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堂講話第三輯—道源法師→佛堂講話第三輯序

佛堂講話第三輯序

比丘淨朗


執持阿彌陀佛名號,求生西方極樂國土,乃釋尊「無問自說,徹底大慈之所加持。能令末法有情,依斯徑登不退。」此一法門之殊勝,歷代諸師,讚歎備至。尤以永明大師稱為「萬修萬人去。」蕅益大師則謂「收機最廣,下手最易。」又歎為「了義中無上了義,圓頓中最極圓頓。」過去的祖師大德們,修此法門而現前見佛報盡生西者,史不絕書。我國大乘八宗,最能普遍社會深入人心者,亦惟淨土。這是有其必然的道理的。


慨自晚清以來,外道猖獗,邪說橫行,大大的影響了我國人心。而原在社會上廣泛代表佛教的淨土宗,隨之發生三種障緣,而大受打擊。三種障緣是:一、不信。二、信而存疑。三、迷信。第一不信者,為外道邪見之徒;誣念佛拜佛為迷信,為拜偶像。故毀寺興學,侵奪廟產之惡行,屢見不鮮。致多數優秀青年,相率走入外道邪說之門,而扼殺了佛教新生的原素。第二信而存疑者,則不僅教外人士為然,即教內學者亦且有之。歸納約有以下數類,1、稍具文字知識者,以為念佛法門太淺,祇是老太婆的佛法,不能接引上根奇特之士。2、懷疑念佛法門太簡單,太容易。謂佛法如大海,以上智之士,窮畢生之力,尚難窺其涯際。只是一句阿彌陀佛,即能究竟成辦,似無此理。3、有謂求生西方,乃逃避現實的弱者。只圖自利,似與以普度眾生為宗旨的大乘佛法不相應。4、有謂念佛法門最大的成就,止於生西,而不能現生開悟。不如其他法門之現生求悟,為直截了當。第三迷信者,一味的,虔誠的,「念佛、拜佛」。但他的「念、拜」的目的,是求人天福報。根本不明佛教的教義。不知道甚麼是「了生死」。更不知道甚麼是「發菩提心,行菩薩道」了。以佛法來講,就是「顛倒」,顛倒就是「迷信」。以這種迷信之心來念佛,不過種些善根而已,與佛陀悲愍度生之本懷,相去太遠了。


以上三種障緣,除外道邪說之因素外,在佛教自身,亦有其應負的責任。一、道德學行兼備的大法師們,不肯苦下身段,深入社會基層去弘揚佛法。致一般國民乃至初機信眾,對佛法—尤其念佛法門的義理和行事,茫無所知。纔發生誤解和歧見,而易受外道邪說之蠱惑。二、念佛方法,既覺籠統又嫌分歧。這種矛盾現象,實在是普遍的存在著。本來佛說阿彌陀經,僅示「執持名號」。至於「執持」的方法如何?則經無明文。歷代祖師們,見仁見智,各訂各的「執持方法」。皆有其得力處,亦皆有其成就。惟於後世學者,則有契機或不契機。致念佛人難獲實際利益。甚至念了幾十年,還不能與佛法相應。求其最簡單易行而普契群機者,則莫過楞嚴經大勢至菩薩的「都攝六根」一法了!可謂法門中之法門,開示中之開示。然而「六根」怎樣「攝」法?又成問題了!竟使學者,聚訟紛紜,莫衷一是。


上述這些疑難,都是事實。例如「信而存疑」那幾種罪過,筆者即曾犯了不短的一個時期。如不急予解答,徹底糾正,則信心無從生起。信心不生,即無從發願;修行就更談不到了。尤其為求人天福報而念佛的迷信者,更可憐了!欲求這些問題的解答,請讀這本「佛堂講話」。


這本佛堂講話,是民國五十年農曆十一月間,基隆正道山海會寺舉行念佛七時,吾師源公上人的開示。內容以楞嚴經大勢至圓通章為經,博引其他經論並插入公案掌故數則為緯。對於上述各種疑難,俱有精闢的破解。念佛法門與其他方便法門修行的難易,亦予以簡明的比較。尤其「六根」的「攝」法,開示特詳。其餘有關斷疑、生信、求解、勸願、導行諸端,無不苦口婆心,叮嚀懇切。義理豐富,詞旨暢達。聽者始而皇皇然如有所失,繼則欣欣然法喜充滿。尤為暗路明燈,苦海寶筏。惜筆者六根暗鈍,筆滯如膠,所遺者什之八九,所記者什之一二。而上人隨機演暢,並無講稿;致遺漏者無從校補,是所憾耳。


本輯經菩提樹月刊分期刊出,深得各方歎賞,紛請印行專冊,俾廣流通。玆將付印,爰贅數語,以誌殊勝因緣。


中華民國五十一年臺灣光復節序於淨土宗海會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