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講錄-徐醒民老師→楞嚴經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講錄(五)

理一心念佛


其次,講「理一心」念佛,這「理一心」就比較難解了。經文裡有祖師注解的,就用比喻的話,如「寂照雙融」。講到這個「理」,「理」就是「本性」。本性又是怎麼樣的呢?要怎麼樣瞭解自己的本性呢?本性在那裡呢?祖師就用「寂照」這兩個字。「寂」,指的是如如不動的真如本性,它是一種靜態的。「照」是觀照,就是由靜態的本體發出的作用。


雖然,「寂」是「體」,「照」是「用」,但這「寂」、「照」是雙融的,是一體的。這就是本性。雖然它是最安靜的,但是要知道,這最安靜的體,卻是無所不在的。也就是這部經裡講的:「清淨本然,周遍法界」。沒有一處不是在自己寂靜的本體中,不單是臺灣,就是這個地球,也都涵蓋在我們的本體裡。別說整個地球,就是釋迦牟尼佛所教化的整個三千大千世界,以至十方恆河沙數那麼多的世界,都包含在我們最寂靜的本體之中。既然本體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們一念佛,「照」的作用就發出來了。如此一照,便知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以外的極樂世界,就在我們心中。理一心念佛,必須了解這個理。


心佛見泯


我們本有的性體就是「寂」;從心性起清靜的念頭時就是「照」。所起的淨念,與這寂靜的本體是雙融而不可分。講表上這「寂照雙融,心佛見泯」怎麼講呢?「寂」的時候同時就有「照」;「照」的時候同時就有「寂」;寂照同時,沒有分開。


既然是同時,就融會一體,而「能念的心、所念的佛」這種能所分別的知見就泯除了。若懂得這個理的時候,則「我念佛就跟念自己的心是一樣的」,「念心也就跟念佛是一樣的」,心念、佛念的分別知見就不存在了。若有了分別知見,就沒有辦法明心見性,因為心性是沒有分別知見的,所以要將心與佛的分別知見消除掉,這就是「泯」


無念而念


消除分別知見後就能「無念而念」。講表上的無念而念,詳說,還要加一句「念而無念」。怎麼叫「無念而念」?就是「寂而常照」。「寂」是無念,雖然是無念,卻又長時間有「照」的作用,所以「寂而常照」就是「無念而念」。反過來講,「照而常寂」。「照」是有念,「寂」就是無念,所以「照而常寂」就是「念而無念」。


「無念而念」的「無念」是就寂然不動的本體而講的。「念而無念」的「念」是就本體所起「照」的作用而講的。此念不同於凡夫的妄念。凡夫不覺而有無明,使其本體不起照的作用,因此起念皆是虛妄,皆是亂動。此念既是由體而起照的作用,則和寂靜的體是融會的。所以,照的時候,是安靜的,沒有亂動,就是「照而常寂」。也就是不管你怎麼用,都在大定之中,這就是「無念而念,念而無念」。這個「無念而念」就是「不動常住」啊!那就入了「體」,就證了「真如本性」了!


由事而理


不過,講的時候,雖然是事、理分開來講,有事念,有理念,但用功夫的時候,不管是否懂得這個理,通通要從「事」方面來念。這個理,說實在的,我們真是不懂,雖然祖師有注解,我們只懂一點名相,真理實在是不懂。懂此理者,必定是大覺之人。


例如孔夫子,他是大菩薩再來的聖人,他就懂得這個理。當知這「寂照」二字就是孔夫子講的。孔夫子在周易繫辭傳裡說:「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翻譯經典、注解經典的人,就借用這幾個字來表示真如本性。孔子是東周時代的人,佛法尚未到中國來,他就能講「寂然不動,感而遂通」這兩句話,令人覺悟太極,也就是令人覺悟真如本性。足見孔子明了此理。


淨土學人了解寂照雙融之義,雖未真正明理,但從事念,即通理念。蕅益祖師在阿彌陀經要解裡,解釋持名念佛,就有事持與理持二種念法。所以只要我們老實執持名號,從事持下手,一但功夫到了,理就通了。


念佛譬喻


下面的經文就講念佛的比喻︰「譬如有人,一人專憶,一人專忘」。譬如有兩個人,這兩個人中有一人專門在「憶」,「憶」就是想念。專心想念,無時或忘,這就叫「專憶」。「一人專忘」,但是另外一個人並不想念,有時偶然想起,轉眼就忘記了。要知道,這兩個人是有關係的,如果沒有關係,就談不上「憶」,也談不上「忘」了。現在就以代號作比喻:比如甲、乙這兩個人吧!甲這個人專門想念乙,而乙呢?就專門忘記,他就是不想念甲。「如是二人,若逢不逢,或見非見」。如是二人,這甲乙二人,甲專憶,乙專忘,因此,若逢不逢,或見非見。這二句經文,昔日雪廬老人曾經列表解釋。



甲他終日在那裡想念乙。想就是因,有因則有果。因是什麼狀況,經曰:「若逢不逢」。甲專心想著想著,就有現象了。比如說我們想念某一個人,日夜都在想,或許夜裡就夢見了,或者是在白天,眼看花了,也遇見了,這就是想出來的現象。


現在把「若逢」這兩個字分開講,「若」是相似,「逢」是不期而遇。「若逢」── 好像遇見了,如同在做夢,又如在日間出現了幻影,並不是真的遇見。「若逢不逢」講的是因,是講甲造的因。下面這一句「或見非見」是果。「或」是「或然」,講的是事實。甲想念乙,隨時想見,或者是真見到了。「非見」又是指什麼呢?甲在遠處望見乙,遠遠地向乙打招呼,但乙專忘,不想念甲,未見到甲。甲有心,乙無心,以致當面錯過。所以結果還是「或見非見」。


若逢或見兩句中的「逢、見」二字意義不同,「逢」是假想所現幻象,「見」是事實所見其人。所以前句是因,後句是果。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