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無量壽經甄解—道隱法師→佛說無量壽經甄解(十七)

大無量壽經甄解卷第十七


  佛告彌勒,汝等能於此世,端心正意,不作眾惡,甚為至德,十方世界,最無倫匹。



  漢本(第四初)雲:「佛告阿逸菩薩等,若曹於是世,能自製心正意。身不作惡者,是為大德善,都為八方上下,最無有比。」(文)


  吳本(下十六右)同之。


  但「都」字下有「有一輩」三字為異耳。上來廣舉世人造惡,勸出離,以求願往生也。


  自下第三善惡對明勸修善。此乃承上世人薄俗,已下文勢。以明現當殃苦非輕,蓋為回心求心往而已。此中有三:


  初、略辨:次、廣說;後、結說。(佛告彌勒吾語已下)



  初略辨亦二:一、歎此修善;二、述其所以。此其初也。



  帥汝等能於此世者,舉修善難成處,即此五濁惡世也。對他方無濁之處,端心正意,不作眾惡者,正修善舍惡也。


  嘉祥:「端心正意者,明其持戒等。」


  義寂:「其趣菩提,名『端心』,不求餘事,名『正意』。」(下正心正意釋亦同)偏約「出世」者,未可。


  今謂,舍虛非行是實,名曰「端心」。去邪偽,行真正,謂為「正意」。


  舍惡行善,說雲「不作眾惡」。甚為至德等「歎也」。至德「歎」難為能為,人中之最勝。


  論語曰:「泰伯可謂至德,此約『通途』。若約『為得大利』之人,無上德香,熏發三業,是名『至德』,即『至德尊號』。」(云云)(此有淺深,世間為淺出世為深。又自力為淺「他力為深」。約此經本意,名號為至德。然此文意通含世出世,自力他力。)


  斯人世間之希有,故雲:「無倫匹。」


  此文一往外制內防,唯在通門,內美外溢,必兼別門,自下文相,須知此意也。



  所以者何,諸佛國土,天人之類,自然作善,不大為惡,易可開化。



  二、述其所以



  漢本雲:「所以者何?八方上下,無央數佛國中,諸天人民,皆自然作善,不大為惡,易教化。」(文)


  吳本全同。


  此明諸佛國「易」作善,此濁世「難」作善。故在此界作善者,可謂「最勝希」也。


  淨影雲:「舉易顯『難』,成此為『勝』。」(文)


  法積經五十八(十四)雲:「于他方佛土,修千萬億善,不如在此界『作』一善。」此意也。


  又此經下結說文雲:「于此修善十日十夜,勝於他方諸佛國土,為善千歲。」



  今我於此世間作佛,處於五惡、五痛、五燒之中,為最劇苦,教化群生,令舍五惡,令去五痛,令離五燒,降化其意,令持五善,獲其福德,度世長壽,泥洹之道。



  次廣說中有三:一、總標;二、徵起;三、列釋;此初也。



  總標者,總標佛「化意」也。漢、吳兩譯,其意同今經。


  言佛化意者,佛作佛此五濁惡世,處此劇苦之處,教化剛強難化眾生,令舍五惡痛燒,獲五善福德,實佛意無極大悲,不可不感戴也。


  令舍五惡等者,明「所難」。令持五善等者,明其「所得」。


  淨影雲:「令持五善,所謂五戒,翻前五惡,獲其福者,由持五戒於現在世,身安無苦,翻前五痛,度世長壽,泥洹之道者,後生彌陀國,終得涅槃。翻上五燒。」(憬興同之)


  又嘉祥雲:「令持五善者,順教修行。獲其福德者,舉遠(長壽泥洹)近(福德度世)二果,成其行也。」


  又義寂雲:「所得果中,長壽為華報,涅槃為正果。」


  峻公用淨影意。


  今謂,令持五善句,自含世間出世佛凡等善故,其獲益亦從差別。


  謂獲其福德者,世間益。度世等者,出世益。於中度世者,方便益。雖其化土,猶免三界輪回,故曰「度世」。長壽泥洹者,真實益。


  上文雲:「可獲極長生等,亦名安養妙果,為泥洹。」


  今文長壽即「泥洹」也,不生不滅義故。


  下文雲:「上天泥洹。」此經攝人天,說為五惡趣。


  則知上天者,天中天,即佛果義,長壽上天,言異意同。


  今文意謂,若持「世善」得其福德「世間果」,若修「出離」善,其凡夫善,僅得度世入於「化土」,若智慧明達,修佛陀妙善者,必入「真土」與佛「同證」,不生不滅,常樂徒淺(世間)至深(出世),獲其利益,而不空過,故雲:「獲其等。」


  下皆效之。



  二、徵起



  佛言:何等五痛,何等五燒,何等消化五惡,令持五善,獲其福德,度世長壽,泥洹之道。



  漢、吳兩譯具雲:「佛言何等為五惡?何等為五痛?何等五燒等?」


  今經略何等五惡句,此與次文影、略互顯。


  初三句「徵」痛燒苦之相。何等消化,就五惡「問」所離所得。佛言二字,明佛自問自徵。


  何故自問自徵耶?


  禮贊雲:「上至諸菩薩,下至聲聞緣覺,所不能知,唯佛與佛乃能知,我罪之多少。」(文)


  准知非佛世尊者,不能知我等罪根深重微細,故佛自問自答也。自下明五善五惡。


  要解雲:「世尊自說之,似人天教,此教諭『劣機』者也。


  」


  說之意有二:


  一、為未熟機作成熟因。(峻雲:「調機趣信之弄引等。」)


  二、為已熟者,作護身誡。當流教王法為本,仁義為本者本此。


  言王法牢獄不肯畏慎,言不仁不順,無義無禮,朋友無信等,故不可向他世典求也。(云云)


  今按自下約五澤眾生,明造十惡,彌陀本願攝此等「機」故。


  此是彰第十八願成,唯除五逆謗法之故。此明除逆謗已外,皆攝之義。(是一)


  又善惡對明,以明止惡、修善之義。此從三輩文而出,三輩通十方佛國,故不說造惡。


  此五濁世,多造惡少修善故,對此界三輩之機,說止惡修善。


  至於此與九品之「機類」相通。(是二)


  又論五惡五善體者(諸師不同),淨影、嘉祥、憬興殺、盜、淫、妄、飲酒,為五惡。五戒治之,為五善。


  望西、略箋並從之。


  又法位意五攝七支,身三為三,口四為一,及飲酒。峻公用此義。


  義寂存二義:一義同淨影;一義雲:身業三惡,以為初三,口業四惡,合為第四,意業三惡合為第五。(梵響初四惡同之放逸不云云)


  今按後義,能待經文。


  終南釋意亦同之,何以知然,觀念法門(二十五右)雲:「釋迦出現,為度五濁凡夫。(經雲:今我於此作佛等。又雲:今我於此世間作佛等。)即以慈悲(經雲:佛言我哀湣等)開示十惡因(即五惡也)報(即五痛也)果(即五燒也),三途之苦(自然三途無量苦惱)。又以平等智慧(佛智不思議法門),悟入人天(經雲:諸天人民等)回生彌陀佛國(獲其福德度世上天泥洹之道,皆兼回生意),諸經頓教,文義曆然(此指淨土三部,定善雲:是故諸經中,處處廣贊念佛功德等此例也。今經雖一世勤苦等,觀經雲:若有眾生具三心者,必生等。小經一日七日稱名即生等)。


  據此指南,攝於十惡說為五惡,上灼三業門。此處承其文勢,攝為五惡,五惡即十惡業道。


  法事贊下懺十惡罪竟結雲:「此十惡,攝一切惡盡。今懺悔十惡罪者,即懺一切罪盡,應知。」(文)依此等釋意。


  義寂後義甚為允當,思之。


  五惡是因,三業十惡為「體」,痛燒是「果」。


  淨影雲:「造此五惡,于現世中,王法治罪,身遭厄難,名為五痛。以此五惡,于未來世。三途受報,為五燒。」(憬興同之)


  此五痛為現世報者,非也。經文節節雲:「痛不可言,皆屬來苦故。」


  義寂曰:「痛為華報,燒為正果。」(文)


  法位雲:「痛地獄苦,燒者苦具。」(文)


  此義未可,如興所破。


  嘉祥雲:「五痛五燒者,明其苦果,由惡故燒,由燒故痛。」(文)


  此痛燒約:「未來」,為獄火所燒,為「華報」,痛苦為正果。今明一解,痛謂痛苦,燒者,約喻,經雲:「譬如大火,焚燒人身故。」


  問:「善惡眾多,何故說五惡五業耶?」


  解雲:「雖如來智慧海,深廣而說五智,此經顯五智法門,以佛智法門,治眾生罪惡。」


  罪惡雖無量,而攝為五惡。為佛五智所治,故說為五。如刀制鞘,今五惡攝為三業,此之三業造十惡,是為展轉五道之根也。


  然論善惡二性,而後可知五善五惡,觀念法門中,明善性人、惡性人,性者,習以成性。


  愚禿鈔引論,本願所被「機」性。就善機有二種(定機、散機),又有傍正(菩薩聲聞緣為彷機,人天為正機),就善性有五種(善性、正性、實性、是性、真性);就惡機有七種:十惡、四重、破見、破戒、五逆、謗法、闡提;就惡性有五種:惡性、邪性、虛性、非性、偽性。


  由此言之,三輩九品乃是善惡類也。


  今經五善五惡者,五濁凡夫,無始已來,數習成善惡二性,故發善惡,造善惡二業,從本自性,得五惡性、五善性人也。



  佛言其一惡者。



  已下佛自開示,五惡五善,自分為五,其第一段中亦有二:初明惡者;後明善。初惡之中,先舉、次辨、後結。


  今佛言其一惡者一句,初先總舉第一惡也,然惡中具有舉辨結,善中有辨結,無總舉文者,何耶?


  謂以惡為標者,以明此惡為本故,翻此惡為善,故善無總舉文。其一惡,正在「殺生」兼攝余惡,應知,眾罪中殺生最重故。


  十惡業中「殺生」為初。一切眾乃至昆蟲,無不「惜命」故。


  序分義(三十二)雲:「慈心不殺者,此明一切眾生皆以命為本。若見惡緣,怖走藏避者,但為『護命』也。」


  經雲:「一切諸眾生,無不愛壽命,勿殺勿行杖,恕己可為喻。(涅拌經 摩訶摩耶經上(七)、智論二十四(二右)引)即為證也。言修十善業者,此明十惡之中,殺業最惡。故列之在初,十善之中,長命最善,故以之相對也。」(文)


  箋曰,天臺曰:「今言殺斷他命故,五陰相續有眾生,而今斷此相續,故雲『殺』也。」


  大經雲:「遮未來相續,名之為殺,道俗同制,如五戒八戒之類也。嗟夫世人或為口腹,或為活計,遊獵山林,釣網河海,恣造殺業,不顧其業,為助自身,強奪他命,人心何在,身後燒苦,可不懼乎。」(文)



  諸天人民,蠕動之類。



  二辨中有四:一、明造罪之類;二、正明造惡;三、廣明造惡過;四、明痛苦。此初也。


  漢本雲:「諸天人民,下至禽獸、蜎飛蠕動之類。」(文)吳本同之。


  初殺生者,非唯人民,通及昆蟲類,為能造,故雲:「蠕動之類」,餘惡不言之。



  欲為眾惡,莫不皆然,強者伏弱,轉相克賊,殘害殺戮,叠相吞噬。



  漢本雲:「欲為眾惡,強者伏弱,轉相克賊,自相殺傷,更相食啖。」(文)


  吳本同之。


  二、正明造惡


  初二句,明造惡作意,下至昆蟲皆同。強者伏弱者,能殺者為「強」,所殺者為「弱」。人畜皆然。


  無仁慈者,名「強者」,作殺故,轉相克賊者,憬興雲:「克者殺也,賊者害也。」(文)


  左傳殺人不忌,為賊。說苑,雀取蟷螂,人亦取雀,此轉相賊害也。


  殘害殺戮者,苑音四(八)曰,顏注漢書曰:「殘謂多所『殺戮』也。」


  蒼頡篇「殘傷」也。


  琳音十一(十八)廣雅「殘滅」也。


  害,琳音四十一(三)害,賊也、傷也。戮者,琳音十五賈注國語「戮殺」也。


  考聲「刑」也。箋曰:「損害不及致死,謂之殘害。」


  正奪他命,雲「殺戮」也。


  叠相吞噬者,應音廿三曰:「吞謂『不嚼』也。」說文,吞,咽也。廣雅,吞,滅也。琳音十六(八右)噬時制反。王弼注易「噬齧」也,亦食也。(文)


  如蜍吞蚯蚓, 亦噬蜍,故雲「叠相」。


  核性賦雲:「鄰國鄉黨,務相吞噬。」


  類書纂要雲:「互相吞噬,噬咬也。」猶更相毒害也,義寂(云云)



  不知修善,惡逆無道,後受殃罰,自然趣向,神明記識,犯者不赦,故有貧窮、下賤乞匈、孤獨聾盲、瘖啞、愚癡、弊惡,至有尪狂,不逮之屬,又有尊貴豪富,高才明達,皆由宿世慈孝修善,積德所致。



  漢本雲:「不知為善,惡逆不道,受其殃罰,道之自然,當往趣向,神明記識,犯之不貰,轉相承續,故有貧窮、下賤、乞丐、孤獨,人(故(吳今謂又字乎))有聾盲、瘖啞、愚癡、弊惡,下有尪狂,不及逮之屬,其(故)有尊貴(卑(吳))、豪富(貴(吳))高才明達,智慧勇猛,皆其前世宿命,為善慈孝,布恩施德故。」(文)


  吳本同之。


  自下三、明造惡過失,此中亦二:初、明順生業;後、明現報業。此初也。


  會疏雲:「此一段,見現在果,令知過去因。不知等二句,總指過去惡因,後受殃罰等者,對過去。故以現在為『後受』。」(云云)


  今謂,不知至犯者,不赦故,明現在惡因,後受殃罰,必可趣向於惡趣,神明記識不赦故,是非指過因也。


  貧窮下,舉其「等流果」,顯「異熟苦果」。


  尊貴下,舉修善報,以顯來世苦報,由今世惡業。


  初中不知等二句,准漢本,但是明好殺惡逆無道,非指過去因也。


  後受殃罰者,明殺生業之後報,故雲「後受」。


  廣韻雲:「殃,禍也,罰罪也。」


  自然趣向者,自作業,自趣向三途,自業自得故,雲「自然趣向。」


  覺經雲:「當往趣向,即向要趣也。」


  神明記識等,顯後受等由。記識者,麟音五(六左)曰:「上居吏反」,釋名曰:「記識也。」


  下支義切,音至,記也。


  嘉祥雲:「神明記識者,名籍先定,不蹉跌也。」


  一切眾生,皆有二神,一名同生,二名同名。同生女,在右肩上,書其作惡。同名男,在左肩上,書其作善。


  四天善神,一月六反,錄其其名籍,奏上天王,地獄亦然,一月六齋(八日、十四日、十五日、廿三日、廿九日、三十日),一歲三覆(正五九月各一日),一載八校(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是名八王日),使不差錯故,有犯者不赦也。(已上)


  同生同名,出華嚴四十五(行願品第二(十一紙)同)辨正論一(廿三)雲:「今人左右肩上,有左右神,左神男,右神女,男神疏善,女神疏惡,先前一日夜半,上天校定罪福,各自求功,爭了罪福,毛髮不差,如來大悲,為拔彼苦,勸修齋戒,令其得樂。」(文)


  月六、三覆、八校,出五戒經。然憬興破嘉祥雲:「此『恐非』也。業感起,非神所堪,今即還同精神克識,以種子識,功能不亡,名『記識』。」(已上)


  望西雲:「此破恐當破彼等經說,業感『亦非』神所堪者,經不可說。故當知雙有,內熏外記之二種也。」今約「外記」故雲「不赦」。


  下文或雲:「天神克識,別其名籍。」或雲:「著於人鬼,並外記故,赦者,廣韻『赦宥』也。」(文)


  義寂:「所化善惡,非但自識內熏,天神外記,記在二處,安有赦乎。」(已上)


  今謂,雲:「神明記識,又其名籍,記在神明等,並非唯識所談也。」


  帥有貧下賤等,舉「等流」果,增上果,明殺業「餘殃」現如是。


  若據殺業所招,先墮三途,後生人中,招多病短命聾盲等。所言貧窮,乃是盜業所招,今按殺業,不必唯殺,或為盜作殺,或有毀呰而殺,或有慢而殺,故舉此「等流」增上果,為殺業之餘殘。


  今現所知,故舉示耳。


  乞匈者,應意三(五右)曰:「蒼頡篇匈乞行『請求』也。」


  通俗文求願曰:「F16961;。」字體從人從亡。言人有亡失,則行求F16961;也。


  孤獨者,孟子,幼而無父曰「孤」,老而無子曰「獨」。(應音、說文、憬興等)


  聾盲者,琳音一(九)曰:「聾祿東反。」左傳雲:「耳不聽五音之和,謂之聾。」杜預曰:「聾,暗也。」說文,無聞也。(文)


  大論八(十六),明今世因緣,如音義如。盲者,說文,目無童子。


  瘖啞者,應音七(十左),瘖不能言。埤蒼啞亦瘖也。琳音一(九右)雲:啞 賈反。


  考聲雲:「不能言也。」按啞人,雖有聲,而無詞。說文闕(啞與瘖音別義同,故說文存瘖闕啞)


  古今正字啞瘖也。大論八(十七)明先世因緣,如音義引。


  弊亦惡也。


  尪狂者,琳音十六(七右)曰:「枉王反。」


  正體作冗,象形。今俗用,加王作尪,形聲字也。韻銓尪弱也。


  通俗文,短小曰「尪」,說文,跛曲脛也。徐曰:「一足跛曲。」狂興雲:「其亡反,變性意也,又亂也。」


  不逮之屬者,逮爾雅,及也,或作迨。


  義寂雲:「觸事在人後,名不逮。」此即不及人類之卑賤者也。


  此等醜報,皆是等流增上果,依前世殺業,而所感殘殃也。


  帥又有尊貴下,舉善果,由宿世修善而顯,來世惡報,由今世惡業。如會疏釋,師說曰:「貧窮已下,含上卷帝王乞人,比校以明,是知五惡說,啟基於上卷者,可見。」



  後、明現報業



  世有常道,王法牢獄,不肯畏慎,為惡入罪,受其殃罰,求望解脫,難得免出,世間有此,目前見事。



  漢本雲:「有官事王法牢獄,不肯畏慎,作惡入法,受其過鏱,重罰致劇,求望解脫,難得度出,今世有,是目前現在。」(文)


  吳本亦同。


  淨影、憬興等,此段以為現在痛苦。望西、略箋等諸家皆從之,今不用之。


  此舉現報,顯殺業過,以痛燒俱未來苦故。世有常道等者,義寂雲:「五戒經雲:『三千之罪,生屬五刑,死屬五官。」


  五刑者:


  一者,劓臏刑,正法五十,其屬五百,是木刑也。


  二者,墨刑,正法百,其屬千,是火刑也。


  三者,割刑,去人枝幹,正法百,其屬千,是金刑也。


  四者,大辟刑,正法二十,其屬二百,是水刑也。


  五者,宮刑,正法三十,其屬三百,是土刑也。


  合於三千,三千之罪,皆屬五刑,五刑屬五官,五官分治屬於五戒,按生屬五刑者,即是此中所說五痛。


  死屬五官者,即是五燒。以五刑治犯者,名為王法。犯初惡者,即受木刑,即五百五十罪,故雲:「為惡入罪,受其殃罰。」(已上)


  望西西雲:「彼經所說,與孝經異。」孝經雲:「子曰,五刑之屬三千。」


  注曰:「五刑謂墨、劓、剕、宮、大辟也。其三千條,墨辟之屬千,刻其顙墨之也。劓辟之屬千,截其肌也,剕辟之屬五百,斷其足也。


  宮辟之屬三百,割其勢也。大辟之屬二百,死刑也。凡五刑之屬三千矣。」(已上)


  辟訓罪也。死是罪中之大,故稱「大辟」也。(已上望西)


  箋曰:「夫世有牢獄者,國家懲惡之『常道』,而王侯致治之『政法』也。」


  故曰:「常道王法。」


  釋名曰:「獄確也,實確人之情『偽』也。」又謂之牢,言所在「堅牢」也。又謂之圜土,築其表牆,其形圜也。


  又謂之囹圄,囹,領也,圄,禦也,領錄囚徒「禁禦」之也。(博雅曰:「夏曰夏台,殷曰姜裏,周曰囹圄,博物志夏曰念室,殷曰動止,周曰稽留」)


  求望解脫等者,畏刑雖求免於牢獄,更無由得出也,此乃眼前之事,世人之所知見,故雲「目前見事」。



  壽終後世,尤深尤劇,(乃至)會當歸之。



  四明痛苦。漢本雲:「壽終尤(有吳))劇(處吳)


  ,入其窈冥,受身更生,臂若王法,劇苦極刑,故有自然泥犁,禽獸薛荔,蜎飛蠕動之屬(類(吳),轉貿身形,改惡易道,壽命短長,雲神命(精吳)精,(誠吳)自然入趣,受形寄胎,當獨值向,相從共生,轉相報償,當相還複,殃惡禍罰,眾事未盡,終不得離,展轉其中,世世累劫,無有出期,難得解脫,痛不可言,天地之間,自然有之,雖不臨時卒暴至,應時恒取,自然之道,皆當善惡歸之。」(文)


  吳本同之。


  但「尤劇」作有處,按有是「尤」字音誤。處是「劇」字,寫誤耳。


  此文明未來痛苦,故雲「壽終後世」等。尤者,應音二十五(十八)曰:「有周切,尤甚也,亦多也、異也、過也。」(文)


  義寂雲:「尤者甚也。比其現世王法痛,後世獄燒,甚為深劇,以時劫長,苦具重故。」(文)


  入其幽冥等者,謂入三途暗冥之處,即轉此人生,而受惡趣之身也。譬如等者,嘉祥雲:「譬如王法者引喻況。報輕在前,重苦在後,如似王法治罪先杻械,詣市殺之,先現報,後入地獄,故雲「極刑」。」(文)


  帥箋曰:「如今世王法罪者,入獄受極刑之苦,後生亦複如是,是故造罪之者,乃有三塗無量苦惱。其之苦惱,也非他使然,唯是自作自受,故雲『自然』。」(文)此釋太好。


  「故有」二字,望於造罪者,言之。極刑者,五刑中「大辟」是也。


  應音二十一(二十六)下,胡經反,刑罰罪也。


  易曰:「刑法也,井為刑法也。」轉貿其身,改刑易道者,貿琳音十五(四右)曰:「莫候反。」爾雅,貿市也。


  顧野王雲:「交易也。字統從貝卯聲。」


  今按自然三塗苦,顯後世尤深尤劇句,轉貿其身等,顯上入其幽冥轉生「受身」句,謂轉人身,更貿三塗,五蘊雲:「轉貿其身。變人間形,成畜生等形。」易人趣,成三惡趣,雲:「改形易道。」


  箋改人中五刑,換鑊湯爐炭苦。易王道常道,為閻羅呵責也者「非」也。


  所受壽命,或長或短者,三塗壽命,長短不同。八大地獄,壽量亦各異,鬼畜亦爾。


  彼雲「或長或短」。如增一阿含、俱舍等。


  魂神精識自然趣之者,箋曰:「魂神,謂人死陽氣也,與魂(說文,魄,陰神也。)對,魂魄一身之精,隨神出入,魂魄合則生,離則死。」


  儀禮註疏,出入之氣,謂之魂,耳目聰明,謂之魄。死者,魂神去離於魄。


  又淮南子,天氣為魂,地氣為魄。(此世教所出也)


  精識者,楞嚴曰:「識精元明」,能生諸緣,緣所覺者;


  長水曰:「第八賴耶,于諸識中,最極微細,名為『識精』。」


  今謂,世教魂神,即是吾教「精識」。雖並舉之,其體不異,學者可知。


  自然趣之者,第八「總報識」所引業,而自趣其處,非依乎他也。(文)此釋好矣。


  會疏中,有魂名魂神,真「異熟」總報之主,名精識者,似鑿矣。


  貫思義雲:「氣血精爽之名。」(文)


  當獨值向者,自業自得,獨自值向其處也。相從共生者,一雲:「唯有惡業,相從共生,彼苦處,故有獄中羅剎苦具等。」(箋初義)


  一雲:「今世所殺者,相從後生,共生一處,報怨獨有,能殺之人,值向『其怨』,而非餘,故雲『當獨值向』等。」(箋後義會疏同之)或可。


  漢、吳兩本,于自然入趣,與當獨值向之間,有受形寄胎之句。


  由此言之,魂神獨自趣向「苦處」,神識與形相,與身共生雲「當獨值向,相從共生」也。


  更相報等,明能殺所殺,生生同出,世世互報「怨恨」,展轉無由斷絕。殃惡未盡等者,明殃惡相續,無有盡期也。


  展轉其中等,僅由今世造罪,於無量劫,展轉三塗勤苦中,無有解脫苦之期,其痛苦尤劇,不可以言述也。


  帥天地之間下,明因果必然不違,天地之間者,舊解雲:「暫約『世教』而言之,即三界之間也。」(箋)


  又乾坤之間,卓針之地,未無是事。(峻公)


  今謂,上從天上善處,下至地獄惡處,皆無非因果當然,故雲「自然有是」也。


  義寂雲:「作惡雖不樂欲苦果,苦果自應;修善雖不希望樂果,樂果自應。義同影響。」


  然此經多言自然者,為顯因果決定法爾。(已上)


  雖不即時者,漢、吳兩本雲:「雖不臨時,卒暴應時等,准解造業時,雖不即時受報,而時至則卒然果報應,至無有違,故雲「卒暴應至。」


  憬興雲:「卒暴者『遠』也,會當者『必』也。歸之者『至』也。」(文)


  謂善惡業,則善惡報必至,此乃自然之道理也。又可。「不」字至「應」至,謂造惡時,無明所覆,不知來報。


  故思「不」即時應至,然善惡之道「不」違,必當善惡報應「至」,喻如暗夜,書記不見,而文字現然。



  是為一大惡,一痛一燒,勤苦如是,譬如大火,焚燒人身。



  三、結文


  漢、吳兩本,初二句全同之。下三句雲:「勤苦如是,愁毒呼嗟,比如劇火起燒人身。」(文)


  淨影雲:「譬如已下,喻顯燒相,此釋為得。」祥疏未詳也。


  今謂,此文在結文,喻顯前燒相,由此思之。感「異熟苦果」為痛,劇苦尤愁難堪名「燒」也。



  人能于中,一心制意,端身正行,獨作諸善,不為眾惡者。



  二明一大善中有二:初辨;後結。


  辨中亦二:一、作善;二、受報。此初明,作善也。


  漢、吳兩本同之。人能於中者,若人於此五濁造惡世界也。一心制意等者,下「獨」字回於此可見,舉世皆造惡,吾不共彼,獨調三業,故雲「獨」。


  一心制意者,制意三:端身正行者,含身三口意,作諸善者「行」善。不為眾惡,是「止」善也。


  依淨影等意,翻對前惡、持殺生戒,雲:「獨作諸善。」


  今謂,諸善言,通含世間出世諸善,於出世善,暗含無上大利功德,若約為得大利之人,如散善義雲:「不善三業,必須真實心中舍,又起善三業者,必須真實心中作,不簡內外明闇,皆須真實故。」(文)


  祖師本書等高判,可以並按耳。



  身獨度脫,獲其福德,度世上天,泥洹之道。



  二明「受報」。漢、吳兩本全同。


  但度世上有「長壽」二字耳。依淨影等意,獲其福德者,現生得福報,此乃翻對「前痛」。度世上天者,後世得天上報。泥洹之道,得出世妙果。此二翻對「前燒」也。


  略箋、會疏等並依之。


  今謂,獨作諸善中,自含世出世凡佛等善,故其獲益,亦從淺(世間)至深(出世),獲其福得者,世間益也;度世等者,出世益。


  於中度世者,度脫三界輪回,故化土益也。


  上天泥洹者,亦雲長壽洹泥,言異意同。故知「真實益」與佛同涅槃證果。


  如上所辨,下皆效之。



  是為一大善也。



  後結文。漢、吳兩本亦同之。



  佛言其二惡者。



  第二段中有二:一、明二大惡;二、明二大善。初中有三:初舉;次辨;後結。此先舉也。


  依淨影等意,明偷盜戒之所對治。今不然,於十惡中,舉身業偷盜,餘惡從之。


  於有主物,若多若少,不與而取,為偷盜。下雲:「常懷盜心,悕望他利故。」


  義寂雲:「宗辨劫盜,兼舉餘惡,以成盜過。」


  又引律藏五種盜心,合今經文。


  一、黑闇心取,謂於理教「非義」而取,今經「都無」已下是也。


  二、邪心取,謂心無實「欺惑」而取,今經「任心」已下是也。


  三、曲戾心取,謂無正直「恨戾」而取,今經「或時」已下是也。


  四、常有盜心取,今經「常懷」已下是也。


  五、恐怯心取,今經「邪心」已下是也。(望西略抄所引)


  前明無仁慈,今雲無義理,第三惡雲「無禮」,第四惡雲「無信」,第五惡雲「無智」。五常五惡,自在此中備矣。



  世間人民,父子兄弟,室家夫婦。



  次辨中四:一、明造惡之人;二、正明造惡;三、明其過失;四、明後痛苦。此初也。


  漢本雲:「世間帝王,長吏人民,父子兄弟,室家夫婦。」(文)吳本全同。


  造惡人中,世間人民通舉,不但人民、帝王、長吏等「皆攝」此中,父子兄弟,別舉其「親屬」也。



  都無義理,不順法度(乃至),尊卑上下,心俱同然。



  二、正明造惡。初二句,示偷盜起所由。義理者,禮記雲:「忠信禮之『本』也,義理禮之『文』也。」


  父子、兄弟、夫婦有義,為禮之文。


  法度者,孝經雲:「制節謹度。」孔注曰:「度者,其禮也。守五常禮義,為順法度。盜竊之人,無其義理,不順禮法,故恣作偷盜。」


  漢、吳兩本雲:「略無義理,不從正令。」(文)


  憬興雲:「度者,量也,則也,更相盜竊,故無義理,非理求財,故不順法軌。」(文)


  奢淫等,明盜所以。漢、吳雲:「奢淫憍慢,各欲快意。」(文)


  法位雲:「不勒貪心,名『奢』,牆財樂得,名『淫』。」(憬興同之)


  奢,說文,張也,又侈也。


  應音二(二十三)雲:「爾雅,男女不以禮交,曰『淫』。」


  戒疏二上曰:「淫是耽滯專固為名,故俗中『淫』字,隨相以釋。」


  水邊F16955;者,為邪咎過;女邊F16955;者,為邪私。故字兩列,各有其義。


  滯,雨多者名為雨淫。滯書多者,名為書淫。故皇甫士安讀書三年,經時不知春秋,乘馬不知牝牡,即其證也。


  故滯於色,名為色淫,即此淫者,亦名為荒。


  故書曰:「內作色荒,外作禽荒,有一於此,未或不亡,又其證也。言此比丘,性無正慧,隨塵封附,迷著深結,名之為『淫』。」(文)


  今耽滯之義也。


  憍謂憍慢,縱謂放從,男女相共,奢憍過度,縱放無限,只掠取他物,以欲快己意。故雲「各欲快意」也。


  帥任心自恣下,正明「劫盜」。


  箋曰:「任己噁心之所欲,故雲『任心』;自恣作惡,故雲『自恣』。」


  經曰:「乃至一針一草,不得故盜,何矧更劫多物哉。」


  更相欺惑者,漢本雲:「更相欺調,殊不懼死。」(文)


  欺,說文,詐也,又謾也,陵也。


  孔注、尚書曰:「君臣以道相正,下民無有相欺誑幻惑。」(文)


  上下父子等,相欺誑幻惑,而恣「己惡」也。


  心口各異,言念無實者,心念「邪惡」。口言正善,內外齟齬,表裏乖角,共是詐偽「無實」也。


  祍諂不忠,巧言諛媚者,漢本雲:「祍諂不忠,諛媚巧辭,行不端正。」(文)


  應音四(三右)曰:「祍奴定切,諂媚也。」


  說文,口材也。亦德之稱也,字從女從仁。(云云)


  諂琳音十九(十一)曰:「醜染反。」


  易曰:「君子上交不諂,下交不?。」


  何休曰:「諂祍也。」


  鄭注禮記曰:「諂謂傾身以自下也。」(文)


  憬興雲:「口出善言,心懷惡計,故雲『祍』;覆藏自性,故雲『諂』;為行無信,故雲『不忠』。」(法位大同)


  巧言諛媚者,論語:「巧言令色,鮮於恥矣。」


  巧口令色,諂諛曲媚,雲:「巧言諛媚。」


  孔注 尚書雲:「諛亦諂也。」


  蒼頡篇雲:「諂從人意也。」


  嫉賢謗善,陷入怨枉者,廣韻雲:「枉紆往反,邪曲也。」


  義寂雲:「怨?者侵犯也。」興雲:「枉者,橫也。」


  箋曰:「嫉忌賢士,憎謗善人,令彼賢善,或為怨者,或為狂者,終陷其罪也。」(云云)


  峻雲:「橫結怨害,枉陷非道。」(云云)


  漢本雲:「更相嫉憎,轉相讒惡,陷入惡枉。」吳本同之。


  此不言賢善,然讒非惡非枉。人為惡枉,則自有賢善之義。


  帥主上不明等。望西雲:「從此已下,明『互厚』己。」


  箋雲:「下因說惡人之事,複示君臣不正之誡。」(文)


  峻公雲:「上約『庶人』,總明欺惑之過,今約『君臣』,別責讒祍之失。」(文)峻公為勝


  今謂因言嫉賢謗善,陷人怨枉,別明在位者,讒祍之失,臣欺其君下,總明「相欺誑,欲厚己」也。


  峻公雲:「君臣者,國家之本也,欺誑為害,無大於之。」


  故別誡焉,又世典以之,為大盜,豈不慎乎。(云云)


  主上者,天子之稱。」(事物紀原雲:「司馬遷作史記,凡指斥君尊,皆依違不正言,但稱曰上。大史公自敍書


  漢武本曰:今上之類是也。今臣子亦呼天子曰上。由司馬子長始也。蔡邕曰上尊位所在不敢媟言。尊,尊之意也。蓋是主乎四海之中,處乎王公之上也」)


  不明者,不聰明也。漢本:「心不察照。」(文)


  任用臣下者,孔氏雲:「仕於公曰『臣』,仕於家曰『仆』。」


  祥疏雲:「主上不明,任用臣下者,宰相宦縱,放臣下用,取萬民賄,拄取人物,臣下自在,機偽多端者。」


  義寂雲:「機謂幻惑,偽謂虛詐也,妄構不實,幻惑多端。」(文)


  謂奸臣握國柄,威勢橫行,奢侈縱恣,傍若無人,故雲:「臣下自在。」


  興雲:「機者機關,即巧言令色。」(云云)


  箋曰:「機謂巧術,巧為『詐偽』以飾其非,最不少也。」


  踐度能行,知其形勢者,望西雲:「踐謂履跋,度謂量度。」


  如法位雲:「巧言令色,曲取君情,能行機偽,知君形勢,不能正諫。」(憬興同之)


  箋曰:「踐度君心,而能行其事,又能知時之形勢,而或諂媚從之,或輕蔑淩之也。」(文)


  在位不正等者,法位雲:「良由為君不正,故被臣欺,天意平均,不伐無罪,既妄損忠良,故『不當天心』。」(已上)


  祥雲:「在位不正者,惟過者,主由內不明,致有侵損。不當天心者,明造惡『不順善』之心也。」(文)


  上來諸說,皆言踐度能行,知其形勢下,明祍臣機偽多端之相。


  會疏雲:「踐度以下六句,申忠臣為其所損,謂忠臣能履踐先王法度,能行君子言行也。知其形勢者,形謂形象,勢謂氣勢,良臣能察臣下形狀,進賢退愚,賞忠罰祍。又知兆民安否形象,能鑒國家治亂之氣勢故。」(云云)此亦一義。


  忠良者,忠臣良臣。左傳:「信讒匿,棄忠良。」(文)


  良,善也,亦賢也。


  帥臣欺其君已下,結上明一切互相欺誑,而各懷三毒,欲自厚己。


  漢本雲:「臣欺其君,子欺其父,弟欺其兄,婦欺其夫,室家中外,知識相紹,各懷貪淫,心獨(毒(吳))恚怒,蒙(朦(吳)


  )聾愚癡,欲(殺(吳))益(盜(吳))多(無(吳)


  )有,尊卑上下,無男無女,無大無小,心俱同然,欲自厚己。」(文)


  吳本大同之。


  箋曰:「凡其君臣、父子、親屬朋友,更互相欺者,皆是為『己利』而誑惑乎他。非『以人』而可為之道矣。」


  詩雲:「相鼠有皮,人而無儀,人而無儀,不死何為,可不愧乎?」


  各懷貪欲等者,於其欺誑之事,各懷三毒,而為之。只欲得財利而厚己故,貪其所得之多耳。


  斯欲貪之心,乃尊卑上下都無有異,故雲「同然」。


  蓋是雖不為「穿壁踰牆」之事,即此心之「偷盜」也。不可不慎矣。



  破家亡身,不顧前後,(乃至)受其殃罰。



  三、明其過失。


  帥破家亡身等者,明身及家族,破滅之過。


  望西雲:「過去雲前,未來雲後。」(文)


  會疏雲:「前不顧是非,後不顧譏嫌,亦前不顧明哲昭察,後不恐鬼神冥記。或亦前不顧過業,後不慮來報故。」(文)


  今謂,欲貪心所迷故,唯見己利,不顧念身自亡,及親族亦滅。雲:「不顧前後。」勿穿鑿矣。


  漢、吳雲:「不顧念前後,家室親屬,坐之破族。」


  帥或時室家等者,明從事「結怨過」。


  漢本雲:「或時家中,內外知識,朋友鄉党,市里愚民,轉共從事,更相利害,爭錢財鬥,忽(訟(吳))怒(忿(吳有))成仇,轉爭勝負。」(文)


  吳本亦同。


  鄉黨者,釋名「鄉向」也。謂眾所向,下多朗反。釋名雲「黨長」也。謂一聚所,導長也。


  鄭注論語曰:「萬二千五百家為『鄉』,五百家『黨』也。」(文)


  市里者,市廛買賣、賈易處也。五家為鄰,五鄰為裏,謂二十五家也。裏居釋名雲:「五鄰為裏,方居一裏之中也。」(文)


  愚民野人者,義寂雲:「愚民者,頑器無識,類同狗畜。野人者,兇暴不仁,惟比野將。」(文)


  說文,郊外為野,邑外曰郊,又樸野。論語先進于禮樂「野人」也。包氏曰:「謂鄙陋也。」


  轉共從事等者,義寂雲:「合計共事,順則相利,違則相害。」(文)


  一本,作殺害,不正也。


  忿成怨結者,由利己害他,故各懷「忿恨」,互結怨仇也。


  帥富有慳惜等者,明「慳惜勞苦過」也。


  漢本雲:「慳富燋心也,不肯施與,專專守惜,愛寶貪重,坐之思念,心勞身苦。」(文)


  吳本「專專」作「祝祝守」,愛寶貪重,作愛保貪惜。准解,愛保珍寶,貪惜重財也。


  帥如是至竟下,明「無恃怙過」。


  漢、吳大同之。如是至竟者,貪惜財寶,心勞身苦,而竟至壽終也。


  恃怙者,出詩經:「失父母雲無恃怙也。」


  義寂雲:「作惡時,鄉黨轉共,受果時,無一隨者,此則乘業受報,無人相代。」(文)


  帥嘉祥雲:「無一隨者,神識孤遊戲,財留在自界。」


  箋曰:「無所恃怙等者,此造罪人,總無修善行道可『賴憑』者,唯獨來,後世獨去,現生,親屬財寶,無有一隨之者,古人雲:『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即是也。」(文)


  善惡禍福,追命所生者,義寂雲:「謂善惡因及禍福果,皆追命根所生處也。」


  憬興雲:「追者,遂也,命者業,遂善惡業以所生故。」(文)


  今謂憬興為得,彼天命即是業故,箋從冥司之命,到其處者,亦未可也。


  然後乃悔當複何及者,彼惡入苦毒,然後悔其過惡,複何能及乎?正法念經。(云云)(望西引)


  帥世間人民,心愚少智等,漢本雲:「或時世人,愚心少智,見善誹謗恚之,不肯慕及,但欲為惡,妄作非法。」(文)


  吳本同之。


  此明,憎謗善人,妄作非法之過。望西雲:「此下明『無慚愧過』。」


  見善等者,無慚而作,所謂善者,三學師長,于此等善,無崇生憎謗故。但欲等者,無愧而作,所謂惡者,善士之所厭,於此罪惡,不見怖畏,作非法。(文)


  心愚昧,無智故,見賢不欲齊,卻為憎謗,是至愚之所致。但欲為惡,而為作,種種非法,是無智所致也。


  帥常懷盜心等者,明「盜心恐怖過」。


  漢本雲:「但欲盜竊,常懷毒心,欲得他人財物,用自供給,消散糜盡,賜複求索。邪心不正,常獨恐怖,畏人有色,臨時不計,事至乃悔。」(文)


  吳本亦同。


  常懷盜心,悕望他利者,常內懷盜心,悕望得他人財物,而自供給也。


  消散糜盡等者,若所盜得物消散盡,則複求索,得他物也。邪心不正等者,望西雲:「起盜犯時,生邪思惟,即恐他有F16795;知色故。」(文)


  色者,說文「顏氣」也。徐曰:「顏色,人之儀節也。」


  周禮,大夫占色,注色「兆氣」也。(文)


  邪心不正,故常恐他知之,若見他人有氣色,則謂知我密計,大恐怖之也。不豫思計等者,謂不預思計,有近憂,而去惡就善。及事露罰至,則深悔而何及乎。


  帥今世現有等者,明現受「殃罰」。淨影等諸家,皆言此二明痛,今不取也。


  上來顯「過失」竟。



  因其前世,不通道德,不修善本,今複為惡,天神克識,別其名籍,壽終神逝,下入惡道,故有自然三塗,無量苦惱,展轉其中,世世累劫,無有出期,難得解脫,痛不可言。



  四、明後痛苦。


  漢、吳兩本雲:「世間貧窮、乞丐、孤獨,但坐前世宿命,不通道德,不肯為善,今世為惡,天神別籍,壽終入惡道,故有自然等。」


  因其等三句難解,會疏意此三句,推現在令知過去,因無宿世善本,今世恣造罪,現在受王罰,此屬「前現」世,殃罰文,恐不順文理。


  箋意因前不信不修故,今世複為造惡之人,恣作偷盜之業豈免,由之得壽終之後,入惡趣。(云云)


  此義屬下,因其等三句,成「今複」為惡之因也。今複為惡者,受未來痛苦之因,此義穩順矣。


  師說雲:「因其前世者,望後下入惡道,指現在娑婆,雲前世。不通道德者,指安養妙果為道德。」


  上文雲:「長與道德等故。不修善本者,指『名號』,上文若人無善本等,此乃不信彌陀道德,不修『名號善本』故,有自然三塗無量苦也。」此亦似鑿。


  今按漢、吳兩本於坐前世宿命,上有世間貧窮、乞丐、孤獨之二句,與第一惡文同,由此思之。


  梵本恐有貧窮等句,譯者隨意存略有異,此乃舉前世餘果,顯現因招來果,應知。


  天神克識等,克,謂必也,識,音志,即記也。


  名籍者,說文,簿書也,切韻,簿籍也。謂記其罪人名于簿書,分明別無差也,壽終神逝已下,正明「後報痛苦」。文解如上。



  是為二大惡,二痛二燒。



  後結可知。



  人能於中,(乃至)為二大善也。



  二、明二大善。辨結准上可知。



  佛言其三惡者。



  第三段有二:初明三大惡,後明三大善。


  初中亦三:舉辨結,此初總舉也。其第三惡者,依淨影等意,翻第三戒,明「邪淫罪」。望西等諸注,皆此意也。


  今不然,於十惡中,舉邪淫,餘惡從之。


  義寂雲:「宗辨淫佚,兼舉餘惡,以成淫過。」(文)


  望西雲:「淫欲者,流轉生死根源矣,遠離解脫之因緣也。」


  


  如大賢雲(梵網古婦):「生死牢獄,淫為枷鎖,深縛有情,難出離故。」


  如智論雲:「淫欲者,雖不惱眾生,系縛心故,立為大罪。」


  瑜伽論雲:「諸愛之中,欲愛為最,若能治彼,余自然伏,如制強力,劣者自伏。」


  然此欲,法有三種過,苦而似樂故;少味多災故;不淨似淨故。(已上)


  勸心往生論(文)



  世間人民,相因寄生,共居天地之間,處年壽命,無能幾何,上有賢明、長者、尊貴、豪富,下有貧窮、廝賤、尪劣、愚夫,中有不善之人。



  二次辨中有四:一、明造惡人。


  漢本:「世間人民,寄生相因,共依居天地之間,處年壽命,無能幾歲,至(恐上乎)有豪貴者,賢明善人,下有貧窮、尪羸愚者,中有不良之人。」(文)


  吳本亦同之。


  初五句,總舉人間「相狀」。上有下別,分三品。初中,相因寄生者,玉篇雲:「寄,托也,依也。謂男女相因托生(法位),又親子相因而受生。」


  嘉祥雲:「相因寄生者,由過去或作善知識,香火因緣,相托以為『眷屬』也。」(文)


  共居天地者,共業所感,男女親子相因生,共處天地陰陽之中也。


  處年壽命等者,別業所感。義寂雲:「謂處世間,年及壽命,不能久住,今時壽命,雖複百歲,於中死緣,多現前。今日雖保,至明出息,安期還入,故雲:『無能幾何』。」(已上)


  此中意,謂無常遷流之,世無可賴,何不舍惡修善乎?


  義寂雲:「上有賢明長者等,正辨人倫不同,德位俱尊為上倫;德位俱賤(無知無位)為下倫;有位無德為中倫(果報中庸(會疏))


  ;起淫遲過正,在中倫。以上倫有欲具,而能節止(能知勵善制惡之道,又慚愧世譏)。下倫有怖欲,而無所從(困窮牽纏故無暇)。中倫有具,而無節止(優遊世間好為淫惡)故。放其心無所不作,是故文中據此顯過。」(已上)


  又法位雲:「上有賢明下,第二稟生三品,欲明三品俱有欲心。」(已上)


  望西雲:「若據理者,設雖上下,何無淫遲,但寂公意從強邊歟。」


  有雲:「中者內也,謂上下內有不善人,常懷邪惡。」(云云)


  箋及峻公俱從義寂,蓋是約「邪淫」為言而已。


  箋曰:「上約『賢明』,則節義貞潔,豈有耽淫之事,下約『貧賤』則襤縷不全,飲食不充,饑寒切身,只愁此苦,而無意為『邪欲』也。唯有不善之中人,而恣意易為『淫遲』也。」



  常懷邪惡,但念淫遲,煩滿胸中,愛欲交亂,坐起不安,貪意守惜,但欲唐得,眄睞細色,邪態外逸,自妻厭憎,私妄入出,費損家財,事為非法。



  二、正明造惡。


  漢本雲:「但懷念毒惡,身心不正,常念淫泆,煩滿胸中,愛欲交錯,坐起不安,貪意慳惜,但欲(橫(吳有))唐得,眄睞細色,惡態淫泆,有婦厭憎,私妄出入,持家所有,相給為非。」(文)


  吳本同之。


  常懷邪惡,但念淫遲者,淫,爾雅,男女不以禮交,曰「淫」。(應音)


  淫是「耽滯專固」為名,滯色名為「色淫」。(戒疏二上)


  說文雲:「私逸也。」左傳,貪色。遲者,應音六(三左)曰:「古文佚,又作劮,同與一切。」


  蒼頡篇「蕩」也,亦樂也。但念邪惡、淫佚,常不舍,雲:「常懷」等。


  煩滿胸中,愛欲交亂者,淫火內燃胸熱,雲:「煩滿胸中。」愛色欲淫之情,交亂起,更難禁止,雲「愛欲交亂。」


  心既如此,則行住坐臥,更不得安,故雲:「坐起不安」也。貪意守惜,但欲唐得者,唐謂「虛」也。


  吳本雲:「貪意慳惜,欲橫唐得。」謂「意貪」已所愛色,慳執吝惜,欲橫得之,非己妻,則徒思欲耳,故雲「唐得」也。


  眄睞細色,邪態外逸者,眄睞者,今俗雲「偷眼」是也。


  雲:「眠見切,說文『邪視』也,下來岱反。」


  蒼頡篇雲:「童子不正內視也。細色者,男女好色也。」


  邪能,呂氏春秋雲:「態度情貌也。」


  考聲雲:「意變無恒也,說文態恣也,從心能聲也,或從人作態也。」


  應音六(三左)雲:「下又作態,同他代切,意恣也,態度人情貌也。」(文)逸說文失也。


  廣韻,又縱也,奔也。(文)


  又眄睞細色者,偷眼之貌也,邪淫意態外溢,威儀蕩逸也。自妻厭憎等者,于自妻,則厭之不親,憎之不愛,而卻愛餘人,私竊令其人出入,為其費損家財,為非法也。



  交結聚會(乃至),王法禁令。



  三、明造惡過。


  初交結聚會等,明相伐殺奪之過。漢本雲:「聚會飲食,自共作惡,興兵作財,攻城格鬥,劫殺截斷,強奪不道。」(文)吳本同之。


  淨影雲:「為淫造作,殺盜等事,是其過也。」(文)


  箋曰:「交結聚會等者,為其邪欲事,結交而聚眾,興於將帥,相共戰伐,攻國劫城,戮其主夫,強奪妻女,而為己之嬖妾,不道之甚也,莫過乎此矣。其事往往出在於史典。」(文)


  會疏為「結」約盟之義。


  興雲:「結者,期也,此亦約斯之義也。」


  興帥相伐者,切韻帥所類反,軍將。


  毛詩雲:「凡稱主兵者,為將帥,今言興兵也。」一本作師。


  興雲:「師(所饑反)四千人為『軍』,二千五百人為『師』。師十二匹馬也,五百人為『旅』也。」(文)


  伐說文擊也。廣韻征也,左傳,有鐘鼓曰「侵」。無曰「伐」。


  攻劫者,上沽紅切,說文「攻擊」也,從支工聲,一曰「治」也。


  論語攻乎異端,增韻又作也,伐也,劫者琳音六十(九左)劍業反。


  鄭注禮記雲:「劫脅也,人欲去以刀脅之。」或曰以刀止去,曰「劫」。弘決四之二曰,對面不與取曰「劫」。(文)


  今言,攻國劫城也。


  殺戮強奪者,興雲:「強奪者,公然劫取。不道者,左道取物。」(文)


  嗚呼為快己淫事,殺戮萬民,攻國劫城,強奪不道,莫大於此矣。


  帥噁心在外下,明為淫盜竊之過,噁心在外不自修業者,噁心外動,不事自業,故不修自生業,由此為盜賊也。


  盜竊趣得,欲系成事者,興雲:「竊者私隱,趣者,伺人不覺,以求他物,又趣僅也。」(文)


  郭注莊子雲:「盜竊者,私取之謂。」(文)系琳音三(二右)曰:「音計。」


  集訓雲:「連綴也,繼也。」玉篇「拘束」也。


  一本作系,興雲:「系動也。」(文)此欲系,猶言欲縛。此中意雲:「盜竊僅得他物,則欲縛成其事也,又可。」


  欲系成事句,屬下。謂欲擊他成盜事,恐勢相逼也。


  恐熱迫脅等者,興雲:「恐者恐怖,熱者惱熱,苦具逼身,曰『迫』。」以威淩物,「愶」。(文)


  會疏依之。雲:「行偷盜者,恐怖惱熱,如臨虎口,踏龍尾。寒心流汗等,苦逼迫愶怖故,此義未可也。」


  「熱」字一本及漢、吳兩本,皆作「勢」。


  義寂雲:「不自修業,唯恐逼他,以給妻子,以威力相逼謂迫愶。


  」(文)


  此義為是,迫猶逼(玉篇)。愶,廣雅,愶,怯也。


  玄應雲(十四、二十六):「虛業反,謂威力相恐懼也。」(文)


  謂欲成已惡事,以威勢迫脅他人,得以給妻子也。箋曰:「物漸得,欲為主所系縛,為免之屈,力焉殫慮焉。」事極百端,當於是時,恐怖迫脅胡輕,至熱胸苦身,如此得物,歸備妻子衣食。(云云)此亦鑿耳。


  恣心快意,極身作樂者,吳本雲:「恣心快意,極行作樂,淫亂他人婦女。」(文)


  恣心者,恣噁心,以「淫欲」為快意,極身作樂者,極身亂行,而作淫樂,所謂淫亂他人婦女也。


  帥或于親屬等,明親戚相患之過。法位雲:「此明淫貪盛故,于親屬中,並能行殺盜淫也。」


  帥亦複不畏王法禁令者,明不畏法令之過。舊解並為痛,今不從之。


  漢本雲:「亦複不畏縣官法令,無所辟錄。」(文)


  謂不但不避,尊卑親疏,亦不畏王法禁令,故雲「亦複」等也。



  如是之惡,著於人鬼,日月照見,神明記識,故有自然三塗等。



  四、明後痛苦也。著於人鬼者,義寂雲:「謂顯中作者,著于人,隱中作者,著于鬼。」


  故俗典雲:「為不善於『顯明』之中,人得而誅之,為不善於『幽闇』之中,鬼得而誅之。」(文)


  貫思義雲:「日月照見,合先人著,神明記識,合先鬼著。


  」(文)


  余文如向解。



  是為三大惡,(乃至),焚燒人身。



  後結。



  人能於中,(乃至),泥洹之道。



  二、明三大善中。初辨;後結。辨中亦二:初至不為眾惡者,明作善。身獨下二明受報,是為三大善也,後結。可知。



  佛言其四惡者。



  第四段中,初明惡;後明善。


  初惡中亦三:先舉;次辨;後結。此初舉也。


  依淨影等,即翻第四戒,明妄語為第四惡也。今則不然,口業四過合為第四惡。


  義寂:「宗辨口四,兼舉餘惡,以成口過。」(文)



  世間人民。



  次辨中四:此初明造惡人。漢本雲:「諸惡人。」吳雲:「諸人。」



  不念修善,轉相教令,共為眾惡,兩舌惡口,妄言綺語。



  二、明正造惡。漢本雲:「不能作善,自相壞敗,轉相教令,共作眾惡,主為傳言,但欲兩舌惡口,罵詈妄語。」(文)


  吳本同不念慎「口過」修善。只恣為眾惡,非啻自然,亦教他為眾惡故,雲:「共為眾惡。」


  兩舌下,正列口四惡。


  十地義記四雲:「言乖彼此,故名為兩,言從舌起,故雲兩舌。」(文)


  新雲:「離間語。」惡口者,以粗惡語罵辱他人,是為惡口。新雲「粗惡語」也。


  妄言者,新雲「虛誑語」,以虛妄語,誑惑人故。


  大乘義章七雲:「言不當實,故稱為『妄』,妄有所談,故名『妄語』。」(文)


  綺語者,十地義記雲:「言辭不正,其猶綺色,故名為『綺』,綺有所論,名『綺語』。」(文)


  新雲「雜穢語。」



  讒賊鬥亂,憎嫉善人(乃至),無所複依。



  三、明造惡過。


  帥讒賊鬥亂,憎嫉善人,敗壞賢明,於傍快喜者,明口四之過。


  嘉祥雲:「讒賊鬥亂,明兩舌,憎嫉善人,明惡口,敗懷賢明,明妄語,於傍快善,明喜綺語。」(文)


  望西為兩舌過,會疏從之,讒毛詩傳雲:「讒以言毀人也。」


  說文讒,猶贊已賊,邪言害正也。鬥亂者,稱兵相攻戰,曰「鬥」。


  蒼頡篇鬥爭也;纂韻過敵交爭也,說文兩士相對,兵仗在後。眾形欲相鬥也。謂憎嫉善人,妄言讒之,賊害善人也。


  兩舌鬥亂彼此,以敗壞賢明。於傍快善者,以綺語飾言,誑惑他人,在傍而為快也。


  漢本雲:「相嫉更相鬥亂,憎嫉善人,敗壞賢善,於傍快惡。」(文)


  吳本同之。


  帥不孝二親,輕慢師長者,造逆之過。祥雲:「不孝二親,明作惡人造逆。」(文)


  望西、會疏並為「惡口過」。


  箋以為虛妄欺詐之所為,謂欺詐而不事父母,輕蔑乎師,汙慢乎長,無奉事之。(云云)


  今從祥釋,惡口違「恩田」,故雲「不孝」二親。


  如闍王,罵我母,言是「賊」。逆「福田」,故雲「輕慢師」。如調達罵佛,言「瞿曇」是也。


  漢本雲:「複不孝順,供養父母,輕易師父(友(吳))知識。」(文)


  帥朋友無信,難得誠實者。


  漢、吳二本,無朋友二字,祥雲:「明友無信,明其不忠,成上妄語。」


  望西雲:「朋友已下,妄語過也。」


  禮記雲:「同門曰『朋』,同志曰『友』。」


  會疏、略箋同之。


  帥尊貴自大,謂己有道,橫行威勢,侵易於人等,明「自大」淩人過。


  漢本雲:「自言(大(吳))尊貴有道,橫行威武,加卷(權(吳))力勢,侵克易人,不能自知,為惡無自羞慚,自用頗(頑(吳))健,(欲(吳有))令人承事敬畏。」(文)


  吳本同之,此綺語過也。


  驕恣誇世,自身乃是尊貴而權威為大,自無德而自謂為有道之者,雲:「尊貴自大」等,豈非綺語人乎?


  橫行威勢等者,非理強行,權威勢力,而侵犯、輕易他人也。不能自知為惡無恥者,如此癡人,無自知其過非,夙夜作惡,無敢為恥,可謂無慚無愧之徒也。


  自以強健,欲人敬難者,敬謂尊敬,難謂畏難,憚也;謂以己強健,有勢力,欲令人尊敬、畏難於己也。


  帥不畏天地、神明、日月,不肯作善,難可降化,自用偃蹇,謂可常爾,無所憂懼,常懷憍慢者,明不畏神明,懷憍慢之過也。


  祥雲:「廣明自偃蹇難化也。」


  漢、吳兩本,開「憂懼」句,為二句,雲:「無憂哀心,亦不知恐懼,恣意憍慢。」餘同之。


  謂如此惡人,恣作惡,不畏神明記識,日月照見,不肯作善,何以可降伏教化乎?實強剛難化而已。


  自用偃蹇等者,憍慢相也。


  偃蹇者,應音九(三右)曰:「居免紀偃,巨偃三反。」


  左傳注,偃蹇「驕傲」也。


  廣雅偃蹇「大嬌」也,謂「自高大貌」也。


  釋名偃息而臥,不執事也,蹇跛蹇也,病不能作事,今托似此也。(文)


  廣璤偃仆也,蹇跛也,謂於己種姓、色力財位等,自染著恃之,淩他自高,舉謂常如是,無所畏懼故,無所憂哀,無所恐懼,是懷「憍慢相」也。


  帥如是眾惡,天神記識等者,明善神舍離,獨立無依之過。


  淨影雲:「宿善盡滅,善神舍遠,身無依倚,多遭厄難,是其痛也。」(文)


  此為現世痛苦。興等皆由之。


  今不從,此只明其造惡過,何言現生痛苦也,賴其前世頗作福德,小善扶接,營護助之者,明因宿福,善神來營護。


  祥疏雲:「賴之意蒙,頗作福德,頗之意少。蒙前身少作善,故今世,善神護之助彼。」(文)


  頗者,苑音三(十三)雲:「頗普歌切。」


  廣雅曰:「頗,少也。少猶希也。」(文)


  扶接者,扶說文「佐」也,接說文交也。廣韻,持也,合也,會也,營護猶「營衛」。應音七(十六)古文F16963;同。役瓊切,又蒼頡篇雲:「衛也,亦部也。」(文)


  今世為惡等者,今世如上,作諸惡不息,宿德滅盡,善神營護,悉舍離去。離營護助力,而身獨立,無所依怙也。



  壽命終盡(止),自然不得蹉跌。



  四、明後痛苦有二:初明受報自然;後正明痛苦。此初也。


  漢本雲:「受重殃鏱,壽命終身,惡繞歸自然迫促,當往追逐,不得止息,自然眾惡,共趣頓之,其有(其字吳在此處)本名,籍在神明所,殃咎引率,當值相得,當往自然(吳)趣向,受過鏱罰,身心摧碎,神形苦極,不得離卻,但得前行入於火鑊,當是(之(吳有))時,悔複何益,當複何及,天道自然不得蹉跌。」(文)


  吳本亦同。


  壽命終盡,諸惡所歸者,一生所造諸惡,鹹歸一身,故雲「所歸」。


  自然迫促者,迫,逼迫,促,催促。(般若鈔)


  諸惡自然相迫,相促也。


  峻雲:「來報日日『催促』也。」


  共趣頓之者,興雲:「頓者『至也』。」言自然惡業迫促,與業共趣,至惡道也。


  有雲:「之謂往也,共趣而頓往乎『惡道』也。」(箋)


  又其名籍記在神明者,名則名字,籍謂記罪「簡牘」也。


  淨影雲:「鬼神攝錄,將入惡道。」(文)


  殃咎牽引,當往趣向者,所造殃咎,牽引其人,而當往趣其處,此乃罪報自然,無處舍離也。


  興雲:「從者處也。」但得前行,入於火鑊等者。前行者,琳音一(三右)曰:「上俗前字也,說文先也,正體從止,從舟作F16964;,說文不行而進,謂之前。止在『舟上』也。」


  火鑊者,周禮雲:「煮肉器也。」廣雅:「鼎也。」說文:「鑴也。」


  所謂鑊湯爐炭也。身心摧碎,精神痛苦者,謂入鑊痛苦,身精心神,摧碎痛苦,何可言哉,當則逼苦之時,悔前罪,何其可及乎?


  天道自然等者,苑音一(二右)曰:「日月星辰,陰陽變化,之謂天道。」


  易曰:「乾道變化是也。」又曰:「天道虧盈而益謙。」(文)


  法位雲:「言天道,就世俗言之,如天道布行,不可廢故。」


  憬興雲:「天者業也,惡業之道故。」


  瑜伽亦雲:「業天。」蓋同此矣。(瑜伽雲:業天所腦,雖無作者而業果自屬難得逃。(文)指此文乎。)


  蹉跌者,興雲:「蹉千阿反,跌徒結反。」


  通俗文,失躡曰『跌』,廣雅 『差』也,亦『偃也』。業報運數,終不參差故,即不違之義。」(文)



  故有自然三塗(乃至),痛不可言。



  後正明痛苦,如前解。



  是為四大惡等。



  後結。



  人能于中,一心制意(止),是為四大善也。



  二、明四大善中:初辨;後結。初中亦二:初、修善;後、受報。如上可知。



  佛言其五惡者。



  第五段中有二:初、明五大惡;後、明五大善。初中有三:初舉;次辨;後結。


  此初總舉也。


  淨影等皆言,翻飲酒戒,明飲酒惡。


  下文雲:「牆酒嗜美故。」


  然舉「餘惡」為成「酒過」也。


  望西引資持記酒十過,又指出曜經三十六失,及大論三十五失(會疏引大論文)誡飲酒過失。


  今謂不然,宗辨後三業道,兼攝餘惡。



  世間人民。



  次辨中四:一、明能造人。漢、吳兩本但言世人。



  徙倚懈惰,不肯作善,治身修業。



  二、明正造惡。


  於中此三句,先明起貪所由。漢本雲:「徙倚懈惰,不肯作善,不念治生。」(文)


  吳本亦同。


  淨影雲:「飲酒之人,不修善行,不事家業。」(文)


  望西等皆從之。


  今不取,不修作善,不事生業,豈但飲酒人乎?


  強會合於「飲酒戒」而已,「徙倚」廣韻雲:「徙斯氏反,倚於綺反,猶『徘徊』也。」


  類書纂要雲:「徙倚,欲往不往之狀,知不進,曰『徙倚』也。」


  「懈惰」謂懈怠懶惰也,此人「不進」世出世善,懈,懶惰,但恣作惡。


  雲:「徙倚懈惰也。」是以無佛法志,故雲:「不肯作善。」放逸不治身,不肯修家業,故雲:「治身修業。」


  由此令眷屬困苦。


  帥家室眷屬,饑寒困苦,父母教誨,瞋目怒F16965;,言令不和,違戾反逆,譬如怨家,不如無子者,此明瞋毒反逆,次雲:「取與無節等,明欲貪違義。」


  又雲:「魯扈抵突等,愚癡無慚也。」


  此乃三毒雜起,文無前後也。由不修產業,使父母眷屬,食饑衣寒困苦,父母憂之,教諭示誨,卻瞋目怒F16965;。(F16965;增韻以言對問也,集韻或作F16966;,通作應)


  父母教諭,令命不相和,違戾不從,反逆之。


  喻如仇人,以怨報之。嗟其如此逆子,不如無也。


  帥取與無節,眾共患厭,負恩違義,無有報償之心者。已下欲貪中,初假貸無償,後縱奪自給。


  漢本雲:「妄遍假貸,眾共患厭,尤無反復,無有報償之心。」(文)


  吳本亦同。


  報償者,琳音十七(四右)商亮反,杜注左傳雲:「償猶報也。」廣雅雲:「亦複也。說文還也。」(文)


  望西雲:「此下明,依酒無節。」


  禮記雲:「節法度也,引孝經明大節。


  」(云云)


  今所不取也。


  取與無節等,准異譯,妄夾假「取他」財物無法,亦反與其債利,亦無節量,故眾人皆患厭之也。假貸他物,而無報償,故負恩違義也。


  帥貧窮困乏,不能複得,辜較縱奪,放恣遊散,串數唐得,用自賑給,牆酒嗜美,飲食無度,肆心蕩逸。(文)


  此後,明串非理得財,自給飲食無度。漢、吳大同。


  辜較縱奪,作辜較諧聲。辜較者,應音九(十四)雲:「古胡切,下又作攉,同音角,辜固也,較專也,專略『其利』也,言官家大『固取』酒利也。」(文)


  諧聲者,字典雲:「又平論定『其價』也。」


  後漢宦者,張讓傳雲:「當之宦者,皆先至西園,諧價然後得去。」(文)


  望西雲:「此下明依酒縱奪。」(云云)


  今不取也,貧窮等二句,承徙倚懈惰,不肯修業之句來,不修產業,不受父母教悔故,貧窮困乏,不能複得財,是以大固專略其利,縱恣劫奪也。


  故雲「辜較縱奪」也。


  放恣遊散等者,明辜較縱奪相也。(義寂)


  謂放逸恣私欲,遊散四方,數串習非理而虛得他財,自賑給也。


  應音雲:「串古患反,習也,數所觸反『頻』也。」


  義寂雲:「賑濟也,給資也。」(文)


  牆酒嗜美,飲食無度者,縱奪得財,而不給父母等。


  不償假貸,唯以自給為酒肴,又欲貪增上,故好牆酒色,嗜美味,飲食無節度也。


  肆心蕩逸者,肆廣韻「恣」也,放也。恣噁心曰「肆心」。


  


  放蕩縱逸,無撿束也。


  帥魯扈抵突,不識人情,強欲抑制,此下明「愚癡」。此初愚癡無慚也。


  漢本雲:「魯扈抵突,不知人情,睢(壯(吳))眄(籲(吳))強制。」(文)


  義寂雲:「魯者魯鈍,謂無所識知也。扈者,跋扈,謂縱恣自大也。」(應音三十三按虜扈自大也。謂縱橫行也。漢書音義扈跋扈也,謂縱恣也。)


  抵突者,抵猶「推」拒也。說文觸也。突淩也,沖也。


  止觀雲:「魯扈抵突,不畏惡道。」


  輔行雲:「無慚不順之貌。」(文)


  會疏人自有喜怒哀樂之情,不可抑制。今將抑制他善業,強同己不善故雲:「強欲抑制」等。


  帥見人有善憎嫉惡之,無義無禮,無所顧難,自用職當,不可諫曉者。明無義無禮。


  漢、吳兩本雲:「見人有喜,憎嫉恚之等。」


  望西雲:「釋名雲,義者宜也。裁制事物,使合宜也。」


  禮記雲:「順人情,故謂之禮。」(已上)


  難者「憚也」,職當者,掌之貌也。廣韻雲:「職主也。」


  


  博雅雲:「業也,當主也。」


  切韻,諫曉以言,說示人也。


  周禮雲:「諫以禮義正之也。」(文)


  帥六親眷屬,所資有無,不能憂念,不惟父母之恩,不存師友之義,此于父母、眷屬師友,無恩無義也。


  六親者,應音一(六左)曰:「漢書以奉六親。」


  應邵曰:「六親者,父母兄弟妻子也。」(文)


  所資有無者,六親所持資具,必應有無,相通賑給,今不憂念,又不思父母恩,不思師友義,實無恩無義甚也。


  帥心常念惡,口常言惡,身常行惡,曾無一善者,明三業作罪也。


  漢本脫身常行惡之句。彼雲:「日不成就者,於善業三業,常不成就。」此中曾無一善也。


  帥不信先聖,諸佛經法等者,不信三寶及因果三世也。


  漢本雲:「不通道德(是法),不信有賢明先聖(僧寶),不信作善為道,可得度世(因果),不信世間有佛(佛寶)。」吳本亦同。


  依涅槃經,不信三寶及因果者,是則趣「一闡提」也。


  帥欲殺真人,鬥亂僧眾,欲害父母兄弟眷屬,六親憎惡,願令其死。(文)


  明起「逆罪」之欲,皆是從「愚癡不信」起,應知。


  漢本雲:「欲殺羅漢,鬥比丘僧,常欲殺人,欲殺父母兄弟妻子宗親朋友等。」


  吳本亦同。


  殺真人者,「殺阿羅漢」也。


  此中含「出佛身血」,鬥亂眾僧,是「破和合僧」也。


  欲害父母,即是「殺父母」也,此乃於「五逆罪」欲造,而未至作,故雲「欲殺欲害」。


  又言不信,而未及誹謗正法,此是今經「抑止門」意耳。


  為使五惡人「得大利」無上功德,就未造業說之。


  例如:觀經下上品雲:「雖不誹謗,方等經典。」


  則下中、下下兩品,必具謗法。


  而經文不明說,具此重罪,但說言五逆十惡,具諸不善也,此中說相,亦可准知。然文軌以此文,直為五逆罪者,未可也。



  如是世人,心意俱然,愚癡曚昧,而自以智慧,不知生所從來,死所趣向,不仁不順,惡逆天地,而於其中,悕望僥倖,欲求長生,會當歸死,慈心教誨,令其念善,開示生死,善惡之趣,自然有是,而不肯信之,苦心與語,無益其人,心中閉塞,意不開解。



  三、明造惡過中


  初、明「意」三過失。次、慈心下,明不信教導。


  然舊解,以此段為現生痛苦,若然,何此中,不說王法治罰耶?


  故望西問答,引淨影雲:「痛中,明其現有『愚癡闇障覆心,無所知曉』,以之為痛,亦應有其王法治罪。文略不說。」(文)


  今謂此會不應理,愚暗覆心,非身痛苦,何立為痛乎?


  又今經說相「第五惡」其過最重,何略王法治罰耶?


  是故以王法治罰,不可為痛苦,第五惡既然,餘四惡亦准知之焉。


  如是世人者,指上不信三寶因果人。故漢、吳兩本雲:「不信佛經語,不信人壽命終盡,死後世複生,不信作善得善。不信作惡得惡,如是曹人,男子女人,心意俱然等。」(文)


  心所發動為「意」,意之所依為「心」,心王心所俱,為不信闡提竟,故雲「俱然」。愚癡朦眛等,承向愚癡造惡,明不信因果過。


  朦眛者,苑音二(十三)曰:「蒙昧。」


  鄭注周禮 曰:蒙冒也。」


  蒼頡篇曰:「昧冥也,言昏冒闇冥也。」


  應音二十四(廿八)曰:「蒙字體作朦。」


  易雲,蒙者懞也。謂蒙覆不明也。


  廣雅,昧者,闇也。謂闇蔽無知也。


  易雲:「蒙眛幼老,謂不我求是也。」自以智慧等,明愚眛相。


  漢本雲:「無所識知,自用快善,為大智慧等。」(文)


  不知生等,不知因果三世,不知現生從過去業因來,不知死後,由現生善惡業、趣向善惡趣也。


  不仁不順,惡逆天者,承前瞋恚惡,欲殺六親眷屬,是無仁慈,瞋目怒應,違戾反逆父母,是不順也。


  故異譯雲:「不肯慈孝。」不仁不順,故逆天地德也。


  於其中等者,承前貪欲來,明非理欲不可得,於其中者,于天地自然之中也。


  悕望僥倖者,應音四(左三)曰:「又作徼徼,二形同古堯切,下音幸,俗謂『幸』。為僥倖,非其所當而得之。」


  小雅,非分而得,謂之幸;冀望得徼遇也,遇幸得也。


  楚辭願僥倖,以待時,謂規求親遇也。又十二(二十三)曰:「謂皆非其所得而得之曰『僥倖』也。」(文)


  今逆天地而在其中。悕望得幸不可得也。悕望非分,幸求長生,豈可得乎。


  會當歸死者,會當必也。因果之道必然。


  慈心教誨下,明善友哀之,慈心教誨。而心中閉塞,不「信受」,苦心教語無益也。


  苦集韻勤也,孟子必先苦其心思。(文)


  殷勤教諭云云:「苦心。」



  大命將終,悔懼交至,不豫修善,臨窮方悔,悔之於後,將何及乎。



  第四、明後痛苦中二:初責其迷情;後故有下,正明後苦。


  初中亦三:初、明臨終悔懼,此承向曾無一善來,大命將終者,念念生滅,為「小命」終,一期相續為「大命」也。


  「交至」,孔安國雲:「交非一之義也,謂命逼剎那,前路渺茫,獄火來現時,或悔生前造惡,或懼死罪受報,或悔前不作善,或懼獄火來逼故,悔懼非一。故雲『悔懼交至』也。」


  不豫下,正責過,事先修備來者,雲「豫修」,生前既三業曾無一善,而臨命窮後,始正悔之,將何及乎,如臨渴鑿井。



  天地之間,五道分明,恢廓窈窕,浩浩茫茫,善惡報應,禍福相承,身自當之,無誰代替者,數之自然,應其所行,殃咎追命,無得縱舍,善人行善,從樂入樂,從明入明,惡人行惡,從苦入苦,從冥入冥。



  次明因果無差,義寂雲:「天地之間(所依),五道(能依)生死,因果分明,橫觀十方,恢廓而浩浩,不得其邊際,墜望三世,窈窕而茫茫,難尋其端底。」(文)


  恢廓廣博貌(文選趙景真書恢廓宇宙。銑曰:恢大也,廓空也。)


  窈窕幽貌。(天臺山賦幽邃窈窕。翰曰:窈窕深極貌。)


  浩浩尚書,浩浩滔天。孔注曰:「盛大如漫天,茫茫幽遠貌。」


  應音八(二十右)曰:「茫茫遠貌也,謂受報無邊,廣大業因,幽邃難知也。」


  善惡報應,禍福相承者,善報則應之以福,惡報則應之以禍,因果相承,而毫無違也。


  身自當之,無誰代替者,當者「受」也。


  善惡自作,禍福自受,無有「他代」之受者。


  數之自然應其所行者,數謂理數,因果理數法爾必然。


  從所行之善惡,而禍福應之也,殃咎追命等,追逐也,罪咎逐業受,無得舍。


  箋曰:「如此惡人,即是隨冥司之命,到彼殃咎之處,不得縱之不責,舍之令去也。」(云云)


  恐鑿解耳,善人等者,明善因果。義寂雲:「從樂入樂者,善異熟相繼而生,從明入明者,謂善等流,無間而起。」(已上)


  惡人等者,明惡因果,義寂苦之與冥配惡二果。(異熟果等流果)


  增一阿含 十八四意品說明闇四句,又第二十一苦樂品說苦樂四句。如會疏引釋。


  



  誰能知者,獨佛知耳,教語開示,信用者少,生死不休,惡道不絕,如是世人,難可具盡。



  後責不信,誰能知者,獨佛知耳。義寂雲:「如是因果,理趣幽邃,九十六術,皆迷其端,唯我世尊,獨知其原。」(文)


  不但九十六術迷之,等覺已還,不能悉盡其理,況其餘乎?


  故雲:「獨佛知耳。」


  教語已下,正責「不信」,唯佛能知而開示「其理」,然理趣幽邃,故信用之者少,不信故生死惡道無休息也。


  如是下結上也。



  故有自然三塗(止),痛不可言。



  後正明後苦。


  人能于中,一心制意,端身正念,言行相副,所作至誠,所語如語,心口不轉,獨作諸善,不為眾惡者,身獨度脫,獲其福德,度世上天,泥洹之道,是為五大善也。


  第二、明五大善中:初辨後結也。初辨中。


  望西雲:「言行此明,三業相應真實。」


  若准理者,上四段亦可有此文。以今顯上,副者,憬興雲:「助也,稱也。」(文)


  前四段雲:一心制意,端身正行,而不言言行等。今具顯三業相應,一心制意,是意業也。端身正念者,身業與心念相應也。言行相副者,口言與「身行」相稱。


  所言如所行,所行如所言也。所作至誠者,三業所作,皆「真實」也。


  所語如語等者,顯口業「如實」與「心念」相應,非心口各異也。


  在於此言「三業真實」者,示前四段,亦可如是,獨作諸善,是善三業,通世出世善。


  若約「為得大利」人,則善三業,須阿彌陀國中「真實心中」作。不為眾惡是止善, 所謂不善三業,須「真實心中」舍。


  此乃「非雜毒虛假」之善,如來止作諸善,大利無上功德是也。故結雲「五大善」也。


  上善惡對,明勸止惡修善中,略辨廣說竟。此下後結說,今為結說者,上來具明「五惡」略示五善,自下之文,承前五惡,「畓令」修善者尤祥,深哀及佛言者,廣前略辨,是以為結說思之。


  今謂可言追說也。



  佛告彌勒,吾語汝等,是世五惡,勤苦若此,五痛五燒,展轉相生,但作眾惡,不修善本,皆悉自然,入諸惡趣,或其今世,先被殃病,求死不得,求生不得,罪惡所招,示眾見之,身死隨行,入三惡道,苦毒無量,自相燋然。



  第三結說分為三:一、總明;二、別顯;三、結勸。


  初中有二:一、先明造惡過失;二、正明佛降化德。


  初中亦三:一、造惡入惡道;二、得出複造惡(至其久後下);三、偏歎其長苦(身坐勞苦下)。此其初也。


  漢本四(八左)、吳本下(廿三左)意大同之。


  淨影雲:「上來別論,下重復總辨,于中還初明其五惡(興雲:初明所離),佛語彌勒,世間如是,佛皆哀下,翻惡明善。惡下初先總明五惡五痛五燒展轉相生。」


  但作已下,別以顯之。相生別中兩番,初明從惡生痛生燒,身死隨下,明其從燒生惡生痛。


  前中初言,但作眾惡,不修善本,明其惡也。皆悉自然入諸惡趣,明起燒也,或其今世等,明起痛也。


  後中身死,隨行等,是明其燒。至其久下,從燒起惡。(云云)


  憬興同之。


  望西、略箋依用之。


  會疏四囑彌勒令教誡。初佛語彌勒(止)


  相生者,牒前起後,但作眾惡下。次正教誡二:初制五惡;二勸修五善(佛語彌勒已下)。


  初中三:


  轂明其惡痛燒相。(但作眾下)


  畢明造業所由。(至其久後)


  斃結歎受報自然。(天道施張已下)(云云)


  此不用淨影別立一科,此亦一義也。


  今按第三,追說中有三:初總明;二別顯;三結勸。


  初總明亦二:初先舉造惡受報;後明佛化得益,初中初佛告(至),展轉相牒,前起後。


  是世五惡為因,而得勤苦果,即前五惡是。故結前雲「若此」。展轉相生者,從五惡生痛燒,亦展轉生後後報,由其報,複受痛苦,故雲「展轉相也。」


  淨影、憬興等意,從惡生痛燒,從燒生惡痛,為展轉相生,今不取也。


  帥但作眾惡下正明,中有三:初、明惡業感現後二報;畢至其久後,下明今世惡感後後報;斃偏歎其長苦。(身坐下)


  但作眾惡不修善本者,前五惡中,三業常作惡,曾無一善。生涯之中,不及「一聲稱名」也。


  由今世造惡而自然生。後受痛燒報,故雲:「皆悉」等。然有現惡,直受生後報,或有現惡,受現報後報者,雖有不同,俱是今世造惡之所招是一也。


  為顯此義,雲「或也」,其今世先被「殃病」等者,明由前,但作眾惡,而現世招殃惡,而後身死受三塗痛燒,前五惡中,此義未分明。


  至於此而追說也。舊解今世殃病為五痛,今不取也。對前五燒,名痛為或。(望西)


  又前以王法牢獄而為痛。今非特王法,現被殃病,亦是痛也。故曰:「或矣。」(略箋)並未詳也。


  於當前故雲「先被」,現生報雲「今世」,殃謂殃罰,王法痛苦等。病謂疾病,諸業病也。


  死生業所系,而不自在,故雲「求不得」。皆現報業所招,故雲「罪惡所招」也。


  造惡人之所不知也,現報眾人之所知,故示之眾人,現使見之。身死隨行等者,明後生報。身死,對前「現報」言之。


  隨行者,但作眾惡文,流此可然,謂隨眾惡行業,自然入三惡道。與前皆悉自然,入諸惡趣之大應焉。


  苦毒無量等者,明痛燒。燋然者,琳音三十(十五)雲:「焦然上精遙反。」考聲雲:「極乾也,傷火也。」


  鄭注禮記雲:「焦謂火殠也,說文焦謂『火所燒』也,從火,焦省聲。」


  經文從火作燋(音爵),甚乖經義也。又五(十三)雲:「按燋者,灼龜之木也。非經義也。」(文)



  至其久後(乃至),隨以磨滅。



  二、明感後後報。


  淨影等雲:「明從燒起五惡。」今謂,受三惡苦毒燋然,久後複得出而餘報猶在,複造惡,此乃前但作眾惡之後後報也,何雲從燒起惡乎。


  上卷雲:「死墮惡趣,受此長苦,罪畢得出,生為下賤。」等文意大同之。


  望西雲:「至其等者,後報無盡,故雲『久後』。」


  殺由「瞋」究竟,故雲「怨結」也。


  從微至著,故雲「大惡」,是則生殺生惡也。皆由等者,是起盜惡。盜由「貧」究竟,故雲由貧也。


  癡欲等者,起邪淫惡,淫由「貪」究竟,故雲「欲所迫」。「無明」通與「諸惑」相應,故亦雲「癡」。


  又律藏中,淫通七毒(云云)。


  已者,休也,厚己等者,起妄語惡,語惡通由三毒究竟。今且舉貪,故雲「諍利」。


  又解言厚己者,舉「貪」究竟。言諍利者,舉「瞋」究竟。


  癡相應二,故有三毒。省錄者,玉篇雲:「省視也,錄具也。」


  義寂雲:「無所省錄者,謂於惡事,無所省察,於善法中,無所攝錄。」(已上)


  富貴等者,起飲酒惡,飲酒醉酩,富貴所致,若縱之時數,增瞋恚,懈怠善行。准理,此亦由貪究竟,若從「加行」五惡,皆悉由三起也。


  威勢等者,造作五惡,威勢未幾,四相遷變,遂歸磨滅。(文)全依淨影。


  會疏亦依據為前五惡,由所起。如次配殺盜淫妄飲酒。


  今謂局矣,此乃明後後報未盡,複由「三毒」作惡業。



  身坐勞苦,久後大劇,天道施張,自然糾舉,綱紀羅網,上下相應,煢煢忪忪,當入其中,古今有是,痛哉可傷。



  三、偏歎其長苦也。


  漢本雲:「身坐勞苦,久後大劇,自然隨逐,無有解已,王法施張,自然糾舉,上下相應,羅網綱紀,煢煢忪忪,當入其中,古今有是,痛哉可傷。」(文)


  吳本亦同。


  但汢字作「煢」耳。


  身坐勞苦,久後大劇者,由前造惡,後受三塗痛燒,苦畢出人間,猶在後後報。複造惡,由作惡,身坐三惡「勞苦」出三塗,久而後造惡,大受劇苦,展轉五道,無有出期。


  今乃明,展轉相生,無有出期之相也。


  淨影、望西等意,明從前五惡受現在痛苦,今不取也。


  嘉祥雲:「久後大劇,明其三報之苦,此釋太得旨矣。」


  天道施張等者,明因果報應之道無毫差。


  嘉祥雲:「天地施張,明諸天記閻羅,又識也。」


  老子曰:「天之道,其猶張弓乎,高者抑之,下者舉之。」(文)


  施張者,上賞是切,周禮施捨注施,讀為「弛」也。


  下中良切,說文施「弓弦」也。從弓長聲。


  糾舉者,琳音十六(八左)糾舉經酉反,孔注尚書,「糾正」也。


  鄭注周禮「糾察」也。


  杜注左傳,糾亦舉也。


  應音九(十六)曰:「糾正也。」糾察異貌也。(文)


  言諸業道施設,張大糾察,舉示無一宥恕也。


  綱紀者,白虎通雲:「綱者張也。」紀者「理」也,大者為「綱」,小者為「紀」。所以強理上下,整齊人道也。說文,綱維,紘繩也。


  紀,說文,絲別也,從糸已聲。禮記眾之紀注,絲縷之數。


  又理也。


  詩 大雅綱紀,四方傳理之為「紀」。


  疏紀者別,理絲數。(文)


  寂曰:「引業招其報,主如『綱紀』也。」


  滿業辨其苦樂,猶羅綱也。隨因強弱,報有優劣。故雲「上下相應。」(文)


  今謂,綱紀者,罪業條理,別大小也。


  羅網者,謂無漏脫者也。上下相應者,淨影雲:「貴賤上下,莫不從此,名為『上下相應』。」


  義寂因強弱果優劣為上下。箋從之。


  會疏上天下地,各應其業,無纖毫差,故雲「上下相應。」


  (文)


  今謂,張設業網于八方上下,無所免也。


  煢煢者,煢一作「汢」亦同。


  應音一(四左)曰:「古文惸F16967;二形,同渠營切,無父曰『孤』,無子曰『獨』,無兄弟曰『煢』,煢單也,煢煢無所依也。字從F16968;從營,省聲。」


  史記 孔子世家,哀公誄曰:「煢煢餘在疚。


  」


  忪忪者,心動也。敬惶貌。


  淨影雲:「罪者歸之,無人伴送,故雲『煢忪』。」(憬興同之)


  望西、略箋約王法「通苦」者,未詳也。


  當入其中者,自作業,身入天網中,煢獨驚怖,譬如蠶繭自縛,古今有是痛哉,可傷者,佛見深傷之。



  佛語彌勒,世間如是,佛皆哀之,以威神力,催滅眾惡,悉令就善,棄捐所思,奉持經戒,受行道法,無所違失,終得度世,洹泥之道。



  二正明佛降化德為二:初三句,牒前悲哀;次以威神下,滅惡就善。


  於中以威神力等者,滅惡就善,全是佛力,譬如其父威嚴,能使兒惡改易也,棄捐所思,改前惡也。奉持經戒者,此經五善之教也。


  受行道法者,前所言,複聞無量壽佛聲是也。終得度世等者,謂得往生「大益」也。


  帥漢本雲:「佛語阿逸菩薩等,若世有是,佛皆慈湣哀之,威神摧動,眾惡諸事皆消化之。令得去惡就善,棄捐所思,奉持經戒,莫不受奉,施行經法,不敢違失,度世無為,泥洹之道,快善極樂,甚明無極。」(文)


  吳本亦同之。



  佛言汝今諸天人民及後世人,得佛經語,當熟思之,能於其中,端心正行。



  第二別顯有三:一、教令修善;二、示威神力;三、兼哀滅後。


  初中亦三:初總勸;次別勸;後比校。此總勸在滅諸天人民也。


  當熟思之等,正明佛教勸,謂當熟思,其所聞教語,如教端正其心,離邪正行也。


  漢本雲:「佛言若曹諸天帝王人民及後世人,得佛經語,熟思惟之,能自於其中,端心正行。」吳本亦同。


  准解於其中者,於佛經語也。



  主上為善,率化其下,轉相畓力,各自端守,尊聖敬善,仁慈博愛,佛語教誨,無敢虧負,當求度世,拔斷生死,眾惡之本,當離三塗,無量憂畏,苦痛之道。



  二別勸君子,以佛遺教,囑累國王大臣,其義散在諸經。(大集、光明、般若、涅槃等)


  


  況此經,鎮護國家寶典乎。是以別勸國王大臣,以守佛教語也。率化其下者,郭知玄雲:「率導引之也。」(望西)


  其下,普天之下也。堯、舜師天下以仁,而民從之,此之謂乎。轉相畓令者,畓謂「畓詔」。令「命令」。自天子及諸侯、太夫士庶人,展轉教令,共為善。故雲「轉相」。


  各自端守者,興「匡邪守正故。」(文)


  尊聖敬善,仁慈博愛者,有說尊聖,謂主上也,主上聖明,深敬善道,且仁慈而博愛,眾以令就善,或雲聖者,佛也。(云云)(略箋)


  有說聖通佛僧,善謂世出世法。此則可尊敬三寶也。(會疏)


  


  今謂,若爾,何不言三寶耶?


  今不然,約「世法」教誨國王,尊聖敬善者,尊敬聖人賢善也。


  仁慈博愛者,博愛萬民,施慈仁也。


  孝經雲:「先之以博學,而民『莫遺』其親。」(文)


  佛語教誨等,於上廢惡修善,無違背。


  虧音希,缺也。負音附,背也。當求等者,教令出世法也。


  初三句,求泥洹之道,斷截苦因,後三句,離苦果也。


  上所謂「必得超絕去,往生安養國,橫截五惡趣,惡趣自然閉」是也。


  漢、吳兩本,此次有佛端守,為善之教示,可見。



  汝等於是,廣植德本,布恩施惠,勿犯道禁,忍辱精進,一心智慧,轉相教化,為德立善。



  三比校以明二:一、勸此土修善;二、正比校顯勝。此初也。


  於是者,於此娑婆五濁處也。


  廣植德本等者,師說雲:「廣植德本,即修習『念佛』也。」


  布恩等者,如次施、戒、忍、進、禪、慧六行也。


  何以言之?吳譯上輩願文雲:「一心念(即今廣植德本)奉行六波羅蜜經等,奉行六波羅蜜,而布恩施惠等是也。此乃舉『六度』而攝『諸善』,此約上輩言之,理亦兼通中下輩可知。」(已上)


  今亦可,廣植德本者,總舉諸善,布恩已下,別舉六度也。轉相教化,為德立善者,自行六度,而能展轉相教,使他成德立善本也。



  正心正意,齋戒清淨,一日一夜,勝在無量壽國,為善百歲,所以者何?彼佛國土,無為自然,皆積眾善,無毛髮之惡。



  二正比校顯勝。中亦三:初對明西方;後對明他方;後結此土多惡。此初也。


  此中初五句比校,所以者何下,顯其所由。


  漢、吳兩本雲:「如是經法,慈心專一,齋戒清淨等。」余文同今經。


  今准解,次上明端六根六識,順此經法,離邪端三業,名「正心正意」也。


  興雲:「能回向菩提,為『正心』,不希願諸有,為『正意』。」(文)


  齋戒清淨者,八齋戒也,言一日一夜故,此土八戒是「少善」,一日夜是「少時」也。


  彼土為善,是「多善」,百歲亦是「多時」也。少時修少善,勝於多時修多善故,比校以「勸」,於是為善。


  如思益經。(望西會疏引)


  興雲:「此修難成故,於一日勝西方國百年之善,而稱讚雲:生彼國,疾得無上菩提者,彼無時不修故。此修善『時少』故,不相違也。」(文)


  所以者下,次顯其所由,初一句徵,彼佛國下正顯,謂彼國土,是大乘善根之所成,所至所作悉是至德,不作而善成,不求而德至,雲「無為自然」,故無毛髮非善處,此土造惡多,作善少處故。


  見聞覺知,悉是惡因緣,是以在此勵端正心意,作善甚以難成,能作難修,故為勝也。


  要解雲:「彌陀土,言無為自然,諸佛土,言福德自然,此彌陀土,自受用土。故雲無為,諸佛土福德莊嚴他受用。故雲福德自然。無為自然,積福德者;無作無功用善故。彌陀土,無為兼『福德』,是自受用,兼他受用也。諸佛土他受用,兼自受用,如觀經土。」(文)


  望西雲:


  問:「穢土修行,若殊勝者,在此可修。何願淨土?」


  答:「如要集:『此經但顯修行難易,非顯善根勝劣。』譬如貧賤,施一錢,雖可稱美,而非辨眾事,富貴舍千金,雖不可稱,而能辨萬事。」


  二界修行,亦複如是,如金剛般若經雲:「佛世信解,未足為勝。滅後為『勝』。」(已上)


  若欲速辨,成佛利他眾事,專欣淨土,何留穢土,不辨佛道。(文)



  于此修善,十日十夜,勝於他方,諸佛國土,為善千歲。



  二對明他方二:初比校顯勝。漢、吳二本,佛言於是,作善十日十夜者,其得福,勝於他方佛國中,人民作善千歲。(文)


  會疏雲:「或疑言,此土修行,為但勝西方,亦勝他方乎。


  故重顯勝。」(文)


  此為「通妨」有此文矣。


  今謂不必然,此文與三輩章,十方世界,諸天人民應。顯此界他方「差別」可知。於此者,亦指「斯界」也。


  前雲一日一夜,此雲十日十夜。前雲百歲,此雲千歲。一與十文綺互耳,其義無異思之。


  望西雲:「寶積經五十八(文殊師利授記會)雲:『若有眾生,於彼佛土,億百千歲,修諸梵行,不如於此娑婆世界,一彈指頃,于諸眾生,起慈悲心。所獲功德尚多於彼,何況能於一日一夜,住清淨心。』」(文)會疏更引淨名經、不退轉法輪經、普超三昧經可見。



  所以者何?他方佛國,為善者多,為惡者少,福德自然,無造惡之地,唯此間多惡,無有自然,勤苦求欲,轉相欺殆,心勞形困,飲苦食毒,如是惡務,未嘗寧息。



  二顯其所由,初舉他方善,唯此下示,此方惡。


  漢本雲:「所以者何?他方佛國,皆悉作善,作善者多,為惡者少,皆有自然之物,不行求作,便自得之,是間為惡者多,為善者少,不行求作,不能得也(世(吳))人能自端製作善,至心求道,故能爾耳。」


  是間無有自然,不能自給,當行求索,勤苦治生,轉相欺殆,調詐好惡,得其財物,歸給妻子,飲苦食毒(飲下四字吳本無),勞心苦身,如是至竟,心意不專。


  周(忽(吳))旋(恫(吳))不安,人能自安靜為善,精進作((吳)作字無)德,故能爾耳。(文)


  問:「他方佛國為是淨土,將為穢土,若淨土者,次下既雲『為惡者少』,設雖少分,淨土之中,豈有造惡?若穢土者,既對娑婆論其勝劣。」


  明知淨土,望西會有二義,初解雲:「此廣簲淨穢,娑婆國上好世純淨無穢。如善生經等所說,又解,只限淨土,例如次上,但惡少者,相對而說,謂穢土中,惡多善少,對之且雲:淨土之中,善多惡少,其實淨土無造惡也。(文)


  此二解中,貫思取初解,略箋依後解。今亦從後解。


  次文雲:「無造惡之地,故且對說耳。」


  福德自然等者,他方佛國皆是功德之感報,一切萬物,皆自然得之,故不求而得,不行而成之。


  唯自得之故,無作惡之地,故雲「福德自然。」


  吳譯雲:「皆有自然之物,不行求作,便自得之。」(文)可准解。


  唯此間惡,下示此土多惡,此界無有,自然之物,必勤苦求索治生,是以心身困勞,求之轉相欺殆,欲得之故,作惡多,於此中自端製作善,豈安耶!


  勤苦求欲等者,此即勤苦求己所欲,自他互詐,而欺誑之,此所以惡之由起也。


  欺紿者,廣韻雲:「欺詐也。」


  玉篇紿徒愷反,「疑」也,欺也,師古雲「誑」也。


  又與詒同。增韻「欺詒誑詐」也,又一本作殆。


  吳本亦作「殆」。


  興雲:「殆者『危』也,盡也。」


  今此中意,存其俗語,言「欺」之也。(文)


  心勞形困等者,義寂雲:「心勞形困者,謂心攀緣於六塵,故『勞』。形馳走于四方,故『困』。」


  飲苦食毒者,謂既飲八苦水,複食三毒味。(已上)


  如是遠務等者,遠急遽也,甯安也,息止也,謂於如是,求欲之事,遠遠營務,暫時不休,依之未敢得,寧心息形也。


  於如是中,能自安靜,制心意為善,此乃成難為,豈不勝乎!


  吳本雲:「如是至竟,心意不專,惚恫不安,人能自安靜為善,精進德,故能爾耳。」



  吾哀汝等,天人之類,苦心誨喻,教令修善,隨器開導,授與經法,莫不承用,在意所願,皆令得道。



  二示威神力有二:初由佛開導;二明,由佛神德。此初也。


  吾哀等,哀湣在世群類也。苦心誨喻,教令修善者,如上重重校量,勸修善者,此乃佛苦口殷勤「教誨」,曉喻令修諸善也。


  隨器開導等者,舊解雲:「上中下根,隨機說法開導,或大或小,或頓或漸,各各授與,則莫不承用者。」


  依此隨器開導,而使眾生從意所欲,皆悉得道,所謂漸頓,則各稱所宜,隨緣者,則皆蒙解脫。


  此即應病與藥,得不愈乎。(略箋說,會疏從之)


  


  今謂,佛隨三輩機,開導授與經法也。


  經法者,下經說:「要當過此,聞是經法,歡喜信樂,如說修行。」


  准此經法,即「威神功德名號」也。莫不承用下,明得其「大益」也。


  漢本雲:「佛言我皆哀若曹,及諸天帝王人民,皆教令作諸善,不為眾惡,隨其所能,輒授與道,教戒開導,悉奉行之。」


  吳本亦同之。



  佛所遊履,國邑丘聚,靡不蒙化,天下和順,日月清明,風雨以時,焒厲不起,國豐民安,兵戈無用,崇德興仁,務修禮讓。



  二、明由佛神德:初三句,總標佛道化之普。天下和順下,別示佛神德利益。


  初中、國邑丘聚,標所遊履之處。其中眾生,悉普蒙佛化道,故雲「靡不蒙化。」


  遊歷履踐,曰「遊履。」


  國邑等者,周禮大曰「邦」,小曰「國」。(疏雲:大小通也。)邦國通稱。


  邑,應音九(六右)曰:周禮四井為邑。鄭玄曰:「方二裏也。」


  廣雅:「五裏為邑,十邑為鄉。」


  左傳:「凡邑有宗廟,先君之主,曰『都』無邑。」(文)


  


  丘聚者,釋名四邑為丘,丘聚也。應音七(十四)說文土之高也,非人所為也,一曰:「四方高,中央下,亦曰『丘』也。」


  又(七右)雲:「廣雅『聚落居』也,按聚眾也。謂人所聚居也。」(文)


  善見律十七雲:「有市名『聚落』,無名『村』,有城名『國』。」(文)


  天下和順等,別明其國邑,蒙佛神德利益。吳譯如會疏引。


  天下和順者,總明,四海安和,四夷善順不背也。


  受佛化道,而三綱(君臣父子夫婦),有禮儀,故國治民安。


  如覺經雲:「奉行道禁,言令令正,臣孝其君,忠直受令,不敢違負,父子言令,孝順承受,兄弟夫婦,宗親朋友,上下相令,順言和理,尊卑大小,轉相敬事,如禮如義,不相違負。」(文)


  日月清明等,明國無諸難。藥師經說:「七難雲:人眾『疾疫』難,他國『侵逼』難,自界『叛逆』難,星宿『變F16795;』難,明月『薄蝕』難,非時『風雨』難,過時『不雨』難。」(文)


  日月清明者,無第五難故,風雨以時者,無第六七難故。


  焒厲不起者,無第一難故。兵戈無用者,無第二三難故。


  又仁王經說七難,一者,日月失度難;二者,星宿失度難;三者,焒火難;四者,雨水變異難;五者,惡風難;六者,亢陽難;七者,惡賊難也。


  此中日月清明者,無第一難。風雨以時者,無第四六難也。焒厲不起者,無第二難也。兵戈無用者無第七難也。焒厲者,應音二十五(九右)曰:「籀文作『災』,又作『F16958;F16959;;』,二形同,則才切,焒傷也。按凡言傷人者,皆曰焒。又天反時曰:焒亦病也。」(文)


  厲興雲:「厲力制反,疫厲也。」人病相注也,釋名雲:「病氣流行中人」也。


  左傳「厲惡氣」也。


  兵戈無用者,兵戎器也,應音一(十六)曰:「軍旅之事曰『兵』。」


  琳音六(八右)世本雲:「蚩尤作兵(炎帝臣也)


  。」


  呂氏春秋雲:「蚩尤利其器械。」


  說文「兵械」也。


  從廾(音拱)持斤刃,下果禾反。


  鄭注周禮雲:「勾矛戟也。」方言雲:「吳揚之間,謂戟為戈,說文『平頭戟』也。」


  禮讓者,禮謂禮學,讓謂謙讓。


  論語注先人後己,謂之讓。


  崇德興仁言「帝道殷富」。務修禮讓,言四民篤實。


  箋曰:「崇德而正身,以仁而惠人,老乎老,長乎長,耕者讓畔,行者讓路,以務禮讓也,若其如此,則堯、舜無為之化,亦可以庶幾焉。」(云云)


  今謂,此雖約佛「在世」,而以義言之,則此經所在,即是佛所遊履之處,何者此經所至,「即名號」流布。


  名號所「流布」處,即釋迦諸佛皆「護念」,觀音、勢至「常來」至,此行人之所,隨逐影護,諸天善神,皆亦從之,以此義故,名號所流布處,善神護其國,惡神懼去故,其國除「焒難」無作礙。


  國泰民安,實「鎮護」國家之寶典也。宜哉山家大師,曾以「名號」為七難消滅之頌文。


  又吾朝侍講之創,獨在「斯經典」,有謂哉。



  佛言,我哀湣汝等,諸天人民,甚于父母念子,今我於此世間作佛,降化五惡,消除五痛,絕滅五燒,以善攻惡,拔生死之苦,令獲五德,升無為之安。



  三兼哀佛後二:初先明,大悲甚重;後正悲哀滅後。此其初也。


  漢本雲:「佛言我哀子曹(若曹子(吳)),欲度脫之,劇父母念子,今八方上下,諸天帝王人民,及蜎飛蠕動之類,得佛經戒,奉行佛道,皆得明慧,心悉開解,莫不得過度(解(吳本有))脫憂苦者,今我作佛,在於五惡、五痛、五燒之中,降化五惡,消盡五痛,絕滅五燒,以善攻惡,拔去毒苦(令得五道(吳有)),令(得(吳本有))五善明好,燒惡不起。」(文)


  吳本大同之。


  初四句,示佛大悲深重,哀湣甚于父母念子者,下雲:「我以慈悲哀湣。」序雲:「無蓋大悲」等。


  今其相以父母較量,世間慈愛無加乎父母,而佛悲甚于父母;父母唯一世愛,佛悲於無量劫;父母慈哀,增五惡,不能滅五痛五燒,佛哀湣,能除惡痛燒,永拔生死苦,令得無為安樂,豈可等於父母乎?故雲「甚於」。


  今我於此下,明「佛慈」,過父母之所以也。我於此世間作佛者,於此五濁五惡痛之中,作佛實甚難,除滅惡痛燒,以五善改五惡,豈父母所及乎?


  改惡之「改」一本,及漢、吳兩本作「攻」。


  攻治也,以五善治五惡,以拔生死苦果,令獲五大善德,升無為安樂之果,豈世父母所及乎?


  佛慈悲實深遠,可以知矣。



  吾去世後,經道漸滅,人民諂偽,複為眾惡,五痛五燒,還如前法,久後轉劇,不可悉說,我但為汝,略言之耳。



  後正述「滅後悲哀」。


  上文雲:「及後世人,至此更明『哀』佛後。」


  意謂,吾在世間,我以威力,摧滅眾惡,以就善,我若去世,誰複顧念著,是以複造惡,如佛未出之時也,其悲滅後者,如是,豈不「感泣」乎。


  漢本雲:「我般泥洹去後,經道稍稍斷絕,人民諛諂,淳(稍複(吳))為眾惡,不復作善,五燒複起,五痛劇苦,複如前法,自然還複,久後轉劇,不可悉說,我但為若曹,小道之耳。」(文)


  吳本亦同。


  經道漸滅者,非謂「滅盡」。異譯云云:「稍滅。」望西雲:「正法尚以不如在世,何況像末,故雲『漸滅』。」


  如俱舍雲:「既知如來正法壽,漸次淪亡如至喉,是諸煩惱力增時,應求解脫勿放逸。」(文)


  佛滅後漸漸經法就衰,人民稍諂曲、詐偽、增上,複為惡痛燒,還複如前所說。久後至末法時,造惡轉劇,不可說盡,我但為汝略言之者,佛正哀法滅眾生,故言之。    此乃為特留此經張本耳。



  佛語彌勒,汝等各善思之,轉相教誡,如佛經法,無得犯也。



  追說三中顯終上,已下第結勸中二:一、結上正囑。


  漢本雲:「佛告阿逸菩薩等,若曹各思持之。展轉相教戒,如佛經法,無敢(違(吳))犯也。」(文)


  吳本亦同之。


  汝等者,佛在世,人天等也。各善思之者,各聞佛所教誡,能思念持之也。


  轉相教誡等,令傳在世未聞者,又令流後五百歲也,其所教誡,如佛教誡無敢違犯也。



  於是彌勒菩薩,合掌白言:佛所說甚苦,世人實爾,如來普慈哀湣,悉令度脫,受佛重誨,不敢違失。



  二明彌勒領受。甚苦者佛所說苦口湣勤教誡,世人造惡,實如佛所說,無有違。


  此乃領「上來」所說也。


  又准異譯,甚苦者,指所說「苦痛。」


  漢本雲:「佛所說甚苦痛,世人為惡甚劇,如是等。」


  普慈者,謂平等大悲也。受佛重誨等,奉行「次上」,轉相教誡等「示誨」。


  漢本雲:「受佛重教,展轉相承,不敢犯也。」(文)


  可准知矣。重誨者,舊解雲:「上來重疊垂教」故,又教誨嚴重故(會疏)又尊重教誨。(略箋)


  今謂,佛殷重教誨,曰「重誨」也。


  上來善惡對,明勸「修善」竟。釋迦勸導,終於此文焉。然明此土「穢惡」已下。


  唐、宋兩譯,缺略之。


  漢、吳兩本與魏本同。但文句有少異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