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無量壽佛經疏妙宗鈔—宋四明沙門知禮述→觀無量壽佛經疏妙宗鈔卷第一

觀無量壽佛經疏妙宗鈔卷第一


此經義疏人悕淨報。故說聽者多矣。所稟寶雲師。首製記文。相沿至今。著述不 絕。皆宗智者。豈有不知修心妙觀。感四淨土文義者耶。良以愍物情深適時智巧。故 多談事相。少示觀門。務在下凡普霑緣種。方今嘉運。盛演圓乘慕學之徒。皆欲得旨 而修證矣。故竭鄙思。鈔數千言。上順妙宗。略消此疏。適時之巧。非我所能。願共 有情。即心念佛。乃此鈔所以作也。天禧五年。歲在辛酉。重陽日下筆故序。


此之疏題。佛等八字。備舉經目。皆是所釋。唯疏一字是能釋也。今之五章。釋 其八字。義稍委悉。入文自見。若欲預知可陳梗概。經是通號。餘是別名。今且明別 。佛說者。釋迦化主。四辯宣演也。觀者。總舉能觀。即十六觀也。無量壽佛者。舉 所觀要。攝十五境也。且置能說。略明所說。能觀皆是一心三觀。所觀皆是三諦一境 。毘盧遮那遍一切處。一切諸法皆是佛法。所謂眾生性德之佛。非自非他非因非果。 即是圓常大覺之體。故起信論云。所言覺義者。謂心體離念。離念相者。等虛空界無 所不遍。法界一相即是如來常住法身。依此法身說名本覺。故知果佛圓明之體。是我 凡夫本具性德故。一切教所談行法。無不為顯此之覺體。故四三昧通名念佛。但其觀 法為門不同。如一行三昧。直觀三道顯本性佛。方等三昧觀袒持顯。法華兼誦經。觀 音兼數息。覺意歷三性。此等三昧歷事雖異。念佛是同。俱為顯於大覺體故。雖俱念 佛。而是通途。顯諸佛體。若此觀門及般舟三昧。託彼安養依正之境。用微妙觀。專 就彌陀。顯真佛體。雖託彼境。須知依正同居一心。心性遍周。無法不造。無法不具 。若一毫法從心外生。則不名為大乘觀也。行者應知。據乎心性觀彼依正。依正可彰 。託彼依正。觀於心性。心性易發。所言心性具一切法造一切法者。實無能具所具能 造所造。即心是法。即法是心。能造因緣及所造法。皆悉當處全是心性。是故今觀。 若依若正。乃法界心。觀法界境。生於法界。依正色心。是則名為唯依唯正唯色唯心 唯觀唯境。故釋觀字。用一心三觀。釋無量壽用一體三身。體宗力用義並從圓。判教 屬頓。五重玄義本是經中所詮觀法。大師預取解釋經題。欲令行者用此視法。入十六 門而為修證。故於序文。以主包眾。以正收依。觀佛既即三身。觀餘豈非三諦。寄語 行者。觀雖深妙。本被初心。若能進功。何憂不就。縱未入品。為因亦強。生至彼邦 。得預大會。所見依正。微妙難思。速入聖階。度生亦廣。永異事善及小乘行。得往 生者。如此土人宿圓修者。於諸座席見相殊常。聞法易悟。以此類彼。功在妙宗。但 為戒福不精。無往生願故。在穢土聞法入真。須懼娑婆不常值佛。縱遇善友色心不勝 。難發我心。況塵境麁強。誠為險處。故須外加事懺內勤理觀。正助雙行加願要制。 必於寶剎速證無生。今解觀門其意在此。疏者疎也。決也。疎通決擇上之義趣。通而 不壅。令其行者得意修之故也。次能說人號。備於別傳及諸章記。有未知者須尋彼文 。二釋文。初釋序三。初敘經觀意二。初正明觀行二。初敘意二。初對垢立淨二。初 法二。初明二報苦樂。欲論觀行。先示二報苦樂之相。文有四句。一一皆論淨穢相對 。初句以所成國土苦樂相對。安養淨國。但受諸樂故名樂邦。堪忍穢土多受眾苦。義 言苦域。次句以能成物體貴賤相對。彼純七珍。略言金寶。此多眾穢略語泥沙。次句 以初生受質。垢淨相對。此土六道具有四生。今就人中多從胎藏。母食冷熱及飢飽時 。兒在胎中。如處寒熱倒懸山壓地獄之苦。故云胎獄。彼土九品。八從蓮生。下品之 人雖經多劫。大本中說。疑心修善。生彼胎宮樂同忉利。況八九品不生疑惑。豈有苦 耶。是故華池受生即樂。次句以生後遊處麁好相對。此則荊棘叢林。彼則金渠玉樹。 然此四句雖一一句。苦樂相對。意則對穢顯彼淨相。又復應知。四句之文似唯顯示同 居二土。據下明宗。具論四。土淨穢之相。以後驗此不專同居。當知四句一一通於四 種淨穢。見思輕重。則感同居樂邦苦域。體析巧拙。則感方便樂邦苦域。次第頓入。 則感實報樂邦苦域。分證究竟。則感寂光樂邦苦域。以例金寶泥沙。胎獄華池棘林瓊 樹。亦復如是。一家制立。正文與序必不相違。但序總示。文宗別說。是故似異。問 下三淨土既皆有相。則可論於金寶等事。寂光之淨已全無相。如何可說金寶華池及以 瓊樹。答經論中言寂光無相。乃是已盡染礙之相。非如太虛空無一物。良由三惑究竟 清淨。則依正色心究竟明顯。故大經云。因滅是色獲得常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仁 王稱為法性五陰。亦是法華世間相常。大品色香無非中道。是則名為究竟樂邦。究竟 金寶。究竟華池。究竟瓊樹。又復此就捨穢究盡取淨窮源。故苦域等判屬三障樂邦。 金寶以為寂光。若就淨穢平等而談。則以究竟苦域泥沙而為寂光。此之二說但順悉檀 無不圓極。問佛無上報是即理之事。可論金等。究竟寂光是即事之理。豈有金等。若 其同有事理既混。如何分於二土義耶。答佛無上報是究竟始覺。上品寂光是究竟本覺 。始本既極豈分二體。應知二土縱分事理實非有無。豈真善妙有而非理邪。祕藏之理 豈同小空。故此事理二名一體。以復本故。名無上報事也。以復本故。名上寂光理也 。故妙樂云。修得四德。本有四德。二義齊等。方是遮那身土之相。況淨名疏。顯將 寂光為佛依報。故知定執報土有金寶等。寂光定無。斯乃迷名全不知義矣。二誠由下 。明二因心行。誠實也。由從也。報之淨穢實從心行二因致感。心即迷了二心。行即 違順二行。六道三教迷三德性。為三惑染。故曰垢心。身口諸業違理有作。皆名惡行 。此之心行感四穢土。沈下麁淺也。唯圓頓教了三德性。離三惑染。方名淨心。身口 諸業順理無作。稱為善行。此之心行感四淨土。高升深妙也。心雖本一。以迷了故。 須分垢淨。行業雖同。以違順故。須開善惡。從此二因感報淨穢。應知圓人。以上寂 光而為觀體。凡聖因位皆即究竟。不同別人要心只齊一十二品。故分證穢。正在別教 。問至理微妙不垢不淨。無取無捨。今立垢淨令人取捨。既乖妙理即非上乘。何得名 為修心妙觀顯一實相。答據名求義萬無一得。以義定名萬無一失。良以理外理內。小 乘大乘。漸次圓頓。所立名言率多相似。須以邪正定其內外。次以空中甄其小大。復 以漸頓分其別圓。則使名言纖毫不濫。方可憑之立乎觀行。是故今家評此等義。而用 六句判於同異。所謂相破相修相即。各有二句。即六句也。今用此六判此相違。先以 別義定其同名。所謂外道斷無不垢不淨見。二乘空理不垢不淨證。別教但中不垢不淨 門。圓教祕藏不垢不淨理。復有四淨。外道欣厭執淨之見。二乘斷惑滅淨之證。別教 離染漸淨之門。圓教即染頓淨之理。既知此已。乃可論於淨與不垢不淨相破之句。圓 教頓淨破於別教二乘外道不垢不淨。圓教不垢不淨。破於三種之淨。相修句者。三種 之淨。修於圓教祕藏不垢不淨。三種不垢不淨。修於圓教即染之淨。相即句者。圓教 即染之淨。即是祕藏不垢不淨。祕藏不垢不淨。即是即染之淨。今之妙觀。即於染心 觀四淨土。既照寂光。豈異祕藏不垢不淨邪。若謂今經捨穢取淨異於祕。藏雙非理者 。何故韋提聞觀淨土。分證祕藏邪。應知今淨淨於垢淨。乃以垢淨平等之理。而為於 淨土。名偏義圓。斯之謂矣。但以機緣捨穢心強。宜以淨門淨一切相。故今談淨與不 垢不淨。全不相違。又復應知。取捨若極。與不取捨亦非異轍。二喻。形端喻淨因。 了性淨心。順理善行。影直喻果。四淨土也。源濁喻穢因。迷性垢心。違理惡行。流 昏喻果。四穢土也。若翻上喻。形曲影凹。自可喻於逆修因果。若翻下喻。源淨流清 。亦自可喻順修因果。今舉二喻各喻一種其義甚明。二故知下。就淨示修。上已對穢 顯於淨相。故今就淨而明修法。前示二因。通云淨心及以善行。此明修相。故的指今 十六妙觀三種淨業。於十六境不照三諦。豈明妙觀修三種福為三惑染。不稱淨業。妙 觀是正。淨業為助。正助合行。能感四種極樂國土。得見三身彌陀世尊。文從互說。 觀論生土。業論見佛。依正既俱。正助非隔。二然化下。示文二。初示教興二。初明 興由革凡之化。要因近事。而為鴻漸。詮理之教。必藉機緣。方得興起。近事為漸通 於諸化。今化別由殺逆之事欲令眾生厭濁世故。此教當機。是韋提希。華言思惟。善 修觀故。二大聖下。明現土。佛是極聖。故稱為大。佛慈下被。名之曰垂。託韋提請 。布所證理。名乘機演法。曜玉相等者。經云。爾時世尊放眉間光。遍照十方無量世 界。還住佛頂化為金臺。如須彌山雖廣示等者。經云。十方妙國皆於中現。或有國土 七寶合成。復有國土純是蓮華。乃至云。時韋提希白佛言。是諸國土雖復清淨。我今 樂生極樂世界阿彌陀佛所。二使末下。示觀相二。初總標。使末俗等者。經云。如來 今者教韋提希。及未來世一切眾生。觀於西方極樂世界。以佛力故。當得見彼清淨國 土等。二落日下。別示十六觀法不出三類。即依報正報。及三輩往生。今順此三。撮 要而示。文自為三。初依報。初觀落日狀如懸鼓。令心堅住專想不移。此有二意。一 令觀日心不馳散。二令心想正趣西方。故云用標送想之方。次觀清水。復想成氷。良 以彼土瑠璃為地。此地難想。且令想氷。氷想若成寶地可見。故云實表瑠璃之地。次 示樹觀。而經但云其諸寶樹七寶華葉無不具足。而無風吟天樂之事。乃取小本中語。 成今樹觀之文。故彼經云。微風吹動眾寶行樹。及寶羅網。出微妙音。譬如百千種樂 同時俱作。故云共天樂而同繁。次示池觀經云。有八池水。從如意珠王生。分十四支 。黃金為渠。其摩尼水流澍華間。其聲微妙。演說苦空無常無我。諸波羅蜜等。故云 將契經而合響。二觀肉下。示正報。先明觀音勢至二菩薩觀。以此二觀皆明肉髻故。 經云。若有欲觀觀世音菩薩者。先觀頂上肉髻。次觀天冠。其餘眾相。亦次第觀之。 勢至。經云。頂上肉髻如鉢頭摩華。於肉髻上。有一寶瓶。盛諸光明。普現佛事。餘 諸身相如觀世音等無有異。斯是如來教示行者。想二大士觀法之要也。此二菩薩。次 當補處。今為近侍。故云瞻侍者也。次示彌陀觀。經云。觀無量壽佛者。從一相好入 。但觀眉間白毫。極令明了。見眉間白毫者。八萬四千相自然當現。豈非教示觀法之 門。故云念毫相而覩如來也。三及其下。示三輩觀。下疏判云。觀三品往生有二意。 一令捨中下修上品故。二令識位高下。即大本三品故。此之二意初策自行。次則觀他 。故今略敘。就策自行。即修觀行人功有淺深。致使往生相分三品。故云及其瞑目告 終等也。初明上品上生及上品中生。以經明上生乘金剛臺。中生坐紫金臺。故云上珍 臺也。次文成下。明上品下生。經云。即見自身坐金蓮華。文成印壞者。大經二十七 云。譬如蠟印印泥。印與泥合。印滅文成。以喻凡夫現在陰滅中有陰生。今借此文以 喻往生菩薩此土陰滅彼國陰生。須知垂終自見坐金蓮身。已是彼國生陰故也。成論明 極善極惡俱不經中陰。如[矛*(替-曰+貝)]矛離手也。上雖三品但是上輩。次總示三輩 往生之者。俱出輪迴。言隨三輩者。非謂隨他。蓋是隨己所修。三輩行業皆能橫截五 道。永得不退也。大本云。往生安養國橫截五惡道。五苦者。此方五道俱不免苦。天 道縱樂還墮惡趣故。二可謂下。結歎觀行。微行者。歎三種業。雖是身口運為之善。 今順理修。皆成無作幽微無相之行也。妙觀者。歎十六觀。雖託安養依正之境。而皆 稱性絕待照之。即不思議圓妙觀也。此之觀行能令修者達四淨土。縱具見思而能不退 。誠為至極之道要妙之術。如此歎結意令聞者尚之修之。不肖之徒。輕欺生死不求不 退。於斯要術生謗障人。痛哉痛哉。二此經下。敘經宗體。心觀者。經以觀佛而為題 目。疏今乃以心觀為宗。此二無殊。方是今觀。良以圓解全異小乘。小昧唯心佛從外 有。是故心佛其體不同。大乘行人。知我一心具諸佛性。託境修觀。佛相乃彰。今觀 彌陀依正為緣。熏乎心性。心性所具極樂依正。由熏發生。心具而生。豈離心性。全 心是佛全佛是心。終日觀心終日觀佛。是故經目與疏立宗。語雖不同。其義無別。又 應須了。若觀佛者。必須照心。若專觀心。未必託佛。如一行三昧直觀一念。不託他 佛而為所緣。若彼般舟及此觀法發軫即觀安養依正。而觀依正不離心性。故曰心觀。 須知此觀不專觀心內外分之。此當外觀以由託彼依正觀故。是以經題稱為觀佛。若論 難易今須從易。法華玄云。佛法太高。眾生太廣。初心為難。心佛眾生三無差別。觀 心則易。今此觀法非但觀佛。乃據心觀。就下顯高。雖修佛觀不名為難。是知今經心 觀為宗。意在見佛。故得二說義匪殊途。又應了知。法界圓融不思議體。作我一念之 心。亦復舉體作生作佛。作依作正。作根作境。一心一塵至一極微。無非法界全體而 作。既一一法全法界作。故趣舉一即是圓融法界全分。既全法界。有何一物不具諸法 。如義例中。僻解師云。四教中圓。唯論心具一切諸法。身色依報則不論具。唯一頓 頓方明三處皆具諸法。荊谿論曰。四教中圓。何甞不云三處具法。稟今宗者。若云心 具色等不具。同彼謬立漸圓之見。望彼頓頓。天地相懸。尚劣於彼。何預今宗。以一 切法一一皆具一切法故。是故今家立於唯色唯香等義。若其然者。何故經論多以一心 為諸法。總立觀境邪。良以若觀生佛等境。事既隔異。能所難忘。觀心法者近而復要 。既是能造。具義易彰。又即能觀而為所照易絕念故。妙玄云。三無差別觀心則易。 縱觀他境亦須約心。此經正當約心觀佛也。實相為體者。心觀之宗。方能顯發中道實 相深廣之體。所以者何。若於心外而觀佛者。縱能推理但見偏真。即如善吉觀佛法身 。但證小理。今約唯心。觀佛依正當處顯發中實之體。中必雙照三諦具足。故云。此 經心觀為宗。實相為體。文特於此。舉宗體者。成前敘觀。顯後敘題。成前者。以敘 觀文雖具三觀四土之義。語且總略。恐失意者。謂但敘於同居淨土觀行之意故。敘觀 畢。特示唯心妙觀之宗。以顯中道實相之體。實相既是常寂光土。若謂十六只觀應佛 依正之相。豈能顯此實相寂光若於十六用圓三觀。尚能感得寂光極樂。豈不能感三土 極樂。以此成前樂邦。金寶等諸文義。皆明四種淨土因果也。顯後者。行人若得此宗 體意。則知敘題能說之佛。所說觀境徒眾依報。及以通名。如是諸義悉皆圓妙。非小 非偏。方是今經首題名字。敘觀敘題兩楹之際。云乎宗體。其意在茲。三所言下。敘 經題目二。初別題七字。具含能說所說能觀所觀正文釋名備顯其義。今序但明以勝攝 劣攬別為總。立題之意也。以十六境佛境最勝。故云佛是所觀勝境。蓋十六觀不出依 正及以徒主。若論依正。佛是正報。舉正收依。則攝日氷地樹等六觀也。若分徒主。 佛是化主。述主包徒。則攝觀音勢至三輩等九觀也。故云觀雖十六言佛便周。故入正 文以圓三觀釋乎能觀。以妙三身釋所觀佛。佛既總攝。餘十五境。豈不一一皆是圓妙 三諦三觀邪。二經者下。通題。儒經講解。有茲二訓。萬代軌則。故訓法也。百王不 易。故訓常也。佛經亦然。十界咸規。三世不易。復以由義而釋於經。由佛大聖金口 。宣吐自證之法故。名為經。法華玄義委解通名。當宗學人不可不究。二入文二。初 取義釋題二。初標列。注云云者。令依諸部明於通釋五章之義妙玄最委。故彼文云。 就通作七番共解。一標章。二引證。三生起。四開合。五科簡。六觀心。七會異。標 章令易憶持。起念心故。引證據佛語。起信心故。生起使不雜亂。起定心故。開合料 揀會異。等起慧心故。觀心即聞即行。起精進心故。五心立成五根。排五障成五力。 乃至入三解脫。略說七重共意如此。今疏從略。但標五名也。


二隨釋五。初釋名二。初標。二一切下釋二。初對通略示二。初就三處論通別三 。初約一化二。初釋二。初示諸題具通別。他釋經題皆以經字為能詮教。餘字並是所 詮之義。作此分之。甚違佛旨。且人法譬皆是名字。豈非能詮。那得一向屬所詮義。 經字不可一向屬教。如妙經云。法華經藏深固幽遠無人能到。又云。為佛護念植種德 本。入正定聚。發救一切眾生之心。成就四法。必得是經。疏釋此四是開示悟入佛之 知見。知見證理名為得經。此二豈非以理為經。金光明云。十方諸佛常念是經。豈令 諸佛但念於教。此例蓋多。不能備引。故知諸師。以能詮所詮釋眾經題。失旨之甚。 今家皆用通別釋題方無所失。二通則下。明通別有三種。今解諸經通別二名。俱是能 詮俱是所詮。良以通別各自具於教行理故。勿謂二名但在於教。須知通別自有教名行 名理名。如一別題。佛說是教。觀即是行。無量壽佛是理。豈非別教別行別理。以此 三別對於經字。即是通教通行通理今於三中。初明教通別二。初正明一化通名者。頓 說漸說施權開權律論之外。皆名為經。故稱通也。別名者。別相乃多。今從三種。謂 人法譬。單三複三。并具足一以成七別。單三者。單人。如阿彌陀經等。單法。如大 般涅槃經等。單譬。如梵網經等。複三者。人法。如文殊問般若經等。法譬。如妙法 蓮華經等。人譬。如如來師子吼經等。人法譬具足者。如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 經等。以此七別與通。合標一代佛法。二今經下。別指此經。本論一化。言此經者。 以明七別。此屬單人。是故言也。雖屬單人而人自分。能說釋迦。所說彌陀。以此二 人而為別目。經同一化。故曰通名。據有觀字合是人法。能從於所。以人兼之。故略 不示。然分通別。不同廣釋故未委悉。二為行下。行通別。諸經有用一種之行而為別 名。以對通名。經即通行。若論別行。其數無量。卒難說盡。今以增數示於行人。似 可領會。一如一行等。二如二智等。三如三觀等。四如四念等。五如五根等。六如六 妙等。七如七覺等。八如八正等。九如九禪等。十如十度等。乃至百千萬億無量行也 。此等別行皆趣涅槃。究竟四德略言常樂。約趣涅槃別行即通。故為行經。彼釋籤中 。乃以因果判行通別。須知其意。非謂至果其行方通。欲知意者。據各修因名為行別 。約趣一果。此別即通。斯乃別時論通。通時論別。豈唯行爾。教理亦然。如以機應 對教通別。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各解則機別。一音則應通。各解不離 一音。一音不妨各解。如金光明玄。以能詮文字為教通。以能詮所以為教別。所以即 是四悉檀也。一一悉檀皆用文字。一一文字不離悉檀。如以名實對理通別。多名不離 一實。一實不妨多名。故三通別皆悉同時。悉類樂中管色之韻。約聲則通。約曲則別 。通別二用不相妨礙三理雖下。理通別。名實相對名即是門。乃以四門彰一理也。亦 是事別而對理通。良以諸經多用一事而彰於理。得理別名。如此經題以無量壽佛。名 為別理。以對通名經則通理。若於一化以通別理解經題者。莫若四門以為別理。四門 者有門。空門。雙亦門。雙非門。四門名通。須分四教。所謂三藏教。通教別教。圓 教。四教各開有等四門。四四乃成一十六門。詮於別理成十六理。理尚非一。那得十 六。然理無礙能應諸門。猶彼虛空其體實非方圓大小。以無礙故。故能隨彼方圓等物 成無量相。從無量說即是別理。體是一空名為通理。無通不別無別不通。通別合標成 一題目。二此約下。結五時之內。一一經題皆具通別。若不用此教行理判。徒分通別 。全無所以也。然無量行會一常樂。四教四門同詮一理若專方等未堪此聞。乃是預取 法華之意。跨節而談。於佛滅後。解釋諸經不約法華寧窮一化。二更約下。約一題。 一化經目通別二名。具教等三關涉既廣。思修或難故。就即今所解經題。明教行理。 宛然可見。此三皆別。以對經字。即是三通。故云任運有通別意。欲使行者。即此一 題。就說解教起能觀行見真佛理。三更就下。約一字。一題雖約而涉三名。今示一字 。解行證三悉得具足。此復為二。初就說字兼含釋題。中說字最可顯於教行并理。故 引釋論所行如所說句。以示說中含於行理。如者真如也。如名不異。一真覺性。物成 無殊。三際平等。契此如理。方得心口說行不異。故金剛般若云。云何為人演說。如 如不動。法華云。諸法空為座。處此為說法。事相解如。二物相似。以為不異。理觀 解如。二物性一。方名不異。故釋經如是。三藏則以傳佛所說。似水傳瓶。名曰文如 。衍教不爾。通以二諦相即為如。別則唯聞中道為如。圓以文字。性離為如。三教約 此方曰文如。論就理觀心口理一。方得說行如如不異。此令說者行契如理也。二佛即 下。就諸字互具釋。佛復本源究竟覺體。非寂非照。故屬法身。觀字即是清淨智慧寂 而常照。故屬般若。無量壽是自在神通。照而常寂。故屬解脫。今將諸字。分對三德 。深有所以。所以者何。向就一字明教行理。雖約說字義具於三。既約修辯。尚通前 教。而又未明字字具三。故今特用涅槃三德。對於諸字。乃彰諸字性各具三。非前教 人所能思說。良以三德性本圓融。一一互具故。直法身非法身。法身必具般若解脫。 直般若非般若。般若必具解脫法身。直解脫非解脫。解脫必具法身般若。三德即是教 行理三。般若是教。智在說故。解脫是行。用從緣故。法身屬理。是所顯故。佛字既 是法身之理。即具二德及教行也。觀字既屬般若之教。亦具二德及行理也。無量壽既 是解脫之行。亦具二德及理教也。若不然者。豈得即一達三即三達一。問本以一字具 教行理。今何得以無量壽三字。方具於三。則不名為約一字也。答以題諸字對三德釋 。斯是妙談。貴在得意。欲令行者知三德性遍一切處。一字一句。一偈一品。一部一 經。一時一化。乃至一切依正色心。多亦三德。少亦三德。一塵三德不小。剎海三德 不大。故引華嚴云。一中解無量等也。若得此意。今之妙觀有造修分。應色一相可照 三身。依報一塵即寂光土。故十六觀皆照三諦。其不信者則辜吾祖立茲法矣。二於一 下。約一字以校量三初正校量。上窮妙旨。從廣至狹。今校功德。從少至多。一字尚 詮大涅槃理。況一切經豈不圓遍。二故經下。引經證。如金光明及諸大乘。多作此說 。三若不下。結今得。不明一字圓具三德。諸經所說一句一題。受持功德無量無邊。 便成虛設也。自非道場得入三昧發旋總持。曷能妙說自在若斯。二初釋下。就別廣明 。置通釋別也。文四。初釋佛字二。初正約佛名示六即二。初翻名標示。梵云佛陀。 華言覺者。即說教主。別號稱曰釋迦牟尼通號有十。今舉第九。故標佛也。既是極果 。即究竟覺。起信論云。覺心初起。心無初相。遠離微細念故。心即常住。名究竟覺 。此覺圓淨無所對待。生佛依正鎔融總攝。十方三世亙徹無外。五住二死盡淨無餘。 無量甚深永絕思議。強名妙覺。此之覺義有六種即。即者是義。今釋迦文。乃究竟是 圓淨之覺。一切凡聖無不全體皆是此覺。雖全體是。且迷悟因果其相不同。故以六種 分別此是。所謂理是。名字是。觀行是。相似是。分證是。究竟是。然若不知性染性 惡。所有染惡定須斷破。如何可論全體是邪。全體是故。免於退屈。六分別故。免於 上慢。六不離即。即不妨六。六即義成圓位可辯。問所言凡聖全體即佛。為即自己當 果之佛。為即釋迦已成之佛。答自己當果。釋迦已成。二佛之體究竟不別。故諸果佛 為生性佛。迷則俱迷。見則俱見。故己他佛於今色心。皆可辯於六即義也。又復應知 。六即之義不專在佛。一切假實三乘人天。下至蛣蜣地獄色心。皆須六即辯其初後。 所謂理蛣蜣名字乃至究竟蛣蜣。今釋教主。故就佛辯。以論十界皆理性故。無非法界 。一一不改故名字。去不唯顯佛。九亦同彰。至於果成。十皆究竟故蛣蜣等皆明六即 。二涅槃下。就覺廣明六。初理即。六種即名皆是事理體不二義。而事有逆順。名字 等五是順修事。唯理性一純逆修事。此逆順事。與本覺理體皆不二。其逆順名自何而 立。以知不二。事皆合理。名之為順。其不知者。事皆違理故名為逆。名字等五。若 淺若深。皆知皆順。若初理即唯迷唯逆。而迷逆事與其覺理。未始暫乖。故名即佛。 所以者何。良由眾生性具染惡不可變異。其性圓明。名之為佛。性染性惡全體起作。 修染修惡更無別體。全修是性故得迷事無非理佛。即以此理起惑。造業輪迴生死。而 全不知事全是理。長劫用理長劫不知。不由不知。便非理佛。以全是故。名理即佛。 以不知故非後五即。然理即佛。貶之極也。以其全乏解行證即。但有理性自爾即也。 又理即佛。非於事外指理為佛。蓋言三障理全是佛。又復應知。不名障即佛。而名理 即佛者。欲障後五有修德是。此之一位唯理性是也。又障即佛。其名猶通。以後五人 皆了三障即是佛故。釋此為三。初引諸經示即。初引大經迦葉品云。眾生即是佛。何 以故。若離眾生不得三菩提故。如來性品。我者即是如來藏義。一切眾生悉有佛性。 即是我義。如是我義。從本已來。常為無量煩惱所覆。是故眾生不能得見。如貧女人 舍內多有真金之藏。家人大小無有知者。時有異人善知方便。乃至即於其家掘出金藏 。又云。譬如王家有大力士。其人眉間有金剛珠。與餘力士捔力相撲。而彼力士以頭 觸之。其額上珠尋沒膚中。都不自知是珠所在。其處有瘡。即命良醫。欲自療治。乃 至時醫執鏡以照其面。珠在鏡中明了顯現等。如來藏經十喻者。彼經十文。一法。九 喻。一是所喻。九是能喻。以所從能。故云十喻。一法者。經云。佛告金剛慧菩薩。 我以佛眼觀一切眾生。貪瞋癡諸煩惱中。有如來智。如來眼。如來身。結加趺坐。儼 然不動。善男子。一切眾生雖在諸趣煩惱身中。有如來藏常無染污。德相具足如我無 異。於此文後。即舉九事以喻其法。各有長行重頌。一萎華佛身喻。二巖蜂淳蜜喻。 三糠繪粳米喻。四糞穢真金喻。五貧家寶藏喻。六菴羅內實喻。七弊衣金像喻。八貧 女貴胎喻。九焦模鑄像喻。弊帛者。經偈云。譬如持金像行詣於他國。裹以穢弊物。 棄之在曠野。天眼見之者。即以告眾人去穢現真像。一切大歡喜。我天眼亦爾。觀彼 眾生類。惡業煩惱纏生厄備眾苦。又見彼眾生無明塵垢中。如來性不動無能毀壞者。 土模者。經偈云。譬如大冶鑄無量真金像。愚者自外觀但見焦黑土。鑄師量已冷。開 模令質現。眾穢既已除。相好劃然顯。我以佛眼觀。眾生類如是。煩惱淤泥中。皆有 如來性。闇室下。復出涅槃經云。如闇室中井。及種種寶。人亦知有。闇故不見。有 善方便。然大明燈照之得見。是人終不生念是水及寶本無今有。涅槃亦爾。本自有之 。非適今也。大智如來。以善方便。然智慧燈。令諸菩薩得見涅槃。今文但引闇井具 寶。以證理即。不取人亦知有等文。諸喻皆爾。須知諸喻。理兼圓別。若言三障定覆 佛性破障方顯。此猶屬別。若全性成障。障即佛性。以不思議德。障消者則諸喻皆圓 。方是今文理即之喻。故如來藏喻止觀顯別。今文顯圓。次淨名皆如。語尚涉通。今 須圓解。次寶篋下卷勝志菩薩。向佛說偈。己界及法界。眾生界同等。己界即心法。 法界即佛法。佛以法界而為體故。對眾生界即成三法。心生在因佛法在果。三無差別 故云一界無別界也。二此是下。就本覺明佛。前引諸經。雖云即佛。猶未的示覺了之 相。且指三障體全是理。今示此理。當處照明。名為本覺。佛義成也。此自分二初正 示。言此是者。指上大經眾生即佛。諸喻寶物。淨名皆如。寶篋法界。此等皆是本性 圓智。非三般若融即微妙。智不名圓。知一切法一一含受一切諸法。全法是智。全智 是法。待對斯絕名圓覺諸法。諸法乃是生佛依正。三際十方。此等時處。既全是智。 何有一處一物一塵。體不明了。然此明了非心意識所能及也。故起信論本覺義云。心 體離念無所不遍。等虛空界本性明了。既其離念安以情求所謂不思議智照等也。勿認 六道漏心三乘證智而為本覺明了之相。妙覺之覺方是理佛。全修在性斯之謂歟。二雖 五下遮情。情執者云。諸有業縛無明惑暗。那言眾生即是佛邪。故遮之曰。雖業至無 間。而皆當體是三解脫。雖見思昏倒而本覺理未始不存惑業。全是性德緣了佛性。豈 可更壞理佛。刀不自傷故。二斯下。對四事辯理。世間常住者。即十法界三十世間。 一一皆住真如法位。法位常故。世相亦常。然世本代謝而言常者。以一切法即真實性 。性不改故。故名為常。若謂遷流不得言常。斯謂情見。良以生法即性故。常住異滅 法即性故。常即性之常。非常無常不可思議。言偏意圓。故可得云一生一滅無非中道 。唯生唯住。唯異唯滅。法華迹門顯所證云。世間相常住。於道場知已。本門乃云。 如來如實知見三界之相。非如非異。故知世間即是三界常住。豈乖非如非異。本迹雖 殊不思議一也。此理祕妙。佛能明見故。故云灼然。今我智者成祕妙觀。雖是肉眼而 名佛眼。能見祕藏亦云灼然。故妙樂云。顯露彰灼稱為真祕真祕之理即世相常。世相 常故眾生即佛。此理妙故。有佛教化不益一毫。空過無佛不損一毫。五即得之何足為 高理即失之未始暫下。對此四事示理佛也二如斯下。名字即。此至究竟皆修德也。須 論損益及以高下。言名字即佛者。修德之始。聞前理性能詮名也。然有收簡。收則耳 歷法音。不門明昧異全不聞。俱在此位。簡則未得圓聞。齊別內凡。尚屬理即。以七 方便未解妙名。豈知即佛。此自分二。初帶喻示名字二。初不聞之失。理雖是佛全體 在迷。佛出不聞經名絕聽。此乃却指但理之失也。二若佛下。聞名之得。六即辯佛。 故今名字唯約三寶及十號也。無明長夜佛出令曉。闡本智日乃識三寶照世光明。生死 巨關無佛長鎖。佛能於此開甘露門。令知十號是常住味。此光此味。乃從眾生心性流 出。還使眾生解此光味即本性佛。因說等者。却指貧女舍寶喻也。初既不知家有寶藏 。唯受貧苦。因示得知。寶雖未掘預生適悅。此等法喻皆示於名有識知義。能知所知 即名字佛。二故須下。引人明即佛。梵云須達多。此云善施。亦曰給孤獨涅槃二十七 云。舍衛有長者。名須達多。為兒娉婦。詣王舍城。宿珊壇那舍。見彼長者中夜而起 。莊嚴舍宅。乃問。當請摩伽陀王耶。答云。請佛。須達初聞身毛皆竪。復問。今在 何處。答曰。在迦蘭陀精舍。須達思念欲見。于時忽見光明如晝。尋道而出。城門自 開。見佛聞法證須陀洹。疏云。巨關。即城門也。今明毛竪。即驚覺也。聞名生覺即 本性佛。若論大經追敘昔事。方證初果。驗聞名時。未能解了覺即本性。及前科中三 寶十號。亦涉於小。今約跨節取意而談。五時示現身相名號說法度人。乃至聞者一念 微解。一一皆是全性起修。當處無非本性佛法。如前一化增數諸行。皆會圓常。四教 四門。唯詮一理。不從跨節焉消彼文。況文出涅槃。部已開會。故約驚覺示名字佛。