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連結 回目錄頁 明倫海會 台中蓮社
靈峰蕅益大師選定淨土十要第七→述曰

述曰。靈峰老人有懷於淨土要典。隨緣會。取次流通。癸巳後。尚名九要。成時白老人云。西齋詩千古絕倡。請以十要行。庶可稱觀止矣。老人撫掌稱善。甲午。成時從金陵入山。老人曰。西齋湯頭。而今亦有忌味。為作甲乙〔黑*主〕矣。成時竊訝。老人笑而示曰。者話最忌涉理。淨土塵塵不思議。說淨土。須還他本不思議。倘涉理稍未圓。一輩愚人。遂謂別有。成時聞之。瞠乎大駭。因思中峰懷淨土詩。非不入妙。然可置之禪宗。不可置諸淨土。淺人愛其提掇。恐有欲立反破之弊。西齋一味闡揚不思議身土。而奇才妙悟。字字與不思議之白毫赤珠相當。如蘭亭字。少陵詩。人不能學。然後知別提掇者。皆偏也。愛偏鋒者。皆淺也。此話甚難說。得西齋公案。話乃大行。乙未老人西逝。丁未余適金陵。見九要板毀散。爰有重刻之舉。謹奉靈峰西齋詩選本。編為第八要。刻老人所制贊于簡端。顏全書為十要云。

○按成時大師訂淨土十要次序。首尊經。二。三重行。從四至十。皆以時為前後。而楚石大師。於洪武三年七月示寂。妙叶大師。於二十八年九月。尚作破妄念佛說。附於念佛直指之後。由是言之。妙師晚於楚師多矣。時師未加深考。以直指為七要。以西齋詩為八要。今以直指原文。比刪本多四十餘頁。為調卷冊厚薄適均之故。移西齋詩於直指之前。而改八為七。改七為八。則古德之前後不亂。書冊之厚薄相宜。若質之成時大師。當亦為之首肯。恐不知者。謂為妄改舊章。故為略述其所以云。民國辛未春。釋印光識。

靈峰蕅益大師西齋淨土詩贊

稽首楚石大導師。即是阿彌陀正覺。(末法能如此高提祖印者。甚難甚難。)以茲微妙勝伽陀。令我讀誦當參學。(此為後來讀此詩者。指示榜樣。即二有。參入妙三觀。令四悉泠然。)一讀二讀塵念消。三讀四讀染情薄。讀至十百千萬遍。此身已向蓮華托。亦願後來讀誦者。同予畢竟生極樂。(畢竟亦有事。理。事則決定趣向。理則不在別處。)還攝無邊念佛人。永破事理分張惡。(此楚石大師賦懷淨土宗旨。亦是靈峰老人選詩本旨。)同居淨故四俱淨。圓融直捷超方略。(二句和盤托出。卻深固幽遠。無人能到。)

  成時曰。事理分張惡者。謂捨西方功德莊嚴之阿彌陀佛。而別計自性彌陀。捨西方功德莊嚴之極樂世界。而別取唯心淨土。此則事理乖張。成大邪見。自他俱賊。隳正法輪。的是惡見惡業。當來必受十方阿鼻大惡報也。同居淨故四俱淨者。謂西方極樂世界。超勝十方一切淨土。然其故不在上三淨土。而在同居。良以博地凡夫。圓證三不退。下品人民。與一生補處之上善人。俱會一處。正報既爾。依報亦然。緣生勝妙五塵。與妙中諦稱性五塵。非一非異。非遠非近。所以橫豎俱超。橫豎俱即。最為不可思議。信則當下便是。擬議則乖。乖則賢智不可以為道。是則愚夫愚婦與知與能。故曰圓融直捷超方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