏發心後生生世世或作國君,見可度機,則棄國位,或舍財寶等,或舍妻子等,其舍國城妻子等是外財,棄頭目髓腦等是內財,今舉外財攝內財,財是財寶也,色謂色欲。



二修行六度


自行六波羅蜜.教人令行.


  《會疏》:「此文屬上,明方便心中,此二句結二利行。」《渧記》順《會疏》,「屬上勝行文,次別列行二:初別舉八人覺,(「不生欲」下)次總明六度云云。」


  今科雲:行門中,上列三業行,今修行六度。諸譯皆於此舉六度行,故為別科也。


  《唐譯》雲:「菩薩爾時于檀波羅蜜起自行已,又能令他行于惠施,于屍波羅蜜乃至般若波羅蜜起前二行,皆悉圓滿。」(文)


  《漢》、《吳》兩譯說其因行僅四行,於六度雲:「阿彌陀佛為菩薩時,常奉行是二十四願。分檀佈施(擅度),不犯道禁(屍度),忍辱(忍度)精進(精進度),一心智慧,(智度)志願常勇猛等。」(二經文同)


  《宋譯》雲:「恒以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六度之行利樂眾生,軌範具足,善根圓滿。」(文)


  今經略說自行六度等,然以餘譯准之,此中亦可列六度也。《大莊嚴論》〈度攝品〉明六度十門分別云云。《義章》十二(三十五)、《最勝王疏》等廣明,往撿。



三總結行門


無央數劫積功累德


  淨影、憬興屬上為總結文,望西等皆從之,今亦由之。《會疏》特為總標文,《渧記》從此,其意上「於不可思議兆載永劫」等文為勝行總標,今「無央數劫」等文為勝果總標,勝行、勝果二段起盡分明故。然今所不取也,上句結其修行之時節久遠,下句結其所修之功既積累,蓋是無數劫之間積累功德也。



二明果報勝二:一別明,二總結。初正明中二:一明受生最勝,二身形奇特。初受生最勝中四:一現寶攝化,二生尊貴家,三常值佛世,四結歎。初現寶攝化者:


隨其生處.在意所欲.無量寶藏自然發應.教化安立無數眾生.住於無上正真之道.


  淨影雲:「對上所修淨土之因明得報勝,即勝依果。」(此修淨土因得依果,法身因得正報果。)此已下由上所修萬行之功,雖未至佛果,其功勳感發因中得受生最勝,是所謂華報也。永劫大行如菩薩三大僧祗成滿位,自下勝德如於百大劫中始得五德,(一常生善處,二常生尊貴,三常具勝根,四常受男身,五常憶宿命。)如《會疏》引《大論》。今初,隨生處伏藏自然現,以教化一切眾生也。


  《唐譯》雲:「所生之處有無量億那由他百千伏藏自然湧出,複令無量無數不可思議無等無邊諸眾生類安住阿耨菩提。」(文)


淨影雲:「『隨其』等者自得勝財,猶任也。『寶藏』者所謂伏藏也。雖生何處,而任意寶藏自然開發,應其所欲,故雲『自然發應』。」(《略箋》)此應欲義。《會疏》「菩薩于多劫積佈施持戒功,故自感寶藏湧出應其德」等,此應德之義。若映「在意所欲」句,則應欲之義親文,其自然開發者,由菩薩多劫之功勳而應今所欲也,如文殊出生時出七珍或湧伏藏,又如福焰太子初生之時有七寶藏自然出現。(《寶積經》八十一〈護國菩薩會〉)


「教化安立」等者明菩薩勝德,隨生處能令無量眾生安立無上道。淨影雲:「以財攝他,令歸正法。」(文)望西、《略箋》並依用之,以為財施益物也。貫思雲:「今謂:寶藏發應者,財施隨意,教化安立者,法施隨意,住於無上道者,無畏施隨意云云。」此通約三施解者,可謂穩矣。安立者方便施設,令趣向大菩提也。



二生尊貴家


或為長者.居士.豪姓.尊貴.或為剎利國君.轉輪聖帝.或為六欲天主.乃至梵王.


  「長者」,《法華文句》五一(三十六)曰:「具十種德名長者,一姓貴,二位高,三大富,四威猛,五智深,六年耆,七行淨,八禮備,九上歎,十下的。」(文)《義疏》五(三十五):「世之長者凡有三種:一有德長者,二年高長者,三巨富長者。」(文)


「居士」者,《琳音》九(初左)曰:「迦羅越,《大品經》中居士是也。」《維摩義記》一末雲:「居士有二:一廣積資產,居財之士名為居士;二在家修道,居家道士名為居士。」(文)《法華義疏》亦同之。


「豪姓」者,豪傑也,宰官之類,立朝官領百姓也。


「尊貴」者,婆羅門雲「淨行種」,有才智,為人所尊貴故。又可,豪姓者種姓勝者,如言源平藤橘,尊貴者官位之高者也。


「剎利」,具言「剎帝利」,義翻雲「歷代王種」,(《琳音》三(八左))四姓之上也。


「國君」者,一國之主,如諸侯。


「轉輪聖帝」者,《應音》五(六左)曰:「遮迦羅,此譯雲『轉輪聖王』,正言『斫迦羅』云云。」《俱舍論》曰:「此王由輪旋轉,應導威伏一切,名轉輪王。」《玄贊》九(卅一)曰:「輪王有四:金輪望風順化,銀輪遣使方降,銅輪震威乃服,鐵輪奮戈始定。法身、自受用、他受用、化身如次配喻。」(文)


  已上七種是人中尊貴也。


「六欲天主」者,於欲界中,天處有六:一四天王,(居須彌第四層級)四大王之所領;二忉利天(居妙高頂)三十三天所居;三夜摩天,彼天時時稱快樂哉;四睹史多天,於自所受生喜足心;五樂變化天,樂化欲境,于中受樂;六他化自在天,於他所化妙欲境中自在受樂故。彼六天各有主統禦天主,故雲「六欲天主」也。


「乃至梵王」者,色界之主也,無色無形質,不論此也。


  菩薩已滿足六度行,由此功勳生如是人中、天上尊貴,皆是華報也。《唐譯》:「作輪王、天主,能奉事供養諸佛,及能請佛法輪;若諸種姓中,皆能尊重供養諸佛,又能演說無量法門。」(文)



三常值佛世


常以四事供養恭敬一切諸佛


  《唐譯》雲:「然彼菩薩能以上妙衣服、臥具、飲食、醫藥,盡形供養一切如來,得安樂住。」(文)


  《十地論》明三種供養:「一利養供養,謂衣服臥具等;二恭敬供養,謂香華幡蓋等;三修行供養,謂修行信戒等。」(文)此中舉四事攝餘。



四結歎


如是功德不可稱說


  《唐譯》雲:「如是種種圓滿善根,非以語言能盡邊際。」(文)


  惟夫法藏菩薩世世生豪福尊貴之家,上供養恭敬一切諸佛以上妙四事,下教化安立無數眾生,住於無上正真之法,如是種種圓滿功德,實非以言語可盡邊際,故雲「不可稱說」耳。



二身形奇特三:一身報微妙,二德用難思,三結歎。初身報微妙者:


口氣香潔.如優缽羅華.身諸毛孔出栴檀香.其香普熏無量世界.容色端正.相好殊妙.


《宋譯》雲:「作法苾?行菩薩行時,口中常出栴檀之香,身諸毛孔出優缽羅花香,其香普薰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那由他百千由旬,有情聞此香者,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文)


「口氣香潔」者,遠離粗言、修習善語之華報。《應音》十二:「氣,息也。芬馥為香,清淨為潔。」


「如優缽羅華」,《琳音》三(五右)雲:「缽羅華,唐雲青蓮華,其華青色,葉細狹長,香氣遠聞,人間雖有,唯無熱惱大龍池中有。或名『優缽羅』,聲傳皆一也。」(文)《唐》、《宋》雲「口中出栴檀妙香」,與此相反。《珠林》四十九引《百緣經》:長者有一子,從口出優缽華香,父母立字名「栴檀香」。又《大莊嚴論》香口比丘緣云云。毛孔出栴檀香,持戒、禪定華報也。栴檀是樹名,如《略箋》。


「容色端正,相好殊妙」者,忍力精進、和顏愛語之華報也。


  《宋譯》雲:「色相端嚴,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悉皆具足。」(文)


  《唐譯》雲:「隨所生處,相好端嚴,殊勝圓滿。」(文)



二德用難思


其手常出無盡之寶.衣服.飲食.珍妙華香.繒蓋幢旙.莊嚴之具.


  《宋譯》雲:「複以一切珍寶莊嚴,兩臂手中恒出一切衣服、一切飲食、一切幢幡、一切傘蓋、一切音樂,乃至一切最上所須之物,利樂一切眾生,令發阿耨菩提心。」(文)


《唐譯》雲:「又得諸資具自在波羅蜜多,一切服用周遍無乏,所謂諸寶香花、幢幡、繒蓋、上妙衣服、飲食、湯藥,及諸伏藏珍玩,所須皆從菩薩掌中自然流出,身諸毛孔流出一切人天音樂,由是因緣,能令無量無數不可思議諸眾生等安住阿耨菩提。」(文)此乃從手中自然出一切依報供具,供養諸佛,利益一切眾生,妙用不可思議。


新《華嚴》(六十五)〈明智居士章〉雲:「如諸菩薩摩訶薩成就寶手,遍覆一切十方佛國土,以自在力普雨一切資生之具,所謂雨種種色寶、種種色瓔珞、種種色寶冠、種種色衣服、種種色音樂、種種色華、種種色香、種種色末香、種種色燒香、種種色寶蓋、種種色幢幡,遍滿一切眾生住處,及諸如來眾會道場,或以成熟一切眾生,或以供養一切諸佛。」又《大集經》說寶手菩薩事,如《略箋》引,此等寶手業用同今矣。



三結歎


如是等事超諸天人


  如是身業妙用、寶手業用等,實是大菩薩不可思議之妙用,非人天之所知,故雲「超諸天人」耳。



二總結


于一切法而得自在


望西雲:「次明智果中,『一切法』等者,法得自在,智所成故。」


上來分科大旨依於淨影、憬興,然義寂配十地行云云。今謂:此總結法藏菩薩因行。《唐譯》雲:「阿難!我今已說法處菩薩本所修行。」(文)此亦總結因本所修行也。


《會疏》雲:「《如來會》亦言從此永棄世間,成無上覺,今准之,此結文即是願成作佛義也。所以者何?法藏菩薩于世自在王佛所出家發心,求世間自在之果而發願起行,今言『於一切法而得自在』,成就世自在王之果故也,言『一切法』者,即四十八願之法也。(嚴淨土、攝眾生、嚴法身法也)」


  《渧記》雲:「此猶說因中所得華報,而今論正覺果上之事,何其太早計哉!凡是生處受身供佛濟世,一切事法莫不自在,故總結雲爾也,是乃因通果海,果徹因源,法藏因中所得華報故如此而已,焉可思議!所引《如來會》非法藏事,故不成例證也。」(文)


  然《渧記》者,《唐譯》「生人天中尊貴」已下四事供養及身形殊妙、掌中出供具等一切皆為法藏所化之菩薩事者恐訛矣。初「所利廣大文」明地菩薩勝德,能令無量眾生安住菩提,又令無邊菩薩起諸妙行,次「或作輪王」己下複明法藏菩薩勝德,與《魏》、《宋譯》同。然《記》者謬以為無邊、菩薩一連文,故致此謬。若言一切皆非法藏行,結文何言「我今已說法處菩薩本所修行」耶?思之。



自下第二明彌陀所成果德有三:一通明身土成就,(二問答之文也)二別明國土功德,(「其佛國土」已下)三總結土德不思議。(上卷末「眾寶蓮華」已下)初通明中亦二:一正明果成,二明久近。初果成中二:阿難問,後如來決答。此初問:


阿難白佛.法藏菩薩為已成佛而取滅度.為未成佛.為今現在.


上來應阿難願樂欲聞之情,廣說因位之願行竟,今次欲彰其願行成就感成果德,故發問明其所成果德,故初兩個問答最要也。諸譯中,《漢》、《吳》兩譯於說願前說彌陀正覺及佛名,故在此中無此問答,是約釋迦傳說故也。《唐譯》經初果成問答在於此焉,次久近問在於下光明無量佛壽命及眷屬壽命之後,因問久近,《漢》(一之十五)、《吳》(上之十五)並明光明無量,次明世王聞願受記,後明成佛久近。


又《唐譯》初佛答中具說國名、佛名、大眾圍繞說法等,今經初佛答中但明現在成佛及國名,不說其佛名,至下光明壽命願成就文方說佛名,此甚有深旨。今按:此經說相,初舉安樂名,就其國名明寶地,(其佛國土自然七寶合成為地等)為顯其寶地離穢土相,次說無諸山、海、惡趣、四時等,既有寶地,次應說寶樹,樹必生地故。(《觀經》次寶地觀說寶樹觀)然寶地次不說寶樹,而說光壽無量,次說聖眾無量,此寄初會聖眾無數,以顯彼國恢廓廣大淨土德相,此乃無量為量,量功德成就也。聖眾無量次說七寶樹,此乃于寶地、寶樹中間狹說光壽無量者,此乃為攝光壽無量佛德而歸土德,今家以光明壽命為真佛土體者本于此文,是以高祖《真佛土卷》先舉真土體德,次引光壽兩願而成立真報佛土者,正得此經意故。《論》主本依此文攝佛德為國德,何者?《論》中菩薩四種功德,卷收則攝于眷屬功德中,又佛八種功德,卷收則攝于主功德中,然則佛八種、菩薩四種皆悉攝歸國德,唯有國德十七種,十七句外無佛功德,亦無菩薩功德,全佛德即國德,故《論》主直就《梵本》顯經意。由此思之,諸譯中得其精髓者但此《魏譯》耳,有此義故,今立科目意亦在國土功德中明光壽兩願成就,《小經》光壽佛德攝成就如是功德莊嚴中,亦此意也。《會疏》等科節專就攝法身願成就明光壽願成,其意與今別,可見矣。


  初問中,「阿難白佛」等者,《唐譯》雲:「世尊!彼法處菩薩成菩提者,為過去耶?為未來耶?為今現在他方世界耶?」《宋譯》雲:「白世尊言:作法苾?為是過去佛耶?未來佛耶?現在佛耶?」(文)諸譯約三世問成否,佛答以已成現在也。


雲棲雲:「此『現在』且據釋迦當時而言,實則徹於前後,亦複後後無盡,皆名『現』云云。」(《略箋》)


梵響雲:「『阿難白佛,法藏菩薩』等,阿難先問過去竟耶者,上來所聞自在王佛既久遠故也;問為未成佛者,聞於不可思議兆載永劫德行故;又論滅度者,自在王佛既滅故,大眾有不知於報佛境界故也。」(文)


  今謂:阿難奉問自含二疑:一正覺成不,二成佛現不現。若不知正覺成不,則眾生往生亦不可知故;若不知現在成佛,則無由眾生歸命,故含二疑而起問也,然問中言「取滅度耶」,應佛化滅名曰「滅度」,報佛滅度名曰「菩提」,然今所問主于應佛,故雲「而取滅度」,為將來眾生說約應身而已,世尊答意在報身,故下文雲「諸佛光明所不能及,乃至無邊光佛,無礙光佛。」故《宋譯》雲:「彼佛如來來無所來,去無所去,無生無滅,非過現未來等。」(文)祖師不見斯文,而與斯文符,驗知祖判與佛教相應,可崇仰矣!



次如來決答


佛告阿難.法藏菩薩今已成佛.現在西方.去此十萬億剎.其佛世界名曰安樂.


明瞭除其所疑者惟是如來獅子吼說耳,非餘說所堪,非決定說故,今科雲「如來決答」,此意也。


「今已成佛」決答前成不成之疑;「現在西方」決答前現不現之疑也。


  《唐譯》雲:「佛告阿難:西方去此十萬億佛剎,彼有世界,名曰極樂,法處比丘在彼成佛,號無量壽,今現在說法,無量菩薩及聲聞眾恭敬圍繞。」(文)


《宋譯》雲:「彼佛如來,來無所來,去無所去,無生無滅,非過現未來,但以酬願度生,現在西方。」(文)


西方世界者,無方所中指示方所。今現在者,非三世中說今現在,斯乃彰方便法身願意者也,故雲「以酬願度生,現在西方」。釋迦現在僅八十年,今已歸過去,彌陀現在後後無盡,更無過去,非三世遷流現在,但對時會大眾示方便身願意而已。雲棲雲:「釋迦現在之過去,彌陀現在之現在。」此之謂也。


  「西方」者指方處。鸞師對世俗君子曰:「吾既凡夫,智慧淺短,未入地位,念力須均,如似置艸引牛,恒須系心槽櫪,豈得縱放,全無所歸。」故偈雲「現在西方,去此界」等。又綽禪師曰:「娑婆與極樂境此相接,易得往生。」宗家曰:「十方佛土皆嚴淨,凡夫亂想恐難生,如來別指西方國,從是超過十萬億。」淨土高祖皆得方便法身願意,而順指方立相之教意,其揆一也。


  「去此十萬億剎」者,《音義》、海東曰:「以億為首數,至十萬,故言十萬億,若以萬為首數,至千萬億言千萬億。」《小經梵本》曰:百千即十萬,故翻雲「十萬億」。)示其處,他經隨機說不一準,或說過二十恒沙佛土,(《請觀音經》)或說去此無數佛土,(《十住斷結經》)或雲去此過八恒河沙剎等。淨土諸經中,《漢》、《吳》兩譯雲「千億萬須彌山佛國」,《宋本》雲「百千俱胝那由他佛剎」,(《彌贊經》同之)《魏》、《唐》兩譯、《小經》同雲「十萬億佛土」,是雖似小異,其義是同。然說十萬億者,此乃釋迦一佛化境也,言一國一釋迦千百億化身釋迦牟尼佛,故今去此娑婆界盧舍那所領,而彰彼土得證之義,故說為十萬億剎也。


有說:「十是滿數,理實去恒河沙等世界云云。」此義非也,說十萬億者即是佛敕,仰信佛敕者淨土教義,何異求耶!宗家言分齊不遠者但順其佛敕,思之。


  「名曰安樂」者指國名,《大阿》雲「須摩題」,《覺經》雲「須摩提」。《應音》六(十四)雲:「須摩提,應雲『須摩耶』,此譯雲『好意』,或雲『好智』。」海東雲「須摩題」者,此雲「妙樂」,是安樂國之謂也。《唐》、《宋》兩本言「極樂」,今經雲「安樂」,亦雲「安養」。《玄贊》九(十四)雲:「離危怖曰『安』,適身心曰『樂』。」(文)今涅槃名「極樂」,又曰「安養」,曰「安樂」。《維摩》(〈香積品〉)雲「一切樂莊嚴國」。《小經貝本》雲……樂……有。



二明久近,初問:


阿難又問.其佛成道已來為逕幾時.


《唐譯》雲:「阿難白佛言:世尊!彼佛出世於今幾時,能得如是無量壽命。」(彼經在於壽命無量之後發此問)《漢》、《吳》無此問,《宋譯》亦無別問也。今經上既雲「今已成佛現在」,故乘此問其成佛已來久近也。


「逕」者,《增韻》:逕,至也、過也。《廣雅》:過也。



後如來辨定


佛言.成佛已來凡曆十劫.


(《應音》廿三(十八)曰:「凡,扶嚴反,三蒼數之總名也。」《廣雅》:「凡,總皆也。」)


《唐譯》雲:「佛告阿難:彼佛受生經今十劫。」(文)《漢》雲:「作佛已來凡十八劫。」(文)《吳》雲:「作佛已來凡十小劫。」(文)《宋》雲「成佛已來於今十劫」等。(文)此乃如來辨定成佛久近,曰「凡曆十劫」,本是彌陀動久遠坐,唱方便法身覺,令凡愚近知願行成就之佛體,而信歸有依怙,是故釋迦乘之,近說十劫,不說久遠無量劫,與他聖道教意天淵耳。


  「凡曆十劫」者,解有多義,以五門分別:一辨經經異說,二定劫量大小,三舉古今異說,四破異解,五明今家正義。


  一辨異說者,或說十大劫,(《稱讚淨土經》)或說十八劫,(《漢譯》)或說十小劫,(《吳譯》)或說十劫,(《魏》、《唐》、《宋》及《小經》)然「八」、「小」之異,憬興會雲「蓋其『小』字闕其中點矣」,玄一初義同之,十小劫為正,後義十八劫為正,十者約大數耳。望西所引《要記》意似十六劫為正。今經經異說,不須和會,《梵本》大小之有無不復可知,若以推義,小減中畫成八,更加橫畫成大,若大減上畫成八,更加中畫成小,如此按理,是非何定!


  二定劫量大小者,《婆娑》等八十增減為一大劫。《瓔珞經》說「石劫」。(四十裏石為小,八十裏石為中,八百里為大。)《智論》、《攝論》等說「芥子劫」,取盡滿四十裏城中芥子為一大劫,望之《瓔珞》,即彼小劫,具如望西所引。今謂:《婆娑》等說約世界成壞辨大小,若約菩薩大人三大僧祗修行,則可依《瓔珞》等,是以慈恩家論劫數據《瓔珞》。《法華》明佛久成以塵點劫,今若准法藏修行,則可據《瓔珞》、《智論》,若准久遠實成,則可據塵劫,奘譯《小本》雲十大劫,文勢似用塵點劫。雲棲雲:「經意為明成佛久遠而曰小劫,未見其遠,今依《唐譯》雲『十大劫』。」(文)(《駕說》從之)榮公劫小劫為允赴機十劫成覺者為明其近,故雖曰小劫,非是一增一減之小劫,彼四十裏石小劫即《智論》大劫,故或說十大劫云云。今謂:假使以五百塵點劫而不可應機見故,今經等不說小大者,為赴機故是但知見,勿加凡識耳。


  三舉古今異說者,鎮西立六種:一常演,謂三世佛皆同說十劫,不近不遠故,滿數故;二赴機,靈芝雲:「乃至今經《大本》皆言十劫,乃是一期赴機之說,不足疑。」又元曉雲:「於今十劫者,為遣疑情云云。」三單十劫,謂非九劫,非十一,實數唯經十劫;四延促劫智,謂久近同時,延促不違,一念無量劫,無量劫一念故,今十攝多少劫云云;五本門云云;六?門云云。此中取單十劫為鎮西正義,故雲三經說十劫成道即實成,經釋分明。然唯談單劫,則《舟經》「三世諸佛依念彌陀三昧」等文難通,故望西傍引元照用赴機,今家古師或赴機而單,(《駕說》二之十四)或單而赴機。(《掃錄》中廿四)淨土經中但說十劫,不說久遠,其說久遠者諸經說故,淨土教中十劫為正說故單十劫是正義。然以《法華》、《楞嚴》等所說會之,則此十劫言一時赴別緣受化之機,故古師皆單、赴機並用,然元照一期赴機之說用欽釋雲:「十劫乃是一期機緣成熟受化之?,非是始終也」者,恐似為釋迦方便說。今謂:若但為釋迦赴機,則是方便說。今家不然,本是彌陀赴機,謂久遠實成古佛,哀五濁凡愚,影現于安養界者,即是彌陀赴別願受化之機,而再成正覺也,彌陀赴機即顯方便法身願也,釋迦顯其方便法身願意說十劫,此之謂赴機說,非為方便說也。(元照之談久遠,才推《法華》大通佛時十六王子事,及《楞嚴》往昔恒河沙劫之時,是猶?中之近事,而今家推五百塵點之久談久遠,其異可見。)


  四破異解者,其常演劫智不順淨土教義,又近來盛談本?二門者非今家意,《廣書》及《六要》、《口傳》、《真要》、《顯名》等雖言果後方便,未有?門之名,其果後方便者非謂權假方便,方便法身之義也,何為?門方便義?其本?二門說本出《法華》,就穢土出現佛身論開?顯本之義,何以此施彌陀十劫久遠之際,其非可知矣。


  五明今家正義者,久遠十劫非別物,《莊嚴經》雲:「來無所來,去無所去,無生無滅,非過現未來,以酬願度生故,現在西方,於今十劫。」(文)非三世生滅中說十劫,知此十劫徹久遠常住不變,但由酬願度生故,全久遠說十劫,為哀五濁凡愚,現法藏發心修行而不動久遠真證,數數發願而無量壽中之所作故,壽命無量不離十劫正覺故。《事贊》雲:「果得涅槃常住世,壽命延長難可量,千劫萬劫恒沙劫,兆載永劫亦無央,一坐無移亦不動」等,現兆載永劫因行,而不出涅槃常住世,因徹果海,果不離因,久遠、十劫不相離,但顯方便法身願,故說十劫耳。然高祖談久遠實成之義者,時世台宗盛判廢權立實、開?顯本,轉貶淨土彌陀為權佛,故取語《法華》,成久遠實成之義,故曰「彌陀成佛已來,雖說於今十劫,(淨土教本義)見於塵點久遠劫古佛。(以他經成久遠)」初二句指今經說,此乃說十劫為淨土正說,後二句以他經成久成之義。


《渧記》雲:「問:今日凡夫聞此實事,立信於淨土,故以十劫正覺為要,是以三經中唯就十劫彌陀而述淨土法要,未曾顯說久成之義者。吾祖特談久遠實成也勤矣,胡為如此哉?答:其約安心門,則以十劫成覺為要,亦何求久遠之為也。若求久遠而後可成信心,則久遠而足矣,何勞示十劫再成也,濟凡利他之本誓素自不共諸佛,而成就也久遠矣。雖然,時劫杳冥,今日眾生無由立信於久遠本誓,是以一時赴今日受化機緣,而近唱十劫正覺,於是聞者皆立信,謂彼佛今現在成佛,眾生稱念必得往生。然則使眾生成立信心者,偏在十劫正覺之處,是以正依三經,並就十劫彌陀而述淨土教旨宜矣。而今吾祖特談久遠實成之義者,蓋有六由,謂:一為示《大經》幽致故,二為示法門深高故,三為示諸佛本師故,四為示興世本意故,五為示無始宿善故,六為示佛恩深遠故。


一為示《大經》幽致故者,今經說相正就十劫彌陀而述淨土法要也,白日青天誰人其惑之有!雖然,如此久遠實成之義隱隱乎見於文義之中,而其文幽微,無人能窺之者,是以贊言「塵點久遠劫見於塵點久遠劫古佛」,其文者何也?謂今經序分阿難推佛所念言『去來現佛,佛佛相念,得無今佛念諸佛耶?』(文)此文意謂:三世諸佛現五德相者,佛佛相念其本懷法而欲說故也。諸佛既爾,今佛亦現五德,則得不念佛佛本懷之法也耶!定知今念諸佛本懷法而欲說之瑞相也。由是觀之,今日世尊欲說彌陀本願,而其本願乃三世諸佛佛佛相念本懷之法,故今現五德,亦如諸佛欲說本懷之時,則彌陀本願非十劫始成之法也必矣,過去久遠劫來諸佛皆以為本懷獨在此法,故釋尊欲說此法之時,念諸佛本懷也。然則此文雖不顯說久成彌陀,而其義隱隱乎文中矣。若非久遠彌陀,則過去劫來諸佛何由以彌陀本願為所念法,且為本懷也耶!諸佛本懷獨在彌陀本願之文足以征哉!


  二為示法門深高故者,謂世人或謂彌陀本願只是對愚夫愚婦之法,而至淺至近,不足齒錄矣,如此之輩未曾知為極惡最下機說極善最上法,卻生疑謗罪,可不憐乎!是以述久遠實成之義,而意示本?一致之旨,惟夫四十八大願非適於今,欲顯本地誓願,故成十劫正覺,非本則無以垂?,非?則無由顯本,本?雖異,不思議則一也,如此談本?一致者,同是一乘圓教之深趣,豈非極善最上之法哉!《唯信文意》雲:『然佛有二種之法身:一曰法性法身,二曰方便法身。法性法身者,無色無形,故心亦不及言亦絕。從此一如顯形,謂之方便法身,其貌成為法藏比丘發起不可思議之四十八願也云云。』此乃?以顯本之謂,而今佛再成弘願,即為無始本有誓約也,故《口傳鈔》下雲:『自海德佛以來,迄至釋尊之說法,出世之本意,自久遠實成之彌陀所立,法藏正覺淨土教之發起為開始,定濟度眾生之方軌,此淨土之機法不調故,且對在世權機。作為方便之教,而說五時之教云云。』是以抛著凡情虛假伎倆,信受如來真誠智願之者,直契於本有之內證,冥合于智海之一味矣,所以所感淨剎、所見佛身皆得不可思議焉,法行深高其可知而已。


  三為示諸佛本師故者,謂阿彌陀佛是久成古佛,故三世諸佛以彌陀為本師,以安樂為本國,故《般舟經》曰:『三世諸佛依念彌陀三昧成等正覺。』又《楞伽》說『皆從無量壽,極樂界中出』,信矣,不談久遠彌陀,則於此等經說恐有疑也,故雲爾耳。


  四為示興世本意故者,前所引之經文既雲『得無今佛念諸佛耶』,明知彌陀本願非唯釋迦一佛本懷,亦是三世諸佛本懷也,是以吾祖釋『如來所以』之文雲:『言如來者,即諸佛也。』(《一多證文》)又雲:『三世諸如來出世正本意,唯說阿彌陀不思議願。』(《文類》)若夫非本?一致深法,則不足以稱出世本懷而已。


  五為示無始宿善故者,阿彌陀佛既是久遠實成覺體,無始本有極理,故迷悟染淨一切諸法無不彌陀所攝,然則無始已來曾所值遇之諸佛經道、菩薩勝法、諸婆羅蜜,皆悉從彌陀所流出之善,而為我等眾生成宿善了,是以今日得聞信弘願大法者,實是無始已來久遠彌陀憐念之所令然也。太子奉贊往往述無始以來多生曠劫憐念,非示久遠彌陀,則其義難顯,故談久成彌陀,示宿善根源而已。


  六為示佛恩深遠故者,今日我等蒙法藏已來恩澤,猶高於須彌,深於滄溟,而今得聞久遠劫來之憐念,則佛恩深遠愈銘肝鐫骨,感戴無已,為示此義,故勤譚久遠而已。然則于安心門也十劫而足矣,雖然,若欲審法門源頭,且愈信知佛恩深遠,則不可不知久遠實成之義也。胡為久近他事于我何益之雲乎!實非他事,於我則順仰信祖師不共之深旨而已,如此深旨今家不共之義,而其源出於宗家。《禮贊》雲:『已成窮理聖,真有遍空威,在西時現小,但是暫隨機。』(文)文言已成,是示久遠實成,『在西時現小』等二句正示一期赴機,言『時』者一時義,言『隨機』者赴機義,是乃一時赴機西方示淨土也。元照解《小經》『少善根文』既依用宗家,由是思之,一期赴機之言取於《禮贊》『在西時現小』等意而已。


  問:依《禮贊》者,久成唯自受用身,而十劫成覺唯他受用身耶?


  答:《禮贊》文相姑如所問,然推究宗家釋意,久近並有自他受用義。《觀念法門》(三十七)雲:『即如《般舟三昧經》說:佛告跋陀和菩薩,於是念佛三昧中,有四事供養:飲食、衣服、臥具、藥湯,助其歡喜,過去諸佛持是念彌陀三昧,四事助歡喜皆得成佛,現在十方諸佛乃至未來諸佛亦持是念佛三昧,四事助歡喜皆得作佛。』(文)由之,過去諸佛皆依彌陀成正覺,則久遠彌陀具他受用化他大悲也明矣。又《法事贊》雲『彌陀妙果號曰無上涅槃』,又雲『極樂無為涅槃界』,(文)是乃十劫彌陀自受用義也。然則久近並自他不分,三身相即圓融無礙,不可思議佛身佛土,而全本垂?,即周遍法界身土而現西方身土,現西方身土是一時赴今日機緣,顯久成誓願,使至心信樂者速契久成內證。在西方妙土周遊蓮華藏世界,皆是十劫正覺之所令然也。」(已上《渧記》)


《要解》雲:「凡曆十劫者,『凡』字甚有旨可味,凡者明不限十劫也。」《會疏》:「實不可數,今立大數赴眾機,故雲『凡』等。」此二師欲直就此文明久遠義,恐非此文意也。


《義記》:「凡者大凡,是赴機說明矣。」此似解「凡」為釋迦赴機之方便說,恐未可也。又雲:「一乘法義十世融通,時因陀羅故,十劫即久遠,久遠即十劫」者,約佛德可也,非是今文說十劫之意也。又雲:「然標久遠顯其古成本覺之義說十劫者,示其始成成道之?,淨土門意從深至淺,無義為義,無要為要,故經就?說十劫矣。聖道極于智慧,故《法華》顯本開?說之;淨土門意還於愚癡,故從本示?談之,其實同時,非久非近,思之云云。」判二門教意者是也,約本覺、始覺者可恠哉!


  梵響:「凡曆十劫舉其滿數,乃至然十是滿數,大含稱揚,大劫為正,契時赴機,初會聖眾猶非算數,況經十劫乎!往生是時,大眾須可信受願生也。」引《莊嚴經》,「與今『凡曆』共含赴機,但非通途赴機,是不可思議赴機也。」(文)十劫為滿數,則實為無量劫意,故雲「不可思議赴機」。大劫為正雲,若爾,今經說十劫者釋迦方便說,實經無量劫,故舉滿數。此義甚非也。


  《略箋》「十大劫亦是一期赴機之說,究極而言,成佛已來亦應無量」者,此亦為釋迦方便赴機之十劫,未詳也。


  《貫思義》雲:「當家依單十劫再往譚久遠者,是為十劫一往淺近之說,而再往深趣在久遠說意乎,若爾,背淨土門建立佛意了,久遠實成阿彌陀佛赴今日凡機而十劫成覺,是所以為今日凡夫建立指方立相法門也,若不爾,今日凡夫何由得信淨土法門也。五劫思惟,永劫修行,實功成正覺,非九劫,非十一劫,只是十劫也,今日凡夫聞此實事,立信於淨土,則以十劫成覺為要,是以三經顯文唯就十劫彌陀而述淨土法要,未曾顯說久遠實成,實三經所說甚妙,何得言一往淺近之說也。次論佛身就本?二門差別言之,恐違今家法相。」



二別明國土功德有五:一標寶地總說,二舉主德顯示,三廣列諸莊嚴,四結顯國名,五約人顯土。初總說中亦三:一明感報之勝,二明離穢之相,三問答重顯。初感報之勝者:


其佛國土.自然七寶.金銀.瑠璃.珊瑚.琥珀.硨磲.碼碯合成為地.恢廓曠蕩.不可限極.悉相雜廁.轉相入間.光赫焜耀.微妙奇麗.清淨莊嚴.超踰十方.一切世界眾寶中精.其寶猶如第六天寶.


  此初,總說土德,明感報之勝。《定善義》、《寶地觀疏》雲:「此由彌陀因行周備,致使感報圓明。」(文)科目本於此。


《唐》、《宋》兩本缺此段。《覺經》一(十五)雲:「其國地皆自然七寶,其一寶者名白銀,二寶者名黃金,三寶者水精,四寶者琉璃,五寶者珊瑚,六寶者虎珀,七寶者硨磲,是為其七寶,皆以自共為地,曠蕩甚大無極,皆自相參轉相入中,各自焜煌參光(明,《吳》)極明,自然軟(好,《吳》)甚,姝好無比,如其七寶地,諸八方上下眾寶中精,都(味,《吳》)自然合會,共(其,《吳》)化生耳,其寶(皆,《吳》)比如第六天上之七寶也。」(文)《吳譯》同之。


淨影雲:「第四段中,先明所有,『又其國土』下彰其所辨,所有中,『自然寶成』明其體相,『恢廓廣蕩』明其量相,『悉相雜』等明莊嚴相。」(文)《會疏》全依之。


「其佛國土」者(其餘世界名曰安樂)承上總標。


「自然七寶合成為地」者明寶地體,「自然」即法爾之義。《華嚴》雲:「文殊法常然,法王唯一法」等,彰全法性修起願力自然德。《論》曰:「備諸珍寶性,具足妙莊嚴。」(文)此珍寶顯現性德,故非世所有,故雲「自然七寶」也。


  「七寶」者,諸經異說,如《法華祥疏》十二明。(《三經音義》所引)《略箋》雲:「娑婆尚有三種優劣,況淨土妙寶乎!」《大論》曰:「寶有三種,有人寶、天寶、菩薩寶。人寶力少,唯有清淨光色,除毒除鬼,亦除饑渴、寒熱種種苦事;天寶亦大亦勝,常隨逐天身,可使令,可共語,輕而不重;菩薩寶勝於天寶,能兼有人寶、天寶事,又能令一切眾生知死此生彼因緣本末,乃至能出種種法音,若為首飾寶冠,則雨十方無量世界諸佛上幢旛、華蓋種種供養之具,又雨衣被、臥具生活之物,隨眾生所須,皆悉雨之,給施眾生。」(文)


《小經貝本》:…素… …羅拏,金也,《雜名》雲:……,金也,又妙色也,…,妙也,……色也,或雲生色。《瑜伽論》中,生色可染,生色者是金也。


…嚕…比耶,銀也,《雜名》雲:……銀也,……翻雲可染。《四分律名義標釋》雲:「外國喚金為生,稱銀為像。金生色,本自黃,故雲『生』。像,似也,謂銀可以染色似金,故雲『像』。」《沙彌別行篇》雲:「僧祗善見雲生色似色。」《大論》(第十)雲:「金出山石沙赤銅中,(《說文》雲:「金,五色金也,黃金為之長,久埋不生衣,百陶不輕革不違。)銀出燒石。」(《爾雅》:「白金謂之銀。」)


梵…吠…瑠…璃耶,吠或作毗,璃或作琉,或作流,或單稱「瑠璃」,略「吠」字,並隨譯人意,此翻「青色寶」,亦雲「不遠山」,謂西域有山,去波羅奈城不遠,山出此寶,因以為名。或雲紺瑠璃,紺者,青而含赤色。余如《應音》二十四、《苑音》等。


梵…蘇頗…胝…迦。《雜名》雲:……頗梨也。《法華音訓》:「頗胝迦,此雲水精,又雲水玉,或雲白珠。」《大智度論》中,此寶出山石窟中,一雲過千年冰化為之,《慧苑音義》雲:「窣波致迦甚少,似此方水精,然有赤有白者也。」


《苑音》二(十二):「梵本正雲缽羅摩禍羅,謂寶樹之名,其樹身幹枝條葉皆紅色。又按,《說文》雲:『珊瑚赤生之於海,或出山中。』《大論》曰:『珊瑚出海中石樹。』」(文)《會疏》七寶釋依《名義》,然梵缽攞娑福羅,此雲珊瑚者,「婆福」二字應作「婆禍」,恐寫誤。


琥珀者,《應音》七(十三)雲虎魄。《廣雅》殊名。《漢書》:罽賓國有虎魄。《案慱物志》雲:「松脂入地千年化為伏苓,伏苓千年化為虎魄。一名紅珠。」《廣志》雲:「虎魄生地中,其上及旁不生草木,深者八九尺,大如斛,削去上皮,中成虎魄,有汁,初如桃膠,凝堅乃成,其方人用以為蜜也。」《略箋》引《應音》二十二(十九):「阿濕摩揭婆,此雲石藏,或是虎魄文」者謬,《應音》本誤矣。


碼腦者,《小經》雲「馬腦」。揭波者,腦也,藤也,若言「阿濕摩揭波」,此雲「石藏」。按:此寶出白石中,故應名「石藏寶」,古來以馬聲濫石,藏聲濫腦,故謬雲「馬腦」。(文)石也。馬腦梵言「謨薩羅揭婆」等者恐誤也。


硨磲,《小經》「硨磲」也。或雲「杵藏」,或雲「紺色寶」也。硨磲,梵音正雲「牟婆羅揭婆」,此雲勝也,藏也,舊名為「硨磲」者所未詳。《法華音》曰:「牟婆洛揭婆,此雲車渠,微有青白間色也。」《應音》二初誤矣,《略箋》引者更誤也。西明《深密疏》曰:「牟娑洛揭拉婆者,舊雲硨磲。」真諦釋雲「是紺色寶。」《翻名義》三(三十八)曰:「或牟呼婆羯落婆,此雲青白色寶,今名硨磲。」《尚書太傳》雲:「大貝如車之渠,渠謂車輞,其狀類之,故名渠,渠,魁也,後人字加玉石。」(文)按:車渠本是梵語,恐商佉之轉聲。《大日疏》十二曰:「車渠,或雲商佉,即是寶貝也,其色潔白第一。」《本草》十六曰:「釋名海扇。」《案韻》會雲:「車渠,海中大貝也,背上壟文如車輪之渠,故名車溝曰渠云云。」


「七寶合成為地」者,彰法藏因位諸善之感報。


太祖雲:「《大經》說七寶為地,若此娑婆俗,即以七寶為殊勝寶,是故佛欲順其樂欲,令眾生生欲心,故為此說也。《觀經》中說瑠璃地者,此經又勸眾生觀想,欲以水觀為地觀前方便,故說瑠璃地,以是水相似彼平地,複似瑠璃故也。《小經》說『黃金為地』者,七寶之中黃金第一故,此亦順樂欲耳。」(梵響所引)


義寂雲:「《佛地論》雲:『就此所重且說七寶,其實淨土無量妙寶以綺飾莊嚴。』(文)第三十二願(國土嚴飾)雲:『國中所有一切萬物,皆以無量雜寶、百千種香而共合成,嚴飾奇妙,超諸人天。』(文)蓋是此願成就之相也。」


  「恢廓曠蕩,不可限極」者,恢(苦灰切)大也,廓亦大地。曠,《苑音》二(十二):河上公注《老子》曰:曠,廣大也,蕩蕩大也。《語》雲:蕩蕩乎民無能名焉。又蕩蕩廣平貌,此乃究竟如虛空,廣大無邊際,量功德之相也。


  「悉相雜廁,轉相入間」者,廁,雜也。(《琳音》)《廣雅》:廁,間也,間亦雜也。一一莊嚴,一寶中相入無量寶,互相參間錯相入,具無邊光色也,此明莊嚴之相。


「光赫焜耀」者,明眾寶光色。憬興雲:「赫,《切韻》:赤也。《毛詩》雲赫赫師尹,《注》雲:赫赫,盛貌也。焜(明本切):《切韻》:火光也,又作煜,盛也,曜也,即妙色德成,故雲『無垢光焰熾,明淨曜世間』。」(文)


窮微極妙,奇特美麗,故雲「微妙奇麗」也,此乃無量光明土相也。然《觀經》分地上、地下莊嚴,今經不說地下莊嚴,此彰無表裏隱顯也。


  「清淨莊嚴,超踰十方」者,於二百一十億諸佛國中,選擇其善妙莊嚴,故超過諸佛國也。


  「一切世界眾寶中精」者,小補謂會凡物之純至曰「精」,於眾寶中最精美者,雲「超諸佛剎最為精」者,此之謂乎。


  「其寶猶如第六天寶」者,既超踰十方諸佛國,豈類同于他化自在天寶乎!近示一切樂事自然現前而已,故《吳譯》雲「欲有所得,即自然在前,所不用者,即自然去,比如第六天上自然之物。」(文)


  


二明離穢之相中三:初明無高下,次明無苦難,後明無四時。初無高下者:


又其國土無須彌山.及金剛鐵圍一切諸山.亦無大海.小海.溪渠.井穀.佛神力故.欲見則現.


  諸山之高上,海穀之深下,皆是穢土高下之感報,彼土佛心平等所感,故無此高下穢相,寶地平等之相也。


  《唐譯》雲(一初):「複次阿難!彼極樂界無諸黑山、鐵圍山、大鐵圍山、妙高山等。」(此文在於寶樹之後)


  《漢本》雲:「其國中無有須彌山,其日月星辰、第一四天王、第二忉利天皆在虛空中,其國土無有大海水,亦無小海水,無江河恒水也,亦無山林溪穀,無有幽冥之處。」(文)《吳譯》同之。


  《宋譯》中雲:「複次阿難!彼佛國土,清淨嚴飾,寬廣平正,無有丘陵、坈坎、荊棘、沙礫、土石等山,黑山、雪山、寶山、須彌山、鐵圍山,唯以黃金為地。」(在於寶樹樹後)


  「須彌山」者,如《略箋》引《俱舍》等。


「金剛鐵圍」者,《箋》:「七金山(持雙等)名『金剛』,金所成故。九大山外有輪圍,名『鐵圍山』。金剛、鐵圍是二大山也。」《會疏》亦同之。有說下卷「金剛圍山」即鐵圍山也,或稱金剛山,或稱輪圍。


《應音》二十四(十一)曰:「輪圍,梵言『柘迦羅』,此雲『輪山』,舊雲『鐵圍』,圍即輪義,本無『鐵』名,譯人義立耳。」


  《苑音》二(十八)曰:「斫迦羅山,正雲『拘羯羅』,此曰『輪圍山』也。」


  《長阿含》曰:「八方天下外複有大海,海外複有大金剛山,山外複有山,亦名『金剛』,二山中間日月神天威光並不照。」


  《起世經》雲:「諸餘大山及須彌山王之外別有一山,名『斫迦羅』,高六百八十由旬,彌密牢固,金剛所成,難可破壞,此鐵圍山外複有一重大鐵圍山,兩山之間極大黑暗,無有光明。」


  《華嚴》四曰:「蓮華藏莊嚴世界海邊有金剛圍山,周匝圍繞。」古今分金剛、鐵圍為二者不允。(已上《三經音義》)此說大好矣。


  「大海小海」者如《箋》。


「溪渠」者,《琳音》十一(八右)曰:啟奚反,《廣雅》:谿,穀也,《說文》水澍川也,或作溪。渠,《說文》:水所居也,從水巨聲。《廣韻》:溝渠。


井者,以瓶甕汲水曰「井」。《釋名》:清也,泉清潔者,易傳通也。穀,《麟音》七(十三):古鹿切,《玉篇》:山谷也。


  「佛神力故」等者,望西雲:「問:三十一願長時照見十方淨穢,彼穢土中有須彌等,何故今雲『欲見則現』?答:彼則影現,譬如鏡像,今是體現,譬如化鳥,機欲異故聖應亦別,不可混亂。」(文)


  《義記》雲:「望西妄會差異,不可,謂是彼國土淨華藏法界宛然顯現此則處處即現,隨意即名具之無盡者哉,何言以影及體現乎!此土既觀一色一香皆現三千,淨國妙土豈不現乎!」(文)


  上卅一願及今文並是直顯現其體,而非有體影別,彼亦隨順凡情而言,則穢土隨望而現焉,是乃與今文「欲見則現」同而已,望西答釋未詳也。若約佛德,則淨穢差別全是蓮華藏界,故無時不現,何論欲不之差乎!《義記》唯約佛德之一邊故,不順「欲見則現」文相,亦不穩也。


  《要解》雲:「淨土無須彌山者表果海平等,欲見則現者,明性具惡也,淨具穢之證,不具何現。」(文)今謂:此顯淨具穢之義,淨穢之性常相即故,欲見則即淨而現穢,佛神力故見之,此句在於此,貫下。



次明無苦難:


亦無地獄.餓鬼.畜生.諸難之趣.


  《唐譯》雲:「無有地獄、畜生及琰魔王界。」(成佛久近之後)


  《漢本》雲:「其國七寶地皆平正,無有泥犁、禽獸、餓鬼、蜎飛蠕動之類,無阿須倫諸龍鬼神也。」《吳本》亦同之。


  《宋譯》聖眾無量次說雲:「又彼佛國土,大富無量,唯受快樂,無有眾苦,無地獄、餓鬼、畜生、焰魔羅界及八難之報,唯有清淨菩薩及聲聞之眾。」(文)


  上明無依報之穢相,今明無正報之穢惡,其穢惡報即八難處也。今諸難者八難處是也,無三惡、諸難者總別並舉也。《會疏》八難處有二說,初說好,後說則別途之義也。「佛神力故欲見則現」句通此,可見。如觀音光中現五道,淨土聖眾大悲心常緣苦之眾生故。



後明無四時:


亦無四時.春秋冬夏.不寒不熱.常和調適.


  《漢本》一(十六)雲:「終無有大(天,《吳》)雨時,亦無春夏秋冬也,亦無有大寒,亦不大熱,常和調中適,甚快善無比。」(文)《吳譯》同之。《唐》、《宋》兩譯無此段,但《唐》下(五)「亦無日月晝夜之像」、《宋》中(十一)「彼佛國佛土無其黑暗,無其星曜,無其月,無其晝夜」等,與今文相似。又《覺經》三(初)「無日月年劫文」亦與此相似,如《會疏》引。


  彼國菩薩智慧清淨業之所成,大慈善根之所建,而非陰陽和合之處,故無四時轉變,無四時故無有寒熱,無寒熱故心常溫和調柔適悅,好稱人心,故雲「常和調適」。然欲冷則冷到,欲暖則暖到,「欲見則現文」亦貫之。如《會疏》:上離穢相三段中,初地相平等為本,後二文乘「無須彌山」來。



三問答重顯有五:一阿難問,二佛反質,三阿難答,四如來准說,五顯問意。一阿難問者:


爾時.阿難白佛言.世尊.若彼國土無須彌山.其四天王及忉利天依何而住.


  《唐譯》下(初明無諸山之次文)雲:「阿難白佛言:世尊,其四天王天、三十三天既無諸山,依何而住?」(文)


  《漢本》三(四明二大士作佛文次)雲:「阿難長跪叉手問佛言:佛說(《吳本》無)無量清淨佛(阿彌陀,《吳本》)國中無有須彌山者,其第一四天王天、第二忉利天皆依因何等住止乎?願欲聞之。」(文)《吳》同之。


  《宋譯》中(九):「爾時,阿難聞是語(無諸山語)已,白世尊言:四天王天、忉利天依須彌山王住,夜摩天等當依何住?」(文)


  《會疏》明建立淨土相有三問答:一定時處,二定成道久近,三定所依。三重問答安立淨土義趣炳然可見。《渧記》從之,更言:「順文連接屬略明佛土相之科,亦得矣。而今推求經意,今此問答非唯明四王、忉利二天所依,克實則總問答淨土所依,而若不爾者,上來不說有四王、忉利等,何由阿難孤然起此問乎!云云」


  今謂:文承接不然,此問寶地總說文,言無須彌山,不說無四王、忉利天,因此阿難發此問,以顯安樂國土不可思議德也。此問意四王、忉利二天地居而住妙高半腹(四王)及頂,(三十三天)若無須彌,則此二天依何而得住也,斯乃准此土凡情,為將來發此問也。上文不說無天,說有地,有地則必有天,淨土既有地,豈無天乎,故有此問也。四天王、忉利者如《音義》及《略箋》。


  


二佛反質:


佛語阿難.第三焰天乃至色究竟天皆依何住.


  《唐譯》雲:「佛告阿難:于汝意雲何?妙高已上有夜摩天,乃至他化自在天,及色界諸天等依何而住?」(文)


  《漢本》三(四)雲:「佛告阿難:若有疑意於佛所耶?乃至佛智慧終不可鬥量盡也。阿難聞佛言,則大恐怖,衣毛皆起。阿難白佛言:我不敢有疑意於佛所,所以問佛者,他方佛國皆有須彌山,其第一四王天、第二忉利天皆依因之住止,我恐佛般泥日(洹,《吳》)後,儻有諸天人民四部弟子來問我,無量清淨佛(阿彌陀,《吳》)國何以獨無須彌山,其第一四王天、第二忉利天皆依因何等依止乎?我當應答之,今我不問佛者,佛去後我當持何等語答報之乎?獨佛自知之耳,(爾,《吳》)其餘人無有能為解之者,以是故問佛耳。佛言:阿難!若言是也(《吳本》四字無)第(《吳本》「第」上有「是」字)三焰天、第四兜率天,上至第七梵天,皆依因何等住止乎?」(文)《吳譯》同之。


  《宋譯》雲:「佛告阿難:夜摩、兜率乃至色、無色界一切諸天,皆依空界而住。」(文)


  阿難由地居天問依何住,佛就空居天反質雲第三天已上皆依何住,意謂若以無須彌,四王、忉利可無所依者,第三天已上皆是不依須彌,將何依而住耶,此乃佛轉為顯行業不可思議,假有此反質,非謂實彼土有焰天等。諸師依此等文以為三界所攝,如嘉祥《玄論》第五、《迦才論》上卷等。《群疑論》雲:「假安立說為淨居天等,非實即是欲色界也。」(文)炎天、色究竟天如《略箋》及《音義》。



三阿難答:


阿難白佛.行業果報不可思議.


  《唐譯》雲:「阿難白佛言:世尊,不可思議業力所致。」(文)


  《漢本》雲:「阿難言:是諸天皆自然在虛空中住止,無所依因也。」(文)


  《吳本》雲:「乃至(爾前同《漢》)佛(《漢本》「佛」上有「佛言」二字)威神甚重,自然所欲作為,意欲有所作,為不豫計,是諸天尚在虛空中住止,何況佛威神尊重,欲有所作為耶。」(文)


《宋譯》雲:「阿難白言:空界無礙,雲何依住,業因果報不可思議。」謂依所修之業因,而能感空居之果報,所謂業力不可思議也。


神智釋炎天已上雲:「良由因修定力,故使果報居空,欲界尚爾,況色界乎!」(《略箋》)《大集經》曰:「眾生之行不可思議,眾生境界(所依境)不可思議。」(文)異熟業因能感異熟果報,三賢十聖其理不可測,故業與報不可思議。



四如來正決其問:


佛語阿難.行業果報不可思議.諸佛世界亦不可思議.其諸眾生功德善力.住行業之地.故能爾耳.


  《唐譯》雲:「佛語阿難:不可思議業汝可知耶?答言:不也。」(不也者,業力不可思議我不可知也)


  《宋譯》雲:「佛告阿難:汝身果報亦不可思議,眾生業報亦不可思議,諸佛聖力不可思議。」(文)《漢》、《吳》兩本此段難解。


此乃如來准阿難之答顯實義,此土行業果報尚不可思議,況諸佛世界行業果報豈可思議耶!此文通約諸佛,別標彌陀國土不可思議,故《論注》曰:「不可思議力者,總指彼佛國土十七種莊嚴功德力,不可得思議也,諸經統言有五種不可思議,乃至此中佛土不可思議,有二種力:一者業力,謂法藏菩薩出世善根大願業力所成。二者正覺阿彌陀法王善住持力所攝。此不可思議等。」凡三界安立不可思議由眾生業力果報不可思議,安養國土不可思議亦如是,由法藏菩薩大願業力(行業不可思議)及阿彌陀法王善住持力,(果報不可思議)十七種國土功德悉成不可思議力,分二力者全本此。


「其諸眾生功德善力,住行業之地」者,行業之地,「地」猶言處,謂彼佛國是法藏菩薩曠劫所修行業所感之處,其能居眾生亦莫不由彼佛大願業力,故雲以功德善力住其處。


「故能爾耳」者,法喜願力不思議,能令諸眾生住彌陀果報之處,故爾耳。


  《觀念法門》(十七右)雲:「又此經上卷雲:若有眾生,得生西方無量壽佛國者,(生行業之地也)皆乘彌陀佛大願等業力為增上緣。(功德善力)即為證也,亦攝生增上緣。」(文)正彌此經而證攝生增上緣,明知眾生功德善力生行業之地者,由彌陀大願業力為增上緣。淨祖「乘阿彌陀業力為增上緣」之職而依此文。



五阿難顯問意:


阿難白佛.我不疑此法.但為將來眾生.欲除其疑惑.故問斯義.


阿難元是還相出門菩薩,豈有斯疑耶!但為未來凡夫預排其疑關,為未來世之典於此為證,學者思之。


上來國土功德有五中,總說寶地三段文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